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分卷阅读22

    

  这个小子,神态举止不卑不亢,单是这气度,已经令人喜欢,更不用说那俊俏灵秀的模样,真是像极了当年的……

  心中一动,问道:“我问你,这个拳法,你学了多少时日?”

  凌宇洛侧头想了想,答道:“就看那人打了两回,自己随意记下了招式,后来无聊的时候,就练着玩……”不过,也真是没练过几回,因为实在无聊的时候,她大都是钻进被窝呼呼大睡。

  “真有这样好的记性?倒是可以弥补些许不足——”天机老人低低念了一句,忽然抬高声音,缓缓道:“天机门七诫,一诫欺师灭祖,不敬尊长……”

  凌宇洛正担心自己方才使出的花拳绣腿,没能入得堂上之人的眼,心中寻思怎样才能讨得这天机老人的欢心,骤然听得着莫名其妙的言语,不觉怔愣。

  这是在念什么咒语?

  再看看天机老人身旁的薛明宣,却见他喜不自禁,指了指自己,又指了指耳朵,不住递着眼色。

  看这样子,有戏了!

  当下闭目不动,凝神屏气,一字一句,仔细倾听记忆起来。

  “……二诫恃强凌弱,滥伤无辜;三诫奸淫好色,调戏妇女;四诫同门嫉妒,自相残杀;五诫见利忘义,偷窃财物;六诫骄傲自大,得罪同道;七诫滥交匪类,勾结妖邪!”

  天机老人念出最后一个字,便是当即停住,直直盯着堂下的少年,道:“这些,你都能做到吗?”

  “能做到!”凌宇洛抱拳,心道,只那第五条,取回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,应该不叫盗窃吧?那个桃木牌,看起来也不值钱,称不上是什么财物啊……

  于是收敛心神,静静站立,等待着他的下一个问话。

  天机老人见她站着没动,一言不发,又哼了一声,道:“我天机门这七诫都说与你听了,你还傻站着做什么?”

  不会吧,这么容易就过关了?

  凌宇洛有些诧异,又望向薛明宣,但见他摸着短须,朝自己含笑点头。

  “师父在上,受徒儿一拜!”心中一喜,高声唤道,大步过去,朝着天机老人再次拜倒下去,行了礼,又恭恭敬敬在地上叩了几个响头。

  此时,外间三名男子听得里面传出的声音,紧绷的俊脸顿时舒展开来。

  “乖徒儿!”天机老人哈哈大笑,双手一伸,将地上的少年扶了起来,转头朝向房门方向,好笑道:“你们三个,还不快进来,认识下你们的小师弟!”

  

[卷一  翩翩少年:第二十二章  相亲相爱]

  随着天机老人的一声轻唤,房门立时打开,三名男子瞬间进得屋来。

  “师父!”三人神色恭敬,朝天机老人行了礼,又齐齐转向一旁的凌宇洛,唤道:“五师弟!”

  这个称呼,怎么就那么难听?

  凌宇洛皱了皱眉,碍于师父与长辈在场,勉强抱拳应了一声:“小洛见过三位师兄!”

  只见秦易之与纪云岚都是笑吟吟望着自己,就那个齐越,面无表情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  是嫌她身份低微,不配做他的师弟么?

  哼,以为她稀罕吗,要不是为了拿回她的桃木牌,她才懒得到这荒山野岭来拜师学艺呢!

  “小洛,这是你的三位师兄,二师兄秦易之,三师兄齐越,四师兄纪云岚,”天机老人指着秦易之他们,对凌宇洛介绍道:“你还有一位大师兄,名叫颜青,早年已经学成下山,前些日子捎来口信,说下月十五要回来看看……”

  “大师兄要回来?”几人闻言,都是喜出望外。

  “是啊,这下你们师兄弟也能团聚了。”天机老人的面上也是难得露出笑意。

  薛明宣在一旁也是抱拳贺道:“天机老友,你这些门下弟子,个个都是人中龙凤,桃李满天下,实在是让人艳羡!”

  天机老人看着这一张张年轻的面孔,也是颇为自得,半晌,才唤道:“易之,时候也不早了,这奉茶之事,你准备一下吧。”

  “是,师父!”秦易之应承下来,转身准备物事去了。

  真要敬什么茶呢!

  凌宇洛有些不解,却听得纪云岚在耳畔低低说道:“天机门的规矩,新进门的弟子,都要给师父和师兄行礼敬茶,礼成之后,这拜师啊,才算是正式完成了!”

  哦,原来如此,想着进门之前,他们几个说着什么敬茶,那满怀期待的目光,心里不由得暖暖的,她一下子多了位师父,多了好几个师兄呢,也许,这拜师学艺,也不像想象中那么难捱吧?

  正想着,秦易之已经将供案香炉都准备好了,朝她招手。

  “小洛,过来,给你祖师爷爷上炷香,叩几个头!”天机老人正色道,那墙壁之上,挂了一副画像,画中是一位书生模样的中年男子,牵着一匹骏马,绝世风华,傲然屹立。

  “这就是我的师父,你的祖师爷爷,无名书生。”天机老人说道。

  凌宇洛点点头,走过去,接过秦易之手里点燃的香烛,高举过顶,朝着画像中人,恭敬拜了几拜,走到香炉前插了进去,又跪在地上,老老实实磕了几个响头。

  站起身来,却见天机老人与几位师兄都已经在座位上坐好,一旁的案几之上,端端正正放上了四杯刚沏好的茶。

  又不是新婚媳妇见公婆,什么劳什子规矩啊,还要敬茶!

  尊敬师长,原本是没错,给师父敬茶是应该的,给秦易之和纪云岚敬,也没啥,反正他们比她年长,可是,为什么要她给那个大冰山敬茶?

  心里想着,却是不动声色走过去,小心捧起其中一杯,走到天机老人身边,规矩跪下,双手奉上,恭敬道:“师父请喝茶!”

  “好徒儿!”天机老人接过来,揭开杯盖喝了一口。

  又取了一杯,走到那几名男子面前,对着秦易之,随意递了上去,脆生生道:“二师兄,喝茶!”

  秦易之面色平静,只一双眼眸,灿如星辰:“谢谢五师弟!”

  敬过秦易之,下一个,便是齐越了。

  取了茶杯,微微撅起小嘴,不情不愿地,慢吞吞踱了过去,将茶杯送到他面前,含糊道:“唔……喝茶……”

  “五师弟,你说什么?我没听清楚。”齐越看她一眼,正色说道,手放在膝盖上,丝毫不动,那一声五师弟,却叫得很是响亮。

  一时之间,一屋子人的目光齐刷刷地,尽数射在她的身上。

  该死的齐越,明知她不愿意唤他三师兄,这敬茶仪式,就不能睁只眼闭只眼放过她,非要当着众人的面嚷出声来!

  咬着唇,盯着他的眼,从那里面,她看出了坚持的意味。

  “小洛……”旁边的秦易之见两人杵在那里,有些着急,低声唤道。

  罢了,喊一声师兄,身上也不会少掉几两肉,她凌
  

御宅屋最新地址http://www.yuzhaiwu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