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分卷阅读45

    由冷酷的冰山直接就变成温柔的湖水?

  是做梦,一定是在做梦……

  “哎哟,小师弟,你掐我做什么?”纪云岚捂着手臂,猛然跳了开去。

  “哦,对不起,我怎么掐到你手上去了……”凌宇洛讪讪收回手来,暗骂自己头昏,一见齐越转性,就呆愣得忘乎所以了。

  “二师兄,你们来了!”榻上,齐越轻唤一声,目光转了一圈,最后落在两人身后那个扭扭捏捏的少年身上,笑道:“小师弟,你也来了?”

  听得这一声称呼,不仅是凌宇洛,就连一旁的秦易之和纪云岚都是傻了眼。

  “越,你刚才叫小洛什么?”纪云岚一步过去,疑惑看着他,轻声问道:“你们两个,是不是发生了什么,瞒了我们什么事情,怎么一下子表现得不一样了?”

  齐越轻笑一声,望向秦易之,道:“二师兄,我这样叫小洛,难道叫错了么?”

  秦易之眼光闪动,脸上笑容渐渐扩大,说道:“当然没叫错,小洛本来就是我们的小师弟。老三,听到你这一声,我便放心了!”

  见得他俩神情,纪云岚呆立一阵,总算明白过来,朝凌宇洛肩上拍了一掌,惊喜道:“小洛,原来你早跟越和好了,怎么都不给我和二师兄说,害我们白担心一场!”

  “那个,那个,”凌宇洛瞥见齐越眼角一丝戏谑的意味,揉着被拍疼的肩膀,呐呐道:“你们又没问,要我说什么?”

  “什么都不用说了,我们都明白了!”秦易之哈哈笑道:“难怪昨晚老三招呼都不打一个,便是偷偷溜出去,我还和老四打赌,看他到底去哪里,做什么,却原来是找小洛言和去了!”

  凌宇洛微微涨红了脸,也懒得解释,随他们说笑去。

  “岚,给我倒些水来,我有些渴了……”齐越见得少年那尴尬的神情,在底下轻咳一声,唤道。

  “我去吧!”凌宇洛跳了起来,一把将纪云岚拉住,师父不是安排她照顾齐越吗,这个时候,更需要好好表现才是。

  在桌上取了茶壶与水杯,小心倒了大半杯,双手捧了过去,走向榻前。

  “嗯,喝水吧!”小手碰了碰他的手臂,声音很是轻柔。

  齐越斜斜睥她一眼,声音不大,却是让屋中之人都能听到:“早上已经叫过的称呼,现在屋里人多了,又忘了?”

  早上叫过?叫他么?

  凌宇洛蹙眉望他,见他板着一张俊脸,一声不吭,突然明白过来。

  哈哈,这个冰山,生气了呢!

  “三师兄,喝水吧?”忍住了笑,将茶杯送到他面前,话说她是心里叫惯了冰山,这突然改口,确实有些不习惯,并不是不想叫他啊!

  齐越直直看她,一时没有动作,倒是纪云岚走近过来,将凌宇洛一直端着的茶杯接了过去,笑道:“好啦,越,小洛已经改口叫师兄了,你也就别为难他了,来,我喂你把水喝了——”说着,将茶杯送到齐越唇边。

  齐越没好气瞪他一眼,勉强含住喝了一大口,许是喝得有些急了,呛在喉中,竟是重重咳嗽起来。

  “呀,四师兄做事怎么毛手毛脚的?”凌宇洛瞪了纪云岚一眼,小手过去,轻轻拍着齐越的背部,急切问道:“要紧不?可别岔了气,牵动伤口……”

  “不碍事。”齐越深呼吸一口,抬起头来,朝她笑笑。

  这个冰山,今天真是转性了,不停地笑,笑得跟花儿似的,穷开心什么?

  “我说,这一夜之间,你们两个,变化可真大,先前跟仇人一样,见面就吵,背地还怨,谁都劝不住;现在可好,小洛眼里口中就只有三师兄,把二师兄和我都统统忘记了!”纪云岚与秦易之对视一眼,笑道:“二师兄,你说是与不是?”

  “我哪有……”谁都可以忘,对秦易之是绝不会忘记的,纪云岚嘛,如此春风一般的美男,自然也是记在心上的,凌宇洛心中默念着,立时反驳:“三师兄受伤了,目前是病人,我自然对他上心一些!这也是师父的吩咐,我这是遵从师命而为之!”

  “原来是遵从师命,我还以为……”齐越闻言,眼神又是黯淡下去。

  “哎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说我……你……”凌宇洛连连摆手,这屋中的男子,怎么看起来一个比一个哀怨,跟一堆弃妇似的!

  “你们,你们看着三师兄,我去看晚膳好了没有,等下就送到房里来!”真是秀才遇到兵,有理也说不清,反正她可不是喜新厌旧之人,不愿多说,便是找了个理由几步跨出门去,落荒而逃。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,瞅见少年如受惊小鹿般逃走的身影,屋中伫立的男子皆是放声大笑起来。

  “喂,你们两个,幸灾乐祸不是?我受这么重的伤,你们还笑得这样开心?”齐越俯在榻上,不满道。

  “你就装吧,这一招苦肉计,用得真是不错!终于让小洛低头喊三师兄了!”纪云岚哼了一声,面色有些不悦:“这舍命相救,你倒是如愿以偿了,可是小洛对我们一下子就生疏了……”

  “谁说我是苦肉计?那臭小子细皮嫩肉的,我当时真怕他出什么事!我轻功没二师兄好,等我看清那棵松树的时候,已经落到一边去了,没办法,只好拼尽全力往山石上一撞,心想直接弹过去,我只是不曾想到那岩石如此坚硬,力道确实没拿捏好——”齐越瞥见两人若有所思的眸光,声音逐渐低下去:“当时,若是换作你们,也会这样做的……”

  “哼,你别解释了,你平日里最爱惜自己,这回为了救小洛,弄出大大小小一身的伤来,要是被你父……父亲知道了,可就麻烦了!连同我,都是要被骂死!”

  “你不说,我不说,谁会知道!纪云岚,你管紧你的嘴巴!”

  “齐越,你别拿身份来压我!”纪云岚也是来了脾气,满面春风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  “纪云岚,你想怎样?反了吗?”齐越冷言喝道。

  “好了,老三,老四,都给我闭嘴!”秦易之见他们越吵越凶,蓦然朝中间一站,喝道:“不许再吵了,听到没有!”这一声,用上了本门内功,劲力虽然不大,却足以让人耳中嗡嗡作声。

  “二师兄……我还是病人……你不怕把我吼得吐血而亡……”齐越喘息一阵,苦笑道。

  秦易之看了看一站一卧的两人,沉声道:“现在知道自己是病人,方才怎么还和老四一个劲争执不休,就不怕气急攻心,加重伤势?还有你,老四,跟老三争小洛,就象孩童争玩具一般,幸好小洛也是男子,若是身为女人,你们还不大打出手,抢个头破血流?”

  “小洛?女人?”纪云岚呆了呆,想到那少年身上丝丝缕缕,若有若无的香气,心中一动。

  “我才不会跟岚抢女人呢……”齐越冷声
  

御宅屋最新地址http://www.yuzhaiwu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