正文 分卷阅读15

    水,静静流淌,看得她更加呆愣。

  这是在做梦吗,美男,大把的美男……

  “月,你那么凶,把人家吓坏了——”春天美男低低笑道,拉起她的手,柔声道:“痛么?别怕,等下兰哥哥给你搽药……”

  月?兰?

  两个美得象神仙一样的男子,连名字都这么雅致,可是,好像女人的名字,叫起来真是好肉麻……

  不由得一阵哆嗦,鸡皮疙瘩,如雨后春笋般,顿时从全身各处冒了出来。

  “不用,我找秦易之给我搽药就行了……”婉言谢绝着,收回手来,便是朝门口退去。

  早就知道自己对美男的抵抗力几乎为零,惹不起,总躲得起吧?

  冰山美男一个箭步,拦在门口:“没礼貌的毛头小子,我二师兄的名字,岂是你这样随便叫的!”

  “我爱怎么叫就怎么叫,他都听得习惯,关你什么事!该死的家伙,真是狗拿耗子,多管……”猛然住了口,这话说得,把他比作是汪汪乱叫的狗没错,可是,自己也不该是那惹人生厌的茸毛老鼠啊!

  “你——”冰山美男指着她,一时气急。

  “我什么?”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想也不想,便是挺胸迎了上去。

  “二师兄哪里找来的野小子,真是不可理喻!”

  凌宇洛闻言,顿时来了脾气,冷冷道:“你说谁是野小子?你才野小子呢!我好歹是从城镇里来的,自然是知书达理,不像你,常年呆在这荒山野岭,只顾练武,不晓礼仪,十足的莽汉!生得如此粗鲁,却偏偏取个风雅的名字,什么月不月的,那清风明月,高高在上,岂是你这样的人配得上的!”

  “月?哈哈哈……”冰山美男还未开口,那春风美男已经捧着肚子,哈哈大笑起来:“清风明月?配不上?我的天,哈哈哈……”

  “你笑什么?有什么好笑的?”凌宇洛瞪了一眼那狂笑不已的男子,真可惜,这般温暖如春的男子,脑子竟然有问题!

  看来,这天机老人的弟子当中,只有秦易之还算正常,其他的,都是怪物!

  正想着,却听见门口冷静的声音响起:“老三,老四,你们,怎么回事?”

  啊,说曹操,曹操到,老天睁眼,她的救星来了!

  “秦大哥——”正愁着混乱的房间惹人怀疑,管他的,恶人先告状,悲戚唤了一声,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奔了过去,扑进他怀中,飞快伸出一根手指,指着那冰山美男:“呜呜,这个坏人,他,他欺负我……”

[卷一  翩翩少年:第十五章  隔阂又起]

  “欺负你?”秦易之接住那娇小的身子,望了一眼白衣男子,有些诧异。

  “是啊,不信你看,他弄的——”朝他亮出手腕上的红肿,低低缀泣:“好痛……”

  “老三,怎么回事?”怪不得,在林中就听见小洛的尖叫声,现在又听得这控诉,不禁皱起剑眉,这个老三,搞什么鬼?

  冰山美男低下头,双手垂在身侧:“二师兄,我与四师弟刚回来,一进屋,就看见他在翻找东西,以为是窃贼……”

  “没长脑子的家伙。”凌宇洛缩在秦易之怀中,低哼一声,这灵山高耸入云,尽是悬崖峭壁,又住些武林高手,哪个不怕死的窃贼敢上来偷东西?老死都爬不上来!

  秦易之看她一眼,沉声道:“好了,一场误会!我给你们介绍一下,这是小洛,还有一个小翔,现在正在外面做事情,他们是新来的小工,也是天机门的一份子!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,要和睦相处。”

  凌宇洛点了点头,还是秦大帅哥好,听这介绍,一点都没有看轻她和小翔。

  秦易之停了下,又指着两大美男,说道:“这是我三师弟齐越,四师弟纪云岚——”正说着,那纪云岚却是抓起她先前那根木棍,一笔一划,临空将两人的名字笔画比划出来。

  月,其实是越;兰,原来是岚。

  人家的名字没问题,倒是她自己只凭着读音,想错了!

  有些不好意思,一抬眼,迎上纪云岚温润的黑眸,想着方才的情景,扑哧一声,笑出声来。

  这个纪云岚,真是善解人意,真好……

  正暗自开心,不经意,感觉到耳边一阵清冷,一侧头,那齐越正一眨不眨瞪着自己,瞬间,寒涔涔的冷意迎面而来。

  臭男人!

  朝他扁了扁嘴,扮个鬼脸,不出意外地,看见他眼中怒火燃起,吐了吐粉舌,转向秦易之,蹙起好看的秀眉,怯怯道:“秦大哥,我的手好痛……”

  “没事,我这就带你去搽药,一会就不痛了!”秦易之小心牵着她的手,往外面走去,边走边问:“怎么回事,屋里这么乱?”

  “那个,方才一只好大的老鼠窜进屋子,把我吓坏了,我怕它咬坏东西,只好大着胆子进去追打,然后,就成那样了……”小嘴一张一合,理由充分,不由得他不信。

  他,怕老鼠……

  身后的男子眼中,光芒一闪而过。

  “老三,老四,你们两个,负责收拾房间,恢复还原!”秦易之回头,抛下一句。

  “是,二师兄!”两人抱拳,恭敬答道。

  “秦大哥,你好厉害哦,他们都服服帖帖的!”凌宇洛眨了眨眼,由衷赞誉。

  这样一句话,随风飘进两人耳中,一人咬牙,一人微笑。

  “这个小洛,真是有意思,二师兄看来很宝贝他,都不像过去那般总是板起脸,沉稳行事了!”

  “臭小子,迟早会落到我手里……”

  被秦易之牵着,刚走进屋子,就觉得背脊一凉,不由得身子一滞,谁在背后说她坏话?

  “怎么了,小洛?”他看着她。

  “没事,没事!”朝他甜甜一笑道:“秦大哥,你真好!”

  本是讨好的话,在说出来之后,忽然觉得,他对自己真的是很好呢,头回见面就帮她接骨,亲手替自己处理伤口,后来再次见面,一个劲担心自己的伤势,还皱着眉头一口一口咽下她煮出来的那些垃圾食物,这个男子,心眼挺好的,光想想心头都觉得暖和。

  奇怪,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,真的是很惊艳啊,那么好看的男子,那样近距离的接触,实在令她心悸不已,可是,什么时候开始,这样的感觉竟然是淡了呢?

  是因为方才又见过那两位美男吗?再美的东西,见得多了,也就习以为常了,物是如此,人也是如此。

  管他呢,她在这里也呆不了多久,等桃木牌一找到,就会带着小翔离开……

  唉,美男们啊,无福消受了。

  胡思乱想一阵,直到手腕上一阵清凉,这才回神过来。

  “秦大哥,这是什么药啊,好凉,好舒服!”这药膏粉绿粉绿的,像甜腻的果冻一样,色泽十分清爽宜人,被他修长
  

御宅屋最新地址http://www.yuzhaiwu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