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分卷阅读57

    洛,你答应我的事,也别忘了……”

  凌宇洛停住挥手的动作,愕然自语道:“我答应他什么了?”

  秦易之瞥她一眼,含笑不语,一旁的纪云岚则是笑道:“你答应大师兄,帮他找个媳妇儿!”

  “我答应,帮他找媳妇?我几时答应了?”凌宇洛一下子跳了起来。

  齐越摇了摇头,道:“你当时倒是闭着嘴巴没说话——”见那少年眉头一松,瞬间安静下来,便是笑道:“不过,你点头了。”

  “我,点头?你们确定?”苦着一张小脸,略一回想,有些记起了,颜青说那句话的时候,正好她觉得脖子上有点痒,手懒,就索性轻微扭动下,这,就算是点头吗?

  见他们都望着自己,一副忍俊不已的模样,不禁长叹道:“我自己的媳妇还不知在哪户人家养着呢,大师兄要指望我的话,那他只好这辈子打光棍了……”

  再一远望,那一高一矮两个人影,转过一块山石,便是消失不见了。

  呆立一阵,满心怅然,正要转身离去,忽然一道白光从树上扑下来,吱吱喳喳的声音随即响起。

  “小白!”凌宇洛一把搂住,惊喜叫道。

  

[卷一  翩翩少年:第五十二章  床榻移位]

  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去,落日的余晖,映照在斜坡之上那个仰面平躺的少年身上。

  “小白,你说,大师兄和小翔,他们走了多远了?”侧头看了一眼身边的白猿,只见那畜牲也是学她模样,双臂枕在头下,一双眼珠滴溜溜转个不停。

  自嘲笑笑,又转头回来,喃喃道:“算了,跟你说你也不明白!”

  大师兄走了,小翔也跟着去了,这天天见面的人,一下子从身边消失了,心里空得发慌,好生难受。

  方才送他们下山的时候,见得那几位师兄个个眼中含泪,还在暗自嘲笑这些大男人多愁善感,直到回到柴房,一看到那收拾得整整齐齐的屋子,那些熟悉的物事,才发现自己强忍已久的眼泪,却是夺眶而出,浸湿了胸前的衣衫。

  呆呆坐了一阵,便是出了门,来到这坡上,一呆就是半日,晚膳时间已经过了,也没人来找寻她,任由她去,这小白似乎也感受到了那离别的气息,不若以前的调皮,只静悄悄跟着她,从山门跟到屋舍,又从屋舍跟到了这里,一步都舍不得离开。

  伸手过去,摸了摸白猿的脑袋,叹道:“你说,小翔将来若是回来找不到我,他会不会很伤心,很难过?”

  白猿这回倒像是听懂了,居然微微点了点头,嘴里又是吱吱唔唔叫唤一阵。

  “我心里也是很难过的……”环顾四周,这巍巍青山,幽幽碧树,便如这离去之人一般,让她不知不觉间已是心存眷恋,不知以后真找到了桃木牌,她会不会舍不得离开这个世界,离开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师父与师兄们?

  想不通,这个落后的朝代,到底有什么好?使得她回归的心思,竟是一点一点淡了,整个人哪里还有半分现代气息,早被同化了!难道,真要在这里当一个古人吗……

  不,她要回去,她一定要回到那个繁华年代去,那里才是她的世界,才是她的家!

  甩一甩头,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,一推身边的白猿,喊道:“天黑了,你快回山坳里去,我也该回去了!”

  抬步欲行,却是迈不动脚,那猴子抱住了她的裤腿,口中不住叫唤,看那动作表情,好似在求她将它一并带走。

  凌宇洛有丝好笑,指了指那远处的屋舍,又指了指对面的山岭,朝它比划一阵,说道:“人要住在人的家,猴子要住在猴子的家,这个问题没得商量,你且去吧,我以后会去找你的!”

  白猿又呜呜叫了一阵,见她仍是不为所动,只得学着人样拱了拱手,便是纵身一跃,转眼上了树去,窜动几下,便是不见影了。

  凌宇洛呆立一阵,这才转身回去,走近那一排屋舍,师父房中的灯还亮着,师兄房中也是灯火通明,不时可见人影晃动,可闻窃窃私语,见此情景,不觉心中生疑,若是以往,这入夜之后,都是老老实实呆在房中;而今晚,这几个家伙,到底在做什么,动静那么大?

  想了想,又是一阵好笑,管那么多干嘛,明早开始,师父又要教自己功夫了,所以现在自己最应该做的,不是探究他们在做什么,而是早早歇下,养精蓄锐,以最好的精神面貌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  如此想来,也便是有了一丝困意,打了个哈欠,轻脚轻手地,避过那一室的光芒,走到那柴房门口。一推门,大步进去,没有小翔早早点起烛火,屋中自然是一片漆黑,叹息一下,便是朝那床榻的方向,仰头倒了下去。

  随着一声惊呼,又听得扑通一声,整个人重重跌坐在硬邦邦的地面上,屁股要命的痛!

  妈的,怎么回事,她的床榻呢,怎么突然不见了?

  昏头昏脑坐了半晌,待得那身下的痛楚减轻了些,这才慢吞吞从地上爬起来,她的功夫还没练到夜能视物的地步,只好蹲在地上,双手一阵摸索,没错,原本放床榻的地方,如今却是空荡荡一片——小翔辛辛苦苦搭建的,他们睡了这么长时日的床榻,凭空消失了!

  凌宇洛站起身来,张大了嘴,呆呆站着,一时回不过神来。

  要睡觉的时候,床,不见了!

  老天,这是什么样的状况,是觉得她的日子过得太平淡是吗,一下子就是这样的震撼!

  刹那间,一些散开的记忆串连了起来,自己和小白在山上无聊游荡,一直没人跟来;那几人房中的灯光和人影;不时传出的说话声和笑声……

  对,一定是他们几个搞的鬼!

  这些该死的家伙!

  胸中怒气横生,立时推门出去,揉着撞痛的屁股,一瘸一拐朝那明亮之处走去。

  “你们几个干的好事!”门都懒得敲,直接便是一脚踢开,轰然一声闯了进去,扯开喉咙就是大吼一声。

  “小洛,怎么才回来?”纪云岚一步过来,拉着她的手道:“要不是二师兄说要给你一个惊喜,我早就去找你了!”

  “惊喜?”凌宇洛冷笑,她都还没问呢,这样轻易就承认了:“惊喜个屁!拆了我睡觉的床,还好意思说是惊喜!我最近是惹了你们吗,这样对我……老实说,是你们之中谁的主意,我今天跟他没完!”

  “我们三人,都有份的。”齐越看她一眼,说道。

  “你们三人——居然联合起来欺负我?”凌宇洛转头去看秦易之,却见他也是轻轻点头,再一看,那床榻边上一堆物事异常眼熟——那是她的被褥,她的衣物,还有小翔帮她准备的那个包袱!

  低呼一声,便是抢上前去,抓起那只包袱,紧紧抱在怀中,脸色血红,气得不行:
  

御宅屋最新地址http://www.yuzhaiwu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