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分卷阅读56

    习得些的皮毛功夫也就不予削去,这样,她也放心了。

  “这个,不消你说,我自然会倾尽全力。”

  “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,”想到那战火硝烟,刀剑无情,凌宇洛心中咯噔一下,又赶紧说道:“还有,虽然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,但是也没必要为了那劳什子官衔,就不顾性命蛮干!你记住,若是上了战场,打得赢就打,打不赢就跑,活着,始终是最重要的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他日东山再起,有的是机会!你可要完完整整回来,否则我绝不再理你!”

  “好,我记住了,一定活着回来见你!”

  听得他的承诺,心中总算是一块石头落了地,见他还是保持着半跪的姿势,便是笑道:“你老这样,腿不酸麻吗?快起来吧!”

  贺立翔看到那久违的笑容,呆了呆,方才说道:“小洛,我这一走,最担心就是你了,我也知道,掌门师父和各位师兄都是好人,对你也实在很好,但是,你毕竟是一个女孩子,这男子装扮,不是长久之计,再说——”

  他伸手到榻下,摸出一个大大的包裹来,当着她的面,层层解开,小声说道:“这是我最近几日搜罗准备的,有烧好的草灰,有洗净的软布,我也不知道够不够,你以后好用,我不在山上,你凡事都小心些……”

  凌宇洛接过包裹,只觉得眼眶一热,不由自主扑进他的怀中,颤声道:“小翔……你别对我这么好……我受之有愧……”

  “我愿意对你好,我现在会好好待你,以后更是如此,小洛,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,一定会的!”贺立翔抱紧了她,有些笨拙地伸出手指来,拭去她脸颊上的眼泪:“小洛不哭,哭起来就不好看了。”

  “我不好看谁好看?难道,你还认识别的美女么?”凌宇洛止住泪,瞪他一眼,破涕为笑。

  “当然不是,小洛是天底下最美的姑娘!”贺立翔赶紧说道,瞅见她那抿唇带笑的娇俏模样,不觉又是一呆。

  “怎么了?”这个小翔,直勾勾盯着自己看。

  “没,没什么。”贺立翔自觉失态,放开了她,轻咳几声,道:“时候不早了,我该出去做事了,我走了。”

  “哎——”凌宇洛心下不忍,又叫住他道:“晚上,我们再好好聊聊!”

  自己虽说不上是他肚子里的蛔虫,但一看他那眼神闪烁的模样,就知道他一准心思暧昧,也罢,一直欠他一个吻,这最后一晚,就让他如愿以偿吧,自己好歹是现代人,也不在乎这个,只要不是象那晚一般的强迫,她都能接受——反正,她欠他的,实在太多……

  一切,等到今晚……

  没想到,人算不如天算,晌午过后,她正帮着贺立翔在厨房洗洗刷刷,四处收拾,只听得门外一阵喧闹声,两人出去一看,却见颜青大踏步过来,沉声道:“小翔,快去收拾,情形有变,我们要提前出发了,即刻就下山!”

  提前出发?

  凌宇洛吃了一惊,赶紧过去,拉住颜青的衣袖道:“大师兄,怎么回事?不是说明日才下山吗,怎么这就要走?”

  “怎么,这般舍不得我走吗?”颜青笑着看她一眼,铁臂一伸,将她狠狠抱了一下,道:“小洛,你可别忘了大师兄!等你学成下山,就到火象国来找我!”

  “那是当然,不过,”撇了撇嘴,小声嘟囔一句:“去看你,还要出国,真是麻烦!”转头去看贺立翔,已经是不见踪影,不用说,也知道是收拾东西去了,这个家伙,对颜青,倒是一下子就言听计从了,自己所叮嘱的服从意识,他倒是记在心里了。

  再一看,不知什么时候,秦易之他们也站到了一旁,个个眼中噙泪,唤道:“大师兄……”

  颜青应了一声,问道:“老二,师父呢?”

  “师父在房中,他说聚散自在缘分,他就不出来送你了。”秦易之顿了一下,又说道:“大师兄,师父叫你自己保重!”

  “我会的!”颜青忍住眼泪,朝那天机老人房屋的方向扑通一声跪下,恭敬磕了几个头,这才站起身来,面朝众人,正色道:“你们几个,要好好用功,孝敬师父,切莫让师父生气难过!”

  几人听了,都点头称是。

  “还有,小洛,我走了之后,你帮我照顾下小白,它跟你倒很是投缘……”

  小白,那个色猴,她还要去照顾它?凌宇洛蹙眉,还是答应下来:“这个没有问题,只要它别再来非礼我,对我礼貌点,规矩些,我就好好对它,以后在山里给它找个母猴子做媳妇都不成问题!”

  “你大师兄都还没媳妇儿呢,它着什么急?你先琢磨着给我找个媳妇吧,但不能是这山里的母猴子!”颜青说着,哈哈大笑起来,众人也是跟着一阵好笑,欢快的笑声在山间流淌,倒是冲淡了这离别的愁绪。

  眼见贺立翔取了包袱过去,颜青朝他招手:“山下已经备好了快马,小翔你会骑么?”

  “会一点。”贺立翔点头道。

  “那好,我们走吧!”

  “大师兄,保重!”

  凌宇洛随几位师兄一起,面带不舍,将他们二人送到山门处,便是不能再走了。

  “小翔,你要听大师兄的话,要保重!”凌宇洛咬了唇,停下了脚步,立在原处不动。

  “我会的!”一直默然不语的贺立翔似乎下了决心,忽然回身,抓住她手臂:“小洛,我还有件事要跟你说……”

  “什么事?”凌宇洛抬眼望他。

  贺立翔看了其他人一眼,将她拉去一边,嘴唇颤抖着,终于说道:“那个玉佩,其实是……”

  凌宇洛静静看着他,等待着下文。

  “那是……是你的……”贺立翔嚅嗫了半天,眼眶却是红了,沙哑道:“小洛,都是我不好,我太贪心……”

  “别说了,一块破石头,管他那么多干嘛!”凌宇洛叹了口气,一直都觉得小翔每回投向那玉佩的眼光好生奇怪,心里也是有丝疑虑,这玉佩只怕是来路不正,或是另有蹊跷,不过既然小翔不愿说,她也懒得提起,在她心目中,自然是人比东西重要,不是吗?

  贺立翔怔怔看她,还想再说,一个浑厚的嗓音加入进来,却是颜青:“你们两个再磨蹭下去,天都要黑了,小翔,我们该上路了!”说着,手臂过来,将贺立翔拉了过去。

  “小翔……”情不自禁喊着,心里好生难受,原以为还有一晚上的时间,可以再跟他谈谈心,说会话,哪知这离别,竟是来得如此仓促,让人措手不及!

  “小洛,你放心,你说的话,我句句都记住了……”贺立翔转头过来,朝她挥手,回首的刹那间,那面容之上,居然有一丝如释重负的感觉。

  与此同时,颜青也是转头回来,黑眸闪亮,笑道:“小
  

御宅屋最新地址http://www.yuzhaiwu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