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分卷阅读90

    不到媳妇儿!

    还有纪云岚,她那莫名其妙冒出来的未婚夫,那块玉佩,她当初可是宁愿耍猴赚钱,都没有拿去当掉……

    “当然不能随便进出,须知这是皇宫重地。又不是寻常酒肆饭馆!”吴风不屑地看她一眼,冷冷答道。

    “吴大哥,你肯定有办法的,是不是?我今晚想去城里看一个表哥,我们很多年没见面了,想念得很,你人好,心也好,本领高强,前途无量,帮小弟一把,好不……”见他眉间逐渐舒展,自然是使出浑身解数,不住游说,不住哀求。

    “好了,吴兄弟,凌五那样求你,你就把你的腰牌借他一回吧,他来趟京城也是不容易的!”一个声音加入进来,却是那负责押车的侍卫总管向霖走了过来,手上一道白光朝凌宇洛甩去:“凌五,你的猴儿!”

    “谢谢向大哥!”凌宇洛接住小白,脸上笑开了花。

    这个向霖,真是好说话,这进了京城一路上,自己随队骑马,带了小白实在不方便,又怕被主子责骂,幸得有向霖出主意,将小白藏在那大车之上,随意找个与箱子同色的布巾盖住那一身耀目的白毛。就这样掩人耳目,倒也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“吴大哥……”又转头去看吴风,低低唤了一声,便无下文,那双水汪汪的大眼,一眨不眨望着他,下唇咬得死死的,甚是可怜。

    “只此一次,你要在子时之前回来,我届时就在这宫门处等你,若是迟归,我就禀报殿下,让殿下重重处罚……”见向霖都是帮着说话,吴风的口气也是渐渐软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绝不迟归,否则就让殿下罚我月俸,整月俸禄全部扣光!”凌宇洛一口接上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自己说的……”吴风终于笑了,这个凌五的爱财如命,是整个御神卫出了名的,他既然这样保证,自己也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二位相助,等我晚上回来请两位大哥喝酒!”从他手里接过来那银色腰牌,凌宇洛眉开眼笑,想着带个猴儿在身边有些碍事,无视小白的声声哀叫与抗议,将它又交回向霖手里,翻身上马,一抱拳,便是纵马远去。

    方才对那天恩客栈只是远远一瞥,如今走到门口,定睛细看,光看那外观,已经是富丽堂皇,不同于普通屋舍的青砖碧瓦,那墙面是通体玉色,嵌着各式金箔银线,漆黑大门上印制有彩绘图纹,里面摆设也是极为考究,朱漆圆桌,缎面锦凳,就连那楼梯扶手,都是镶上了青铜奇兽,店堂正中一副巨大的水墨屏风,亦是华贵异常。

    这个冰山,当初在山上也没见他怎样,却不想,家里这般阔绰,哈哈,重建天机门有望了!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,请问是住店还是……”那肥胖憨厚的青衫掌柜本是在柜台处算账,见一位银衣少年大步进来,东瞅瞅,西望望,这里看看,那里摸摸,止不住地笑,于是过来询问道。

    凌宇洛转过头去,抱拳笑道:“我是来找人的,找你们客栈的掌柜,哦,不是,是找你们掌柜的公子!”

    那青衣掌柜看清楚她的衣着服饰,有丝愕然:“原来是御神卫……”

    凌宇洛顺着他的目光,低头下去,瞥见自己的衣衫,倒是有些明白过来,自己赶时间,出来得匆忙,这身御神卫的衣服也没来得及换下,这也算是吃皇粮拿官俸的角色,也难怪别人如此打量自己,老百姓与官差本来就说不到一堆去。

    正要解释,又听得那青衣掌柜说道:“小人便是这客栈掌柜,家里只有两个丫头,并无儿子,官爷是否弄错了?”

    什么?他便是这客栈掌柜?看他不过三十多岁的年纪,怎么可能有冰山那么大的儿子?

    凌宇洛挑了挑眉,道:“莫非是这冰山骗我……”是了,说不定他爹只是这客栈的厨子,或是工匠,怕她看轻他,便说是客栈掌柜,哦,就是,从头到尾都是她在猜他家开客栈,他可从来没主动说过,所以也不算骗她……

    哼,臭冰山,以为她是那种嫌贫爱富的人么?

    她当然不是,不过,心里有那么一点失望倒是真的,她还想找他借大把的银子呢……

    眼里的光线瞬间黯淡下来,扁了扁嘴,直接问道:“请问掌柜的,这里有没有一个名叫齐越的小子?”这身份降低,自然不能叫公子了,称作小子应该合适吧。

    “齐越……小……小子……”那青衣掌柜顿时目瞪口呆,张大了嘴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见那模样,显然是没有的,不过至于那么怪异的表情吗?

    齐越啊齐越,他家怎么这般衰劲,连个客栈厨子都混不上,害她白跑一趟……

    “那么,纪云岚呢?有没有一个叫纪云岚的?”凌宇洛没有完全放弃,又改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是……御神卫……”青衣掌柜惊诧莫名,又朝她打量一阵,喃喃道:“不对啊,你怎么是太子殿下的人?”

    怎么又是鸡同鸭讲,凌宇洛懊恼拍了下额头,眼见天色不早,无奈道:“算了,多半是我听错了,没有就算了,告辞!”该死,这御神卫是不是在楚京名声不好,问个人都不受待见,看来下回要换身寻常衣服出来,再行询问了。

    “齐越……纪云岚……灵山来京……”青衣掌柜还在自顾自低声念叨着,忽然见那少年疾步出门,便是翻身上马,想着那方才所见的身形相貌,与之前主子所形容一比较,有些醒悟过来,此时也不管什么御神卫不御神卫,奔出门去,高声喊道:“错了,错了,方才弄错了,公子请留步,进店一叙!”

    凌宇洛策马前行,远远听得喊声,这大街上人来人往,声音嘈杂,也没听得太清楚,只隐约听得什么错了,什么进店,还道是这掌柜追出门来挽留生意,于是略一回头,朝那跌跌撞撞追来的青衣掌柜抱拳,稍用内力,将声音送了出去:“多谢掌柜好意,我已经有住的地方啦,下回再来光顾你的生意!”

    那青衣掌柜闻言,自是叫苦不迭,又怕弄丢了主子辛辛苦苦在找之人,遭受责骂,便是提起衣摆,手臂挥动,全力朝那骑马少年追去,追得上气不接下气,边跑边喊:“公子,公子,等下,等下!回来,快回来!”

    那街上的路人一见有人骑马过来,纷纷让道,又见一名圆滚滚的胖子在后面发力狂奔,一时弄不清状态,皆是驻足观望,心想着胖子真有毅力,居然与这骑马之人比赛脚力,实在令人佩服。

    那青衣掌柜追了一阵,已经累得够呛,眼见那少年越来越远,哪里还追得上,心急之下,脚底一滑,一跤摔了出去,那胖胖的身躯伏在地上,没忘自己的使命,拼命抬
  

御宅屋最新地址http://www.yuzhaiwu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