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分卷阅读98

    是随便长啸两声,这猴儿听的声音,自然会跑出来找她的。

  想了想,屏气凝神,运起两三分天机门的内家功夫,清啸而出。

  声音刚过,园中便响起吱吱之声,凌宇洛眉开眼笑,这个猴儿,果然是藏在里面呢。

  谁知两人在树下等了半晌,那猴儿回应一声高过一声,就是不见出现,叫声也甚是奇怪,似是被人缚住手脚,极不情愿。

  凌宇洛心中着急,也顾不得这许多,不等向霖开口,便是跃上树梢,意欲查看究竟。

  怎么回事,莫非是惹了祸事,被园子里的人捉了去,出不来了?

  这个闯祸精,真是让人不得安生!

  刚在树梢站定,还没有来得及将那园中情形看清楚,一阵劲风袭来,小腿之上顿时一麻,提放不及,便是朝下方直直坠落下去。

  心中骤然一惊,好生精准的点穴功夫,自己在下山之前都只是学到一些皮毛,这个人是谁,怎么的如此厉害,一击即中,使得她浑身酸软,四肢无力,连个翻身的动作都使不出来,仅是勉强抬手护住头部与腹部,在落地时不至于摔得太惨而已。

  下一瞬,没有预期的痛感,而是触感坚韧而温暖,哦,她竟然被人接住了?

  于此同时,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:“小洛,好久不见!”

  老天,她没有听错吧?

  立即闭眼,轻轻摇头,实在难以置信:“我是在做梦,一定是……”

  “要不要我咬你一口来证明?”那人微微笑道。

    不行了,惊喜越来越多,内心已经无法承载,盼来盼去,终于把他盼来了,她的二师兄……

    “算上我一个,我也要咬一口!”就在怔愣狂喜间,另一个浑厚的嗓音加入进来:“老二,我这石子刚一出手,你人就跟着扑过去了,也太紧张了吧?”

  啊,还有一个?

  凌宇洛猛然睁眼,自己正亲密靠在秦易之胸口上,而他,正温柔含笑,一眨不眨望着自己,那对面,抱着小白的伟岸男子,面上留着短短的胡须,一身醒目华服,不是那个猩猩大师兄,却又是谁?

  这御花园中的贵宾,竟然是他们……

    怪不得小白今日破例往外跑,原来是主任来了,心有灵心不是?

  “……凌五,你没事吧?”外间传来向霖刻意压低的声音,有些焦急。

  “我没事,我找到小白了,等会就回去,向大哥早走吧,别管我!”凌宇洛用些内力,将声音送了出去。

  待得那脚步声远去,这才转头过来,望着那面前的两名出色男子。

  “大师兄哦那个,二师兄,你们都来了……”

  目光一扫,便是尽数落在那思慕已久的的男子身上,只见他,眉眼依旧俊逸夺目,周身气质内敛,比起两年前,跟显成熟稳重,一见之下,真是舍不得移开眼眸。

  近在咫尺,抬眼看去,不禁暗暗吃惊,这金耀国中有些身份地位的男子,除了官帽之外,便都是头戴玉冠,区别只在于玉的成色,做工精细与否,以及是否镶嵌明珠玛瑙,而眼前之人,也许是水月国的风俗,仅以一根金光闪耀的丝带束发,那丝带下端,却是垂下来一颗蔚蓝宝石,闪动着异美的光芒。

  眼眸朝下,又看他的衣着,并非是单一色彩,去似乎融合了深浅七色,绚烂而柔和,仿若青山日照,又如荷塘月色,配以丝丝缕缕银色缝合,做工精美不说,此时的依偎,也触到与普通丝质绸缎不一样的绵软手感。

  越看越是惊诧,越看越是害怕,这样的衣着服饰,这样的风度气质,丝毫不比那齐家两兄弟逊色半分,他,又是谁?

  “二师兄……你不会也是个皇子吧……”完了,他也是个皇子,身份尊贵,身无自由……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皇子吗?”秦易之瞧见少年那立时垮下去的小脸,好笑道:“放心,我绝不是什么幌子,我只是一名应邀观礼的宾客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的确不是皇子,但是连个国皇帝都要忌惮你家三分,你这样的身份,还真是让人羡慕!“颜青在一旁哈哈大笑。

  本来听秦易之这么一说,凌宇洛已经松了口气,听得颜青的补充,心又是一下子悬了起来。

  那小脸之上的表情,颜青看得真切,摸了摸下巴上的短须,笑道:“小洛,你眼里就只有你的二师兄吗?你们还要抱多久,先给我说说,我过去喝会茶再过来。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凌宇洛这才发现自己还保持着方才掉下树时的姿势,手臂还挂在秦易之的脖子上,而他的手臂,也是环住她的纤腰,那掌心的温热隔着衣衫传来,说不出的亲密,此刻,他的眸子也是一眨不眨望着她,目光柔和,唇边也是噙着温和的笑意。

  她与二师兄,如此这般,这就是所谓的相看两不厌吧?

  凌宇洛面上一红,轻轻挣脱了下,秦易之笑了笑,手臂从她的腰间收回,就在她稍感失望之极,他的大手有伸过来,改为握住她的小手:“大师兄跟你开玩笑呢,他那是妒忌,他心里想抱你也是想得紧……”

  是了,自己当着大师兄的面,和他这样钦慕,是显得厚此薄彼了些,可是,真的很舍不得离开他温暖的怀抱呢,那么安详,那么舒心……

    有些恋恋不舍地,放开秦易之的手,朝着颜青略一抱拳,嘻嘻笑道:“宇洛见过大师兄!”

  “看看,待遇真是不同,我真想不出,话说我也只早下山几日,你们俩感情怎么的就如此好了?”颜青长长叹了一口气,望着那相依而立的两人,半真半假道:“老二,看来我是真不过你了,罢了,这媳妇,我自己找去……”

  这个大师兄,在说些什么啊!

  凌宇洛面上红晕更甚,侧头去看秦易之,不料他也是含笑望着自己,四目相接,便如同融进了一片温柔的湖水之中。

  “小白,看起来我么两个是多余的,你说是不是?”颜青又朝两人看了一眼,眼底闪过一丝黯然,便是抱了那猴儿,朝一旁退去。

  “小洛,这两年怎么过的,想我不?”秦易之拂开少年低垂的发丝,低声问道。

  “想,日日都想……”这心上人就在眼前的滋味,怎就如此奇怪,说了这句,却不知下句该说什么,脑子里有些痴呆,有些空白,指的望着他,傻傻得笑。

  此时,一个不合时宜的清冷声音响起:“二师兄远道而来,莫非只是来看小师弟一个人的?”

  这个冰山,上辈子欠他的么,想找他的时候寻他不着,旁人勿扰的时候偏偏又冒出来了!



卷二 风光无限 第十三章 明争暗斗

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,天色渐渐阴沉下来,周围的嘈杂之声尽数散去,四周安静得出奇,似乎能听得彼此呼吸心跳之声。

    那不远
  

御宅屋最新地址http://www.yuzhaiwu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