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分卷阅读99

    处,齐越静静站在树下,一身淡青颜色,更显得周身气质清冷,不知是顶上树荫遮蔽还是别的缘故,那一张脸,在一片青色光影之中,更显神情郁郁,青白如斯。

    冰山,干嘛用那种眼神看她,那种充满了哀伤与无奈的眸光直射过来,心底的甜蜜已经尽数消逝,剩下的,都是丝丝尴尬与困惑......

    奇怪,她为什么会觉得有些心虚,以至于想要从那温暖的大掌之中收手回来,从那坚实的臂膀间抽身而出,面对他,心虚,怎么会心虚?

    甩一甩头,脑子里尚时迷糊未解,并没有发出任何指令,但是她的身体,却已经遵从了那一丝潜意识,小手微动,身子也是轻轻扭转,企图撤离——这一个细微的动作,引来的,却是那大手的蓦然收紧!

    “老三!”泰易之在沉寂了短短一瞬之后,似是刚刚回神,拉着少年的小手,朝着那一动不动的男子,笑吟吟走过去。

    行至跟前,这才放开少年,朝着齐越张开手臂:“老三,又见面了!”

    “二师兄......好久不见......”齐越终于露出笑容,与他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凌宇洛呆呆站在一旁,看着两个男人忘情拥抱,没过一会,颜青也是大步行来,口中唤着两人的名字,三人更是拥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除了老四,我们师兄弟今日可算是聚齐了!”颜青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齐越淡淡笑道:“我一得知你们到来,就已经通知他了,最多半个时辰,他便会过来!走吧,我已经屏退了园中之人,我们先去那边亭子坐坐!”如此说着,首先迈步带路,招呼几人朝那池塘中央的凉亭行去,自始至终,眼睛却并不看她。

    凌宇洛一些失落,懒懒走在后面,不料前方之人却是停下脚步,爽朗笑道:“小洛,两年不见,功夫没有见长,脚力倒是差了不少!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,你别急着说我,先说说你自己罢——”凌宇洛嘻嘻一小,毫不客气顶回去:“本来是不折不扣的美男子,偏生要留这样丑的胡须,你看小白见了你都不吱声,那是因为被你吓住了!啧啧,真是好丑,不好找媳妇呢!”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,胆敢取笑师兄,简直目无尊长,该打!”颜青瞪着她,一步过来,作势抡起巴掌,看她一眼,忽然改口:“不是一直怕胡子扎人吗?过来让我扎扎,这小脸如此水灵,当年亲那一口,我还真想念得紧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坏人......”凌宇洛见他笑着凑脸过来,吓得一声尖叫,赶紧扯住泰易之的衣袖,躲到他的背后去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闹了,好歹是金耀国的皇宫,我们总是要给老三面子。”泰易之手臂一拦,打着圆场:“你们看,老三已经在亭子里等着了!”

    几人嬉笑一阵,这才进了亭子,但见这石亭造成一处池塘之上,青绿琉璃作顶,汉白玉石砌成,四周姹紫嫣红,近处碧水微澜,人坐亭中,一阵微风吹拂,衣袂飘飘,自觉已是神仙了。

    侍卫吴雷带了两明手持托盘的宫女过来,在那桌上摆了精致点心果脯,又奉上茶水,齐越见得一切妥当,便是朝吴雷轻轻点头:“等下纪侍郎来了,让他直接到这里来!”

    吴雷抱拳称是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老四做了官了?”颜青哈哈笑道:“他不是以前最讨厌做官的么?”

    齐越闻言一笑:“父皇感念他从小陪我学艺,受苦受累,纪丞相为国为民,劳苦功高,又是望子成才,便是让他在礼部做一侍郎,也算是帮着他爹分担一些,别说,他还真不请愿呢!”

    颜青点了点头,蹙眉又问:“小洛又是怎么回事?怎么穿一身御神卫的衣服?”

    齐越眉毛一挑,道:“那是人家找了好靠山,投效明主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颜青与泰易之对望一眼,皆是不解。

    臭冰山,干嘛把她说得如同一个势利小人!

    凌宇洛瞪他一眼,赶紧起身摆手道:“两位师兄别信他的,我那是有不得已的苦衷,实在走投无路......”

    “走投无路,都没有想到来找我么?”眼前一花,一人飞驰进来,直接在她方才的座位上坐下,微微喘息,举起衣袖拭着额上的薄汗。

    “不是方才还在城外么,我原说你就是骑快马,怎么也要半个时辰再能过来......”齐越看着他端起桌上的茶水就饮,伸手过去,一把按住:“那是喝过的,我另给你砌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不碍事,以前在山上不是也经常喝一个水杯吗?”纪云岚笑嘻嘻道,端着那茶杯不放。

    哦,这是她喝过的杯子呢,虽然只浅浅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再看向两人,薄唇紧抿,目光相触,似乎有火花溅起,一时风起云涌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怎么一来就干上了?”颜青笑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,老四不是已经做了侍郎了吗,还是一副没长大的样子。”泰易之也是好笑道。

    纪云岚撇了撇嘴,松了手:“越今日是吃了火药了......”转头回来,朝几人招呼道:“大师兄,二师兄,你们都来了,真是太好了!”

    目光一闪,又朝向凌宇洛:“我的好表弟,表哥为了见你一面,可实在不容易哪!过来陪我好好坐会,说说话!”说着,便是伸手去拉她。

    “小洛还是坐我这里,这里临水,清净,凉爽。”泰易之也是不紧不慢开口。

    又听得吱吱两声,衣袖已被那猴爪扯住,使劲朝颜青座位的方向拖去,颜青却并不言语,双手交叉抱在胸前,闷声而笑。

    只齐越端起茶杯,自顾自饮茶,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。

    凌宇洛见亭中四条玉石长凳,被四位师兄分而坐之,各据一方,除了齐越,每一个人都是眼睁睁看着她,意图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师兄,这做主人的辛苦布置,做客人的也是舟车劳顿,所以你们坐着就好,我就不用坐啦!”蹦蹦跳跳,给你们斟茶端水,殷勤服侍起来,话说这个选择题,既然不好选,那就所有答案都统统放弃,ABCD四个选项,她偏偏要选E,看谁奈她何?

    等走到齐越身边,伸手过去,刚要端起他的杯子,他却是皱眉开口:“别忙活了,大师兄他们还不知道师门被毁的事情,今日我们几兄弟都在,这个事情大家都须知晓,以后见了师父,才有说辞......”

    “什么,师门被毁?”颜青与泰易之都是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纪云岚也是紧盯着她:“那日我听越简单说了下,说得也很是含糊,小洛,越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是真
  

御宅屋最新地址http://www.yuzhaiwu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