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分卷阅读40

    

  凌宇洛瞥见他有些惊愕的眼神,回过神来,不觉好笑,初初上山那时故意装憨作傻,而现在自己在这危崖之上独处久了,看多了远山苍穹,心思镇静,说话做事有些变化,也不足为怪。

  对他的疑惑,并不回答,小手伸出,便是去接他手中的篮子,笑道:“我早饿了,给我看看,这回又是给我带什么好吃的来了?”

  “小馋猫!”秦易之笑着在她头上敲了一记,随即又是在她头发上大力揉弄一阵,惹来她狠狠瞪眼过去,脱口叫道:“二师兄,俗话说男人头,女人腰,都是不能随意碰的!”

  “是么,那好,我以后一定注意,不摸你的头了——”话声未落,她只觉得腰上一紧,却是他壮实的手臂环了过来,搂上她的柔弱纤腰,拥着她朝洞内走去。

  “你……”凌宇洛低呼一声,被他大手一触碰,脚上发软,又羞又喜,却听得他笑道:“你反正不是女人,我以后不摸你的头,改为摸你的腰,这样总没问题了!”

  哎,这话说得,自己把自己给套了进去!

  不过,被他轻轻拥着,这样的感觉还真是不坏,心儿雀跃,满面欢喜。

  正当偷笑之际,又觉他手指在自己脸颊上轻抚一下,低语道:“枉我和老三老四成天担忧,几回在师父面前求情,想让你早些归来,不过这每天过来,都觉得你气色一日好过一日,越来越好看了,难道这石室之中,还有什么养身的物事?或者,你是见不到我们几个,反而心情大好,心宽体胖不成?”

  正说着,瞧见那柔滑细腻的小脸,象才剥壳的鸡蛋一般,又忍不住在上面掐了一把,口中叫着:“小洛,你的脸怎么那么嫩?我真是想咬上一口……”

  凌宇洛痛叫一声,伸手捂脸,嗔道:“二师兄,你若是晚饭没吃饱,我这饭食分你一半便是,你可别拿我这臭皮囊来开玩笑,再说了,我这张脸,往后还要靠它赚取姑娘媳妇的青睐,你再捏再掐,弄出疤痕来,可就不好看了!”

  秦易之哈哈笑着,将她按坐在石头上,从篮中取了饭菜,一起用膳。

  饭后收拾一下,有一搭没一搭闲聊起来,问了不少关于师父与小翔的生活起居情况,约莫大半个时辰,眼见天色不早了,秦易之才提了篮子,起身告辞。

  “小洛,明日午膳,叫老三来送,好不?”临别之时,凌宇洛送他到洞口,却听得他正经询问道。

  呀,这日子过得清净,他不说,她都险些忘了还有这号人物,胸口一紧,想也不想,便是一口回绝:“当然不好,一看到他那张冰山面孔,我只怕是饭都吃不下!”

  “哪有那么严重?”秦易之还想再说,却见那少年已经背过身去,不再理睬自己,想了想,便是笑道:“算了,你们俩的恩怨,你们自己去解决,我也懒得去管。”

  凌宇洛默不做声,直到身后半天没了声响,这才回头看去,那人影已经是远得看不见了。

  入夜之后,洞外一片清冷。

  明月高悬,光华如水银泄地,夜色阑珊,有风微微吹拂,说不出幽雅动人。

  伸手拨了拨那石上的烛火,打了个哈欠,趁着睡意,便是欲宽衣解带,早早歇下。

  刚伸手入怀,眼前的烛光倏地一闪,一个黑影跃然现身壁上!

  “谁?”入门这一月有余,所习功夫并不深厚,而耳力触觉比起以前,却不知灵敏了多少倍,这身形动作也是迅捷灵动,下一瞬,已是转身过去,面朝来人。

  “是你……”看清那人的身材相貌,不觉怔住,一动不动了。

  这立在洞口,颀长挺拔之人,不是齐越,却又是谁!

[卷一  翩翩少年:第三十八章  针锋相对]

  正对着洞口,山风迎面扑来,令得凌宇洛打个寒噤,惊跳一下,这么晚了,他来这里做什么?

  这数日不见,齐越的面色却是有些憔悴,衣衫随风飘飞,身形更显颀长,睁着一双俊目,一眨不眨望着眼前的少年,半晌,才挤出一句:“你,还好么?”

  凌宇洛咬了嘴唇,冷哼一声,点头道:“多谢齐少爷挂念,我很好。”

  “齐少爷?”齐越愕然,继而怒道:“时隔多日,你还是在怀疑,是我背后告状的吗?”

  “不是怀疑,是肯定。”凌宇洛冷笑:“除了你,我想不出还有谁会做出这种事来。”哎,其实心里并不是这样想的,可是一到了嘴边,就不由自主说出相悖的话来。

  “凌宇洛!”齐越气急大叫。

  凌宇洛摆了摆手,走去石台边,背对他道:“师父让我到这石室来面壁思过,反省错误,不是来与你争执是非,大呼小叫,我要睡了,恕不招呼,你请便吧!”

  说着,也不脱下外衣,只除去鞋袜,拉开被褥搭在身上,倒下便睡。

  齐越哪里肯依,一个箭步过去,抓住那少年的手臂,将之一把扯了下来!

  “齐越,深更半夜的,你发哪门子疯?你放开我!”凌宇洛狠狠瞪着他的眼,感觉到手臂上的疼痛,很恨不得往那脸颊一掌拍过去:“师父说过,让我在这危崖独处一月,任何人不得相伴,否则以违背门规论处!你再不走,我便告诉师父,让他老人家把你……”

  “把我什么?”齐越好笑道:“把我也弄来面壁?正好,我倒是真愿意……”话到嘴边,便是停了下来,瞥她一眼,不知想到了什么,住口不语。

  这一神情变化,凌宇洛正好垂头下去,努力去掰他的手,是以丝毫没有看见。

  “放开我,你放开我!不是早说过,井水不犯河水,各走各路的吗?我不待见你,你也别来惹我!”他的手,抓得那么紧,怎么也掰不开,气得她破口大骂:“齐越,你这卑鄙小人,无耻之徒!心怀鬼胎,暗箭伤人!倚强凌弱,胜之不武!你怎么就那么可恶……”

  “他们两人来看你,你便是欢欢喜喜,换作是我,你就是如此这般,这待遇,确实不同!”齐越冷着一张脸道。

  凌宇洛反唇相讥:“我又没求你来,是你自己脸皮厚,做了坏事,还好意思上门来讨赏?”

  “我到底做了什么坏事,让你这样讨厌我?”齐越沉声道。

  “你做了什么,你自己心里最清楚!”凌宇洛趁他思索之时,一脚踹了过去。

  “这梅花桩的脚法,倒是练得不错!”齐越冷笑,缩身避过,谁料她却是一记虚招,顺势一扭,再是一甩,瞬间挣脱了他的禁锢,退到石壁边上。

  “好小子,是块练武的料,这身形脚法进步不小!”

  这一声,听在凌宇洛耳中,怔愣一阵,疑惑问道:“你并未见过我之前的成绩,怎知我有所进步?”

  齐越惊觉失言,抿了薄唇,一言不发。

  “你——”凌宇洛眸光闪动,沉吟道:“你
  

御宅屋最新地址http://www.yuzhaiwu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