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分卷阅读14

    想些什么?我这又黑又瘦的干扁模样,整个一条黑泥鳅,人家看上我哪点?”话是如此,有些心虚,那秦易之,是见过自己的白嫩肤色的,不过,应该没看出她是女生吧!

  “快走啦,我们各就各位,几下打扫干净了,等下还要做饭呢!”大声嚷着,将他用力推了出去。

  呀,这么乱,怎么收拾啊?

  这些物事,方才是怎么摆放的呢,她都想不起来了。

  郁闷着,有些认命地,将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一把抓起,胡乱朝那箱里柜里塞进去,心想,若是秦易之回来问起,说什么好呢?要不,说是来了老鼠,因为追着打老鼠,才将这屋里弄得一团糟?

  可是,口说无凭啊,到哪里去弄只半死不活的老鼠出来,当做证物?

  “老鼠啊老鼠,你在哪里,好歹出来一只帮帮我的忙!”一边念叨着,一边随手抓根木棍,四下寻找起来。

  天机门的规矩,她可是一无所知,说不定对于奸细一类的人,深恶痛绝,直接就是从山顶扔下去——咦,想什么啊,她这么英明神武的人物,只是来取回自己的东西而已,怎么能自贬身份,把自己定位为奸细,自求死路,真是该打。

  如今,想法自救,方为正道!

  “老鼠大哥,你就吭个声,自己跳出来吧?嗯?”折腾一阵,不由得香汗淋漓,胸口微微起伏着,不住喘气,好生难受。

  今早睡过了头,那臭小翔又不忍叫醒自己,等她睁眼的时候,秦易之已经快走到门边了,吓得她一把抓起身边的布带,胡乱缠上,可怜胸前那两颗小核桃,被自己缠得死紧,这劳作一阵,更是痛死了!

  一面轻轻揉着胸部,一面转过身去,还未看清对面的景致,只觉得眼前一花,手腕一阵剧痛,已是被人扣住脉门,同时,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:“大胆毛贼,竟敢公然在我天机门行窃,如此猖狂,真当我天机门人是好惹的么?”

[卷一  翩翩少年:第十四章  一见生厌]

  毛贼?在哪里?

  凌宇洛大惊失色,忙不迭朝四周望去。

  “小贼,快说,你都偷了些什么?有无同伙在此?”头顶上的嗓音,冷若冰霜,清寒刺骨,竟有着说不出的威严。

  “你,你是说我吗?”有些反应过来,敢情,自己被当作入室盗窃的小贼了!

  这个人,可真是好眼光,也不长脑子想想,这天底下,有她这样美丽聪明又可爱的贼么?

  “放开我,你这头——”最后那个字没来得及说出口,在看清楚擒住自己那人的面容之后,便是杏眼圆瞪,樱唇开启,脑中昏昏,再也说不出来了!

  老天,原以为秦易之已经够帅,够好看了,没想到,面前这个年轻男子,竟然还更胜一筹,清朗英挺,天资卓然,白衣胜雪,衣袂飘飘,如同翩然降世的仙人一般立在跟前,端的是玉树临风,那一双眼,带着如皑皑冰雪一般的冷意,直直盯着自己。

  可惜,如此美男,却是她一直看不惯的冰山性格,离得近些,都觉得一股寒气扑面而来,想想还是秦易之好,一见她就是温柔地笑……

  “放开你?小贼,偷了东西,还想逃吗?快交出来,不然,有你好受的!”冰山美男见她神情痴痴,不禁喝道。

  这一声怒喝,却是唤醒了她的神智。

  美男又怎样,这么凶巴巴的美男,不要也罢!

  “我没偷东西,我只是收拾房间而已!”这个男子,多半是秦易之的师弟了,长得真是不错,不过,首次见面就没个好印象。

  “哼,还想狡辩……”冷哼一声,大手一伸,竟是朝她胸口抓来:“藏在身上什么地方,赶快交出来!”

  哎呀,她的小核桃,眼看就要被他大手罩上,惨遭毒手!

  说时迟,那时快,一声尖叫响彻山顶:“啊——”

  为了保住自己的清白,为了以现有身份继续留在灵山之上,这一声,用尽了全身力气,分贝高得出奇,震得那男子耳中嗡嗡作响,一时惊愕,停住动作。

  “你疯了吗?”世道变了么,这做贼的,比抓贼的还凶悍!

  “你才疯了呢,快些放开我!”瞪着他还抓在自己手腕上的大手,不甘心朝他吼回去:“好痛,你知不知道!你这该死的臭男人!”小翔对自己,那是事事顺从,好得不能再好;以前手下的小乞丐们,也是对自己尊敬有加;就是才认识的秦易之,也是性情温柔之人,比起他们,更显出此人的冷酷无礼来。

  她的骨头,都要被他捏断了,不管是在现代,还是在此异世,几时受过这样的委屈!

  “月,弄错了,他是新来的小工——”一道青玉色的光芒闪过,另一个嗓音及时加入进来:“二师兄方才说的,门里新来了两名小工,他是其中之一……”

  “小工?”冰山美男的声音有些疑惑:“不过是出去几日,就找了小工,一来就是两个!二师兄是怎么想的?”话是如此,手中劲道逐渐松懈下来。

  “该死的臭男人!”凌宇洛咒骂着,乘机抽回手来,低头一看,手腕处,已经肿了,还有些破皮,一碰就火辣辣的痛。妈妈的,这个不知怜香惜玉的混蛋!十足的沙猪!长得再帅都没女人要!

  “你说什么!”冰山美男听得分明,俊脸一寒,朝她逼近一步。

  “那个,君子动口不动手……”那气势汹汹的模样,把她吓了一跳,嗓音顿时低了下去,不由自主往身后退了一大步,生怕他再动手打自己。

  咦,脚下怎么这般不平,之前没觉得地上有什么凸起之物啊?

  这是——

  低头下去,自己的小脚,踩在一只大脚之上。

  “我的脚,踩起来还算舒服吗?请问,你还打算踩多久呢?”那个后来加入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响起,下一刻,自己的后背已经抵上一道坚实的胸墙。

  哦,那个穿青玉色衣衫的男子,就站在自己身后,她只顾和冰山美男争执,却是忘记了他的存在。

  不过,他的声音真是好听,就像这明媚的春光一般,听得人心情好转过来!

  “对不起……”一边揉着手腕,一边低声道歉,她的性子就是这样,吃软不吃硬,人敬她一尺,她敬人一丈,象这样温言细语对她说话,纵有一肚子气,也是立时烟消云散了。

  更何况,令得她气不过的人,另有其人。

  缓缓转身过去,一对上身后那人的眼,看清他的容貌,又是一怔。

  天,这灵山之上,到底是天机门,还是美男门?

  眼前的男子,不若那冰山美男一般俊美若谪仙,却是有着另一番风情,但见他长眉秀目,温文儒雅,就好像是那山巅吹来的和煦春风,带着淡淡的花香,清爽拂面,暖意浓浓。

  那舒展的眉头,淡然的笑容,一如山间溪
  

御宅屋最新地址http://www.yuzhaiwu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