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分卷阅读64

    吗,真是看着就难受!”

    “越说得对,我们是你师兄,疼你都来不及,又怎么会害你!小洛,你看清楚,我们哪里有半点坏人的样子!来,快把衣服脱了,好生洗洗!”纪云岚也是没有闲住,去解她的腰带。

    “哎,你们住手,听我说,我心理没有问题,不需要什么以毒攻毒……”她只有一双手,无论如何,也抵挡不住他们的猛烈进宫,心里已经是方寸大乱,不知这几人是在故意试探她的性别,还是真的要帮她治疗心理疾病,但是他们双手齐发,在脱她的衣服,这却是事实!

    如果再不道出真相,只怕真的要在他们面前坦裸想见了!

    这女儿身份,就这样早早暴露了吗?

    来不及再多想,领子已不知被谁扯开,露出一大截粉嫩光洁的肤色来,映着水面的波光,呈现出珍珠般的水润莹泽。

    “瞧这一身细皮嫩肉的,真想咬一口!”秦易之笑道,真的凑身过来。

    凌宇洛吓得一缩,却是缩到了齐越面前。

    那冰山的话,更是让她身子一僵:“咦,你的身子怎么和我们不一样?”

    他莫不是看出来什么?正呆滞,他的下一句话又冒了出来:“你没晒过太阳吗?怎么就那么白,男人长太白了,妖里妖气的,可不好看!”

    “你管我好不好看?我就爱当一名小白脸,你难道不知道吗?”口中胡乱嚷着,双手挥舞。企图逃开那几只执著的手臂,却忘了,背后还站了一个纪云岚,而这个人,表面上温暖无害,实质却是典型的腹黑男!

    “哈哈,抓住了,看你往哪儿跑?”纪云岚,直接从背后抱住她的纤腰,手指几动,便是解开了她的腰带。

    一瞬间,有什么事物从腰间滑下,咕嘟一声沉入水中,与此同时,一道碧光从水底冲天而起,照亮了所有人的眼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凌宇洛看得清楚,不顾在水中漂荡的衣袂,慌忙弯腰去捡。另一只大手,却是比她更快一步,将玉佩捞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,你怎么会,怎么会有……”纪云岚的声音,在耳边响起,颤抖地语无伦次。

卷一 翩翩少年 第五十六章 指腹为婚

    没等凌宇洛反应过来,身子便是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“岚,你做什么?”齐越沉声喝道,伸手去抓,却是慢了一拍,眼见那湿淋淋的少年被纪云岚扯住腰带,一个空中翻腾,便已落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两位,我有正事要问小洛,恕不奉陪!”纪云岚一改先前微微含笑的模样,面色竟是从未有过的肃穆,低头轻扫怀中少年一眼,一把抓住台上的衣物,夺门而去。

    “纪云岚,该死的,你给我回来!”齐越低吼,一掌击在水面上,溅起巨大的水花。

    “老四,等下,到底怎么回事?”秦易之站在水中追问,犹是一脸疑惑。

    纪云岚一声不吭,抱着少年头也不回离去。

    “那个,三师兄好像很生气……”可以忽略那赤裸的身躯,心中怦怦直跳,不迭说道:“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,快放下我,你不信吗,三师兄在背后一直瞪着你呢!”

    纪云岚并不停留,只瞥她一眼,沉声道:“我也很生气,生你的气……”

    这什么跟什么啊?她实在不记得几时惹恼了他,再说,要生气,也应该是她才对,这些坏人,居然不问青红皂白就把她往池子里扔!

    正想着,一阵山风吹来,湿透的身子骤然哆嗦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,都成什么样子了!”纪云岚奔到屋舍前,终于停住,放她下地,一把将她推进门去:“快去换件衣服,我在门口给你守着,越他们一会就回来了,你可别耽误时间!”说着,便拉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门板一关,凌宇洛怔了一下,立时弹起,取了干净衣衫几下换上,又扯了发髻,垂下一头墨黑的青丝,一边找了布帕拭擦,一边想着,真是奇怪,这紧要关头,一心护着自己之人,居然是纪云岚……

    可是,他为什么要这样做?

    “好了没有?”门外的声音,有着压抑不住的焦急与……欣喜?

    “好了!好了!”胡乱将换下的湿衣塞进床下的盆里,想了 下,又扯出那浸湿的束胸布揉成一团,单独找地方藏好,这才几步过去,将房门打开。

    门外,纪云岚已经穿好衣服,正一眨不眨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四师兄,你……”话声未落,小手便是被他紧紧抓住,身子也是随着他的动作止不住往前倾:“你跟我来,我有话问你!”

    “哎,先说,你带我去哪里?”被他拖着往前走,心中实在纳闷,平日里温暖如春的四师兄,怎么一下子变了个人似的,真有些不适应!

    纪云岚回头轻笑,心情大好:“去哪里,自然是找个地方单独审问!”

    带着满心的疑虑,和一丝说不出的担忧,随他一路疾走,转过一处峭壁,直至来到一片山石林立之地,在一块巨大的石头背后面对面站定,纪云岚的手,仍是攥住她的不放。

    “有话快说,少在那里故弄玄虚!你再不说话,我可要走了!”那一双幽深眼眸,直勾勾盯着她,看得她心底发毛,什么叫单独审问?他到底要问她什么事情?

    “你,真是姓凌吗?”纪云岚忽然正色道。

    凌宇洛翻了翻白眼,耸肩道:“这样愚蠢的问题都问得出来,我不姓凌姓什么?难道跟着你姓纪?”

    纪云岚闻言,轻笑一声,道:“将来,倒是有这个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人,他在说什么?凌宇洛瞪大眼,却见他的手缓缓抬起,伸到她面前,那大掌之中,一方晶莹玉色俨然躺于其间,碧光闪耀,华美绚烂。

    呀,这不是她的玉佩吗?

    “这是你的么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我的,怎么跑到你那里去了,快还给我!”凌宇洛急忙去抓,这玉佩是自己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了,又是这个身子寻找亲人的线索,小翔一直叮嘱自己妥善收藏,那可是头可断,血可流,玉佩不能丢!

    纪云岚眸光一闪,收回了手:“现在还不能给你,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!”

    “有话就问,有屁就放,那么罗嗦干什么!”凌宇洛没好气道,这个纪云岚,神神秘秘,古古怪怪,到底想说什么?

    “小小年纪,说话怎么如此粗鲁?”纪云岚皱眉,不知从哪里扯来一张布帕,罩上她头顶,为她轻柔擦起湿发来,眸子里隐含笑意。

    凌宇洛有些不耐,拉下他的手,喊道:“四师兄,我可没空跟你闲聊,你再这样,我可真要走了!”说着,便是转身
  

御宅屋最新地址http://www.yuzhaiwu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