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分卷阅读52

    ,在屋里不停搓手,不觉开口问道。

  “小翔,你回来了……”看到他,就如同看到了救世主一般,急急走出两步,想起自己现时的状况,又停下了步子,着急道:“小翔,你现在马上去帮我找些干净棉布,越多越好,还要些细绳,注意别告诉其他人,我等着要……”

  “棉布?拿来做什么?”贺立翔疑惑道,身子却是没动,反而作势要向她走过来。

  “哎呀,你就别问那么多,这个自然是有用的,关乎身家性命!”凌宇洛急得直把他往外推去:“你别磨蹭了,赶在师兄们练功回来之前,快去!”

  等贺立翔远去之后,关好了房门,定了定神,这才脱去长裤,仔细查看,不错,那底裤之上,绽开了一朵殷红的血花!

  盯着那鲜艳的颜色,有些担忧,更多的则是惊喜,终于如愿以偿地长大了,如花绽放——刹那间,脑中一丝情绪恍然而过,不知到时候,真拿回了桃木牌,她就舍得离开这个身子,离开这拜师学艺的生活吗?

[卷一  翩翩少年:第四十八章  恶梦成真]

  接下来的几日,整天腰酸腹痛,一点精神也没有,那些挑水砍柴的重活,自然是不能再做,冰冷物事也不敢碰,对外谎称是半夜口渴,在厨房里喝了生水,弄坏了肠胃,还有些受凉……

  其间,师父与几位师兄都来探视过,天机老人还摸了她的额头,吓得她心中七上八下,好在师父面色平静,没看出蹊跷来,只安慰了几句,吩咐贺立翔好生照顾她,所有的活,都由除齐越之外的其余几人分担。

  这样的话,也就好比圣旨,凌宇洛也不推辞,索性卧床养病,盼了这么久才盼来的初潮,自然要隆重对待才行。只是,一下子用掉大量的棉布,以及还专门烧了草灰,不用她说,贺立翔应该也是有些明白,看向她的眼光,愈发炽热起来。

  几位师兄对于她这突然生病,也很是关切,秦易之还取了薛明宣留下来的药方和药草,照着那药方所说的风寒症状煎好了药,端到她房中来,让她在感动的同时,也是深深不安。

  “二师兄,你不用费神给我煎药了,我真的没事!”再是感动,为自己身体着想,这黑乎乎的药汁,每次都只能背着他偷偷倒掉,想想都觉得可惜,这可是他的爱心药汁啊!

  “乖乖喝药,别讳疾忌医,你看你那张脸,白得跟什么似的!”秦易之这回却是摆出了师兄的架子,不容置疑。

  “我真的是没事,我……”下一刻,他已经将药碗已经喂到了她的唇边。

  “再不听话,我就要脱你裤子,直接打屁股了!快张嘴!”秦易之半是玩笑半是威胁道,见她惊愕不动,便是伸手去掀她被子。

  “啊——”凌宇洛惊叫一声,按住他的大手:“二师兄,不要!”

  秦易之轻笑:“胆小鬼,怕了是不是?我再问一声,要么好好喝药,要么挨打之后再好好喝药,我不逼你,你自己选……”

  选什么呀,这两个选项,归根到底都是一样!

  有些认命的,忍住那浓浓的药味,伸出舌头轻轻在碗边一舔,又酸又涩又苦,老天,这是什么怪味道?这碗药汁喝下肚去,只怕没病都会弄出病来!

  “二师兄,我现在腹中饱胀,暂时喝不下,这药先放着,我一会就喝,我发誓,我一定会乖乖喝的……”

  眸光一转,瞅见那门口默然站立之人,喜道:“小翔回来了,二师兄你去忙你的事情,就让小翔来守着我喝药好了!”

  “也好,就让小翔来监督你喝,你这小家伙,答应了的事情,可不许耍赖!”秦易之把药碗放在榻前,立起身来,看着那一脸窃喜的少年,大手不假思索伸了过去,在那脸颊之上轻捏了一下,笑道:“小洛都瘦了,下巴也尖了,快点好起来,要不二师兄会心疼的!”

  凌宇洛痴痴抚着脸,直到那人远去不见了,这才转头唤道:“小翔,老规矩,帮我把这药悄悄倒了!”

  贺立翔张了张嘴,却是没有行动。

  “小翔?”凌宇洛疑惑唤道,自思过崖回来之后,这些日子以来,白天干活累得要死,晚上回来便是倒床就睡,最近几日又是癸水来临,身子羸弱,每天都是昏昏沉沉,似乎又有好些日子没跟小翔好好说话了,他是不是怪自己有些冷落他?

  见他仍是僵直站着,便是柔声问道:“小翔,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?”

  “我没事,我只是回来看看你,这就走了!”贺立翔幽幽望她一眼,走过来将药碗端了过去,淡淡说道:“我熬了些红枣粥,等下给你送过来,你好好休息。”

  “哎……”凌宇洛喊了一声,他却没有回头,望着那个孤独的背影,不知为何,心却是微微疼起来。

  小翔的心思,隐在他心里,但她从来都是明白的,她之前也答应了他,三年之内,若是找不到她的姨母一家,她就跟他过一辈子——这个承诺,她自然是不会忘的,想必他也是铭刻在心,可是,真的要这样吗?

  想着,脑中昏昏,愈发头痛起来。

  这一夜,睡得颇不安稳,梦见了好多人,有秦易之,有齐越,有纪云岚,甚至还有颜青,似乎每一个人都在拉她,都想抱她,都要争夺她,她茫然看着他们,不知道该何去何从,奇怪,她很笃定自己心里喜欢的人是秦易之啊,从上山开始,一直都是,但是面对他期待的目光,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心里梗住了,那双脚便如同钉在了地上,一步都迈不出去。

  那四人都在唤她,都朝她伸出手来,她左右为难,不知所措,这时,一个身影猛然扑了过来,不是他们四人之中的任何一个,而是——小翔!

  “小洛,你是我的,是我一个人的!”他的身躯那么壮实,那么坚硬,紧紧抱住她,不管她怎么挣扎,怎么叫喊,都是动弹不得。

  好重,好难受,胸口憋闷得喘不过气来,口中想呼救,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,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。

  “不要……”她额上溢出冷汗,趁着那禁锢的力道减弱,虚弱喊出声来。

  “小洛,我喜欢你,我好喜欢你……”一个熟悉的声音,不停在耳畔响起,唇上也是湿濡的触感,火热的大手抚在脸上,令得她猛然惊醒!

  这不是梦,是真的!黑暗中,沉重的少年男子躯体,正压在自己身上,那火一般的亲吻,雨点一般落在自己的额上,脸上,甚至是唇上!

  “小翔,你做什么!”她惊叫。

  贺立翔撑起身体,微微喘息着,沙哑道:“小洛,我受不了了,我不想再假装下去了!我喜欢你,我也想跟你亲近,我想抱你,想亲你……”

  “小翔,你胡说什么?赶快躺下睡觉,听话!”安抚着他,脑中尚有一丝晕眩,这是怎样一种状况,
  

御宅屋最新地址http://www.yuzhaiwu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