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分卷阅读29

    去,待得来来回回,反复练习,一切熟练之后,这才要她正式上桩练习。

  那正式练功的梅花桩,各长七尺,埋入地下三尺,桩头也就是直径二寸左右,每桩相距二尺,中桩立于四柱中央,呈梅花形。人站在下面,只觉得高不可攀,哪里会想到还能在上面随意蹦跳,甚至是练习拳术套路!

  凌宇洛在梅花桩下转来转去,摸了又摸,真想拿把斧子把它们全都砍了。

  开玩笑,在地上画几个图形,踩来踩去,也就是了,她又不是体操运动员,不做那些高难度的这样跳,那样跃,干嘛非要叫她上桩?

  “二师兄,我不骗你,我真有恐高症……”苦着一张小脸,眉头皱到了一起,双手不住比划着:“要不,我们弄几根矮一点的木桩来练,一两尺高就足够了!”

  “练功,哪里能讨价还价!”秦易之瞥她一眼,根本无视她的申诉,淡然道:“我与老三老四,已经在师父面前替你求过情了,按照师父的原意,这几日夜里本来是要把你单独弄到山坳里去练胆子的,据说那里最近新近迁来了几只豹子,动作很是灵敏迅捷……”

  凌宇洛吓白了脸,赶紧扯住他的衣袖:“二师兄,继续向师父求情,好不好?我们师兄弟感情深厚,你别让我从此葬身兽腹,我这样聪明可爱的师弟,被豹子吃了你也舍不得,不是吗?”

  “二师兄,我怕黑,怕那些野兽,你让师父别扔我到山坳里去,好不好?”

  “二师兄……”

  这个糟老头,真是个疯子,尽想些鬼点子出来折腾人,和自己倒是有得一拼!

  感觉那柔嫩的小手紧紧拉着自己的大手,软糯清甜的嗓音在耳边响起,秦易之只觉得心中一荡,神智恍惚,摸着她的头发,脱口而出:“不会!哥会保护你!不会让你有半点危险!坚持住,睿儿……”

  呃?他是在对自己说话吗,怎么把自己名字都改了?

  睿儿,又是谁?

  “二师兄?”瞧着那双有些呆滞无神的眼睛,伸手过去,在他眼前挥了挥:“二师兄,你怎么啦?”

  “睿儿……”秦易之痴痴望着她,惨白着一张俊脸,忽然发力,将她的肩头一把握住,紧紧按进自己怀中,那力道,大得不可思议,令她不由得惊叫出声:“二师兄,你做什么?”

  “意由心生,心随意走,能清虚则无障,能脱换则无碍……”低低的诵唱,不知从何处传来,但见他浑身一震,渐渐松开了手。

  “易之,时至今日,睿儿的事,你还是放不下吗?”天机老人威严的声音,从林外飘了进来:“我平日是怎么跟你说的,你都忘了吗……”

  “师父!”秦易之猛然清醒过来,彻底松手,朝着声音的方向,拜倒在地:“弟子想起往事,一时失态,让小师弟受惊了。弟子的罪过,请师父责罚!”

  “罢了,你先回去歇息,好好想想,小洛今日剩下的功课,让你两位师弟来教授吧!”

  “是,师父!”秦易之行了礼,站起身来,歉意看她一眼,眼神晦涩莫名,下一刻,头也不回地离去。

  “二师兄!”凌宇洛惊魂初定,大声叫道。

  怎么回事?秦易之,方才是想到了什么,这个沉稳的男子,到底有着怎样的心事?

  愣愣站在原地,有些担心,有些不知所措,直到身边一声轻叹:“都这么多年了,二师兄还是忘不掉他死去的弟弟……”

  侧头一看,却是纪云岚站在身旁,

  “不错……”齐越也不知从何处钻出来,立在当前,瞥她一眼,说道:“你与二师兄的弟弟年岁相仿,他看到你,便不由自主想起往事。”

  哦,怪不得秦易之对自己这么好,原来是移情作用,把自己当做他弟弟的替身在疼爱呢!

  不过,有这样一位英俊帅气的哥哥,她应该感到幸福才对,可是,为什么心里有些酸酸的,不知是为他,还是为自己。

  “那个,二师兄,他的弟弟,是怎么死的?”看着那一脸沉闷的两人,开口问道。

  没想到,这随意一问,那两个男人的脸色更是阴郁得吓人。

  “病死?又或者,不会是江湖仇恨吧?”小声问了一句,惹来齐越眼睛一瞪,冰山气质顿时回来,比起以往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  哦,她只是有点好奇而已,并不是存心要去打听别人的伤心往事,望了望纪云岚,正色道:“四师兄,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知道吗?”

  纪云岚叹道:“我们也不是很清楚,只隐约知道,二师兄在家里最疼爱的就是他的弟弟,名字叫睿儿,十分聪明可爱,不想五岁那年,无端夭折了……”

  “好了,不说了,继续练功吧!”齐越打断,对着她冷然道:“废话少说,上桩吧。”

  凌宇洛瞟他一眼,摆了摆手,消沉说道:“我不要你们两人教,我只要二师兄,今日他教不了,我也不想练了……”说完,抱了抱拳,竟是撇下两人,头也不回走了。

  “这个小师弟,倒是挺有脾气的!”纪云岚望着那个少年纤细的背影,有些好笑:“居然无视我们两人,就这样走了?”

  “在他心里,就只有二师兄一个人……”齐越别过脸去,冷哼一声。

  “越,你每次见了小洛就发火,其实,心里根本不是这么回事,比谁都在乎!”纪云岚眉毛一挑,微微笑道:“到现在,你还不承认么?”

  “胡说!”齐越面色一变,拂袖而去。

  “死要面子的家伙!”纪云岚低骂一句,追了上去。

  待到夜幕降临,山顶之上一片寂静。

  凌宇洛在屋中踱来踱去,心思不定。

  若是平时,为避免生出祸端,天一黑,便是早早洗了歇下。

  但是今日,在榻上坐了一会,便是忍不住,要开门出去。

  “小洛,这么晚了,你要去哪里?”贺立翔诧异道,跟了出来。

  “呵呵,我出去转转,一会儿就回来,你先睡,先睡……”敷衍着,将他推进门去:“你把热水给我烧好,把床铺好,我很快就回来!”

  安抚好贺立翔,这才借着淡淡的月光,轻轻巧巧朝林子那边走去。

  奇怪,自从一早秦易之从梅花桩下离开以后,也不知躲到哪里去了,一整日都不见踪影,自己还好心让小翔给他留了饭菜,热了又冷,冷了又热,到现在还温在厨房的灶上。

  晚膳时候,悄悄问了纪云岚,才知道,他一直没回屋去,对于这事,众人都是一副讳莫如深的模样,都是不想多提,任凭他去,只说过一阵就好了,不仅是天机老人脸色冷淡,就连那平日与之交好的师弟两人,也是不闻不问。

  什么过一阵就好了!这些大大咧咧的男人,他们哪里懂得,一个再是坚强的人,在孤单愁苦的时候,其实也是需要安慰的,
  

御宅屋最新地址http://www.yuzhaiwu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