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分卷阅读126

      “二殿下,这一别之后,还不知何时能再见面——”潋滟公主停下脚步,幽幽叹道:“不论如何,我会一直想着殿下的,盼着殿下早日到昌都来瞧我……”

  “公主保重。”齐越眼色温柔。负手而立。

  “殿下也多保重,我看殿下近日瘦了很多,我心里实在是担忧不已,我已经向皇兄讨得水月皇室秘制养身圣药,晚膳过后我便给殿下送过来。”

  “有劳公主挂心,不胜荣幸。”齐越望了望天色,道:“时候不早了,我这就送公主回别院去吧?”

  “好。”连演公主低低应了一声,转身即走,一个不稳,却是往一旁倾倒过去。

    “公主小心。”齐越皱眉,伸手一拉,扯住她的衣袖。

  潋滟公主嘤咛一声,顺势靠在他的肩上,抱着他的手臂,小脸仰起:“殿下……”

  齐越看她一眼,淡淡说道:“公主累了,早些回去歇息吧。”

  说着,招来唤来两名宫女,低语几句,那宫女便是上前将潋滟公主扶住了。

  天底下怎么会有如此无耻的女人!

  凌宇洛在一旁看得真切,咬牙切齿低咒,那个潋滟公主一看便是故意跌倒,去揩冰山的油!这个冰山也是,不是说什么聪明绝顶吗,人家心意昭昭,他怎么就看不出来,还伸手去拉她,让她摔个仰八叉才好呢。

  心中一阵忿忿不平,再抬眼看去,那一行人却是已经走远了。

  死冰山,那天还跟她说会等着她,等她想明白,才两三天时间,就勾搭上了,这个不要脸的臭男人!

  也好,如此这般,她便是心无牵挂,一心一意跟着二师兄了……

    心无牵挂?

  难道自己对冰山,一直牵挂着吗?

  不是,当然不是!

  心里也有一丝不确定,胡乱想着,从那宫柱后面慢慢转出来。

  刚一转身,就看见对面不远处站着一人,若有所思看着自己。

  顶上玉冠束发,一身淡青锦衣,更是衬得他身形挺拔,俊朗脱俗。

  是冰山!

  惊喜奔了两步,忽然醒悟,硬生生停了下来,讪讪道:“三师兄……”

  “你找我?”齐越面无表情道。

  “啊,没有,没有,我只是路过…..”凌宇洛咬着唇,轻轻摇头。

  齐越看她一眼,点头道:“那好吧,我回宫去了。”

  见他举步欲行,凌宇洛大为着急,脱口而出:“等下——”

  齐越停住,微微侧头:“有事?”

  “那个,那个,昨晚,你是不是……”

  齐越闻言,便是面色一冷,别过脸去:“你到底想问什么?”

  “那个盒子,是你交给小白的,是不是?你当初为什么要偷偷取走,现在还回来,又是什么意思?”看着那冰冷的脸色,心里一横,便是一口气嚷道:“你昨晚把盒子还回来,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  齐越缓缓回头,面对着她,眼神怪异,似是从头到脚将她狠狠瞪视一番,半晌,方才收回,却也不再看她,只淡然道:“就是那个意思。”

  就是那个意思?哪个意思?什么意思?

  凌宇洛呆在原地,不明所以,却听得他微微叹气,道:“我走了。”

  说着,便是头也不回地,毫无留情地,朝着凝夕宫的方向走去。

  他就这样走了?

  扔下她一个人,就这样走了?

  就是那个意思,就是那个意思,就是那个意思……

    心中默念着,也不知念了多久,忽然有丝觉悟,是了,盒子还回来了,冰山对自己放手了。

  他不再等她了,他放手了。

  放手了。

  抬头望天,只觉得顶上艳阳高悬,晒得人脑袋发晕,双脚发软,心中也是一片茫然,不知何去何从。

  走不动了,该回去了,何方是来路,哪里是归宿?

  呆立一阵,看了看身上银色劲装,对了,自己是御神卫副总管,是太子殿下的人,这个时候,应该回到太子殿下身边去。

  依稀记得坤夜宫的方向,昏昏朝前挪动着脚步,想跑动,想跳跃,想呐喊,可是,全身没有一丝力气。

  浑浑噩噩走了一阵,斜地里过来一人,将她拦住:“凌副总管!”

  随意一撇,是个宫女,点了点头:“姐姐你好。”

  那宫女看了看四周无人,拉住她的衣袖,轻声道:“我家主子想见你,跟我来吧!”

  被她一路牵着,避过周围来往的人影,穿过一条狭长的甬道,来到一处小小的花园,几块山石,数竿修竹,下方站着一方浅浅清波,塘边立着一名俏生生的人影,确实那七公主齐萱。

  “公主,凌副总管到了。”那宫女上前行了礼,退了下去。

  “凌五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齐萱轻轻说道。

  她是冰山的妹妹,不知是不是一个母亲所出,以前倒没注意,此时知道了她的身份,细看之下,才觉得和冰山长相有几分相似,越看越觉得心中发酸,冰山放手了……

    “凌五参见公主殿下。”抱了抱拳,有气无力道。隔这许久,还是觉得周身使不出力气来:“公主找凌五有事?”

  “我心里烦,想找你说说话。”齐萱叹了口气,低声道:“我在宫里没有朋友,不知道找谁说,以前我都是去找二皇兄,有时也去找太子哥哥,可是二皇兄最近老看不见人影,偶尔看见一眼,他似乎心情也不好……”

  凌宇洛哼了一声,道:“谁说他心情不好,我方才还看见他和水月国潋滟公主在一起,亲热得很。”

  齐萱轻笑一声,道:“那潋滟公主貌美如花,举止大方,若我是二皇兄,也会很喜欢的,他们两人实在是般配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不仅是般配,而是绝配。”想想人家丰胸细腰的娇媚模样,再看看自己飞机场一般的平板身材,一个是高高在上的金枝玉叶,一个是出身市井的粗野丫头,呵呵,她现在连丫头都不是,就是一个小痞子……

    忽然之间,丧气到极点,不耐道:“公主找我来,就是为了说人家的事情吗?”

  “当然不是——”齐萱面上一红,嗔道:“你这么着急做什么,我不过是正好说到二皇兄而已,我二皇兄那般超凡脱俗的人物,任谁见了都是心生仰慕……”

  超凡脱俗?哼,在超凡脱俗,也还是一座不折不扣的冰山,难不成还会变成别的什么物事?不,不对,他方才在那潋滟公主面前就是温柔无比,还伸手相扶,变了,已经变了。

  冷酷大冰山,化为绕指柔,不是对自己,而是对人家……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我不说别人了,你不要生气。”齐萱见得那少年骤然不悦的神情,便是笑道:“你看你,真是小气,那是我的亲哥哥,又不是别的谁……”说着,便是羞红了脸。

  
  

御宅屋最新地址http://www.yuzhaiwu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