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分卷阅读27

    有些湿的长发随便束起,又是一溜小跑,转眼消失在他的视线里。

  洗了澡,身上清爽了,心情也是大好,看见那片林子,便是放慢了步伐,轻轻唤了一声:“二师兄?二师兄?”

  半晌,没听到人声。

  咦,这几个男人还真是听话,叫他们慢慢洗,果然就是慢慢洗,这会了,还没出浴池呢!

  心中很是得意,哼了小曲,大摇大摆走了过去。

  “小师弟,我们等你半天了……”温润的嗓音在耳边响起,下一瞬,身子一轻,竟是被人一把扯住腰带,搂进怀中,在林间腾起又落下,不住飞跃。

  “啊,你,你做什么?”是纪云岚,老天,他要把她带到哪里去?

  “没做什么啊,我带你去晒太阳,二师兄他们等着呢!”纪云岚哈哈笑着,凑过来深深一嗅,咦了一声,在她耳边吹着气:“不是闹肚子去茅房吗,怎么头发是湿的,身上也是香香的?”

  身上香?有什么奇怪的,这个朝代又没有香皂沐浴露一类的物事,实在不习惯,每回洗澡的时候,她就让小翔在水中加一点带香气的花瓣草叶,洗过之后,身上多少也会带点香香的味道了!

  没来得及回答这个问题,纪云岚已经带着她翩然落地。

  定睛一看,此时太阳已经升上了天空,红霞浸染,阳光照耀下,山间白雾渐渐散去,眼前豁然开朗,已经不是平日里熟悉的景致,但见翠树碧蔓,蒙络摇缀,芳草萋萋,野花烂漫,实在美不胜收。

  这里,是人间仙境吗?

  凌宇洛看得呆了,半天合不拢嘴。

  “这是灵山的山坳里,也就是当年师父半夜让我们几个练胆子的地方,”纪云岚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,笑道:“别看这里白天风景甚好,一到晚上,那可是狂风呼啸,野兽出没,吓人得很!”

  凌宇洛根本没理会他在说什么,欢呼一声,对着那草地上星星点点的野花,自顾自跑过去,喜滋滋俯身下去,用力一嗅,鼻翼间便是充斥了淡淡的花香,不觉笑弯了眉眼,左一枝,右一枝,不一会儿,就采了一大把,捧在胸前,一脸灿烂,人比花娇。

  “小洛……”那边,两名男子坐在缓坡上,看着那远处的少年,其中一人招手唤道。

  “二师兄?”凌宇洛听得喊声,见是秦易之,先是一喜,随即看见齐越也在那边,有些迟疑,还是慢慢踱了过去。

  “来,过来坐坐!”秦易之见她走近,拍了拍一旁的草地。

  “嘻嘻,二师兄,”瞥了他身旁的齐越一眼,一屁股坐下去,将手中的野花递了过去,眉开眼笑道:“你们真是好雅兴,这样的地方,都被你们找到了!看,我采的这花,多好看,是不是?”

  “小洛,你方才去哪里了?”秦易之并不伸手相接,只淡淡问道。

  看样子,这话题还真是不好转移,莫不成,他们在较真了?

  “方才?我去茅厕了啊,哎哟,刚才真是疼死我了——”揉着肚子,笑道:“现在,解决之后,舒服多了!”

  齐越面无表情,冷言道:“真是去茅厕吗?哪有人去了茅厕,身上反而香喷喷的?”

  咦,隔这么远,他都闻到了她身上的味道?

  鼻子这样灵敏,当初骂他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还真没骂错呢。

  “小洛身上很香,我也闻到了。”纪云岚微微笑着,挨着她坐下来,两人的身体,几乎是贴在一起的,他有些故意地,又凑到她的耳畔嗅了嗅:“嗯,有点象是花香,又有点象树叶香味,真好闻!”

  “四师兄,你上辈子也和狗颇有渊源吧,有些习性,现在还保留着呢。”凌宇洛往一旁躲闪着,撅起小嘴道:“有什么大惊小怪的,我上了茅厕,一身臭烘烘的,正好小翔烧了热水,我便就近洗了,早点舒爽些!”

  “干嘛不过来和我们一起洗?你上山这么多日,好像从来都没和我们一起洗过澡呢!”秦易之皱起眉头,又问道。

  “就是,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洗澡?”纪云岚接上。

  该死,秦易之不是一向优待自己吗,那看起来沉稳有礼的模样,今日怎么忽然变性了,当着众人的面,一针见血,问出这么尖锐的问题?

  “这个,这个,我……”小脸有丝涨红,有丝羞恼,老天,她该怎么回答!

  偏偏这个时候,齐越好死不死又插上一句:“不会是你身上有什么问题,没法见人吧?”

 

[卷一  翩翩少年:第二十七章  自毁清白]

  “难道,你身上有什么问题,见不得人?”

  齐越的话,让她心中一惊,敢情他们发现了什么?或者,已经开始怀疑她的性别?

  心中扑通扑通乱跳一气,面上也是微微发烫,抬眼看去,那几名男子正一眨不眨盯着自己,眼神莫测。

  “我是见不得人……”低下头去,喃喃说道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那细如蚊蚋的声音,三人听得含含糊糊,不明所以。

  “我……”把头一点一点,埋得更低,几乎要与膝盖齐平了,悄悄掐了自己一把,顿时疼得眼泪直冒,嗓音呜咽道:“我从来都不想提的,你们为什么非要问,为什么……”

  “小洛,怎么了?”秦易之见她忽然红了眼圈,按捺不住,一把扶起她的身子,柔声道:“是有什么苦衷吗?说给二师兄听,好不?”

  “是啊,小洛,是不是有人欺负你?”

  不仅是纪云岚,连那冰山男齐越,也是凑过来。

  当然有人欺负她,不是别人,就是眼前这三个!

  泪眼之中,有些意外地,看见他们竟是一脸关切的神情,不觉诧异,这些男人,到底是真的在怀疑她,还是随意问问?

  管他呢,既然做戏,索性来真格的!

  看了他们一眼,下一刻,便是哇地一声,放声大哭起来。

  “小洛,怎么了,出了什么事?”秦易之大惊失色,大手一伸,将那哭得稀里哗啦的人儿拉进怀里,急急问道:“别哭,告诉二师兄,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

  是啊,出了什么事?

  别追问那么急啊,她还没编好呢!

  靠在他肩上,一边抽泣着,一边在脑中飞快构思了情节,心一横,轻声说道:“今日的事情,你们别给小翔说,免得他又担心我……”

  见他们默然点头,这才抹着眼泪,开口道:“我和小翔,在两年前,去一个大户人家的府里找事情做,那个老爷,对我很好,还教我读书识字,我以为他是真的想栽培我,没想到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又是一串珠泪从脸颊滑落。

  妈的,自己掐自己,还真是疼,腿上多半都是青紫一片了。

  “该死!小洛,你慢慢讲,他是不是……”秦易之与身旁的另外两人对望几眼,有丝了悟,这个老爷是……

  

御宅屋最新地址http://www.yuzhaiwu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