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分卷阅读136

    说,当时不说,后来也不说......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怎么说,你一直喊二师兄,表现得那么热情,我还能说什么。我已经表现得那么明显,你怎么就不明白?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将错就错?”凌宇洛生气喊着,想起他的后半句,忽然有些明白,难怪那晚的他时而温柔,时而霸道,还在她唇上狠狠咬了一口,原来是在发泄他的怒气,因为她口中喊的是二师兄!

    齐越盯着她,慢慢问道:“如果那晚你中途知道是我,你还会继续吗?”

    凌宇洛摇头:“我不知道......”感觉他身子一僵,赶紧道:“大男人,你那么斤斤计较做什么?那晚你便宜都占够了,你若是正人君子,就应该当即叫停,说明身份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正人君子。”齐越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简直无语,看不出来,这个男人脸皮还真厚,承认得如此直接。

    想了下,又疑惑问道:“那晚我们动作那么大,二师兄和四师兄怎么就睡得那么沉,丝毫没有感觉到?”当时她可真是紧张死了,生怕被旁人发现,要知道这练武之人,即使醉了,心中最起码的警觉还是有的,所以这里面一定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现在才想起这个问题?”齐越唇角上扬,勾起一个浅浅的微笑,轻描淡写道:“我事前点了他们睡穴。”

    凌宇洛张大了嘴,想到那句关于他的评价,聪明绝顶,暗藏的意思就是心机重重,老天,她怎么惹上这样一个男人,还以为他是冷漠的冰山,不料那其中却尽是狂妄的火焰!

    “别这么看着我,他们也不是省油的灯,应该有所察觉,下山的时候岚还一直追问我......”齐越握住那重重捶来的粉拳,凑到唇边亲了一口,道:“我没有别人的用意,只是想和你单独呆一会,说说话,没想到你会......”说道这里,瞥她一眼,面上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是了,他一定还在想怎么接近她,怎么开这个头,没想到她就那样饿狼一般扑过来,抱住他又摸又亲......

    凌宇洛满脸血红,想到那晚黑暗之中的情景,又羞又喜,小脸微动,却是被他扳过脸去,手指抚上那娇艳的樱唇:“你怪我后来不说,我怎么没说,那证物,早进了你肚子里去了......”

    证物,什么证物?

    凌宇洛呆了下,一副鲜艳的画面涌上心头,草莓嫣红,娇美如唇......

    那清早带着露珠的莓子,那只有图画没有文字的书信,无一不昭示着眼前男子的心思,却原来,他一直在说,一直在提醒,他才是被她吻上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“别发呆了,快睡会,接下来我们一起好好想想,怎么去面对他们——”齐越抬头望了望窗外的天色,叹道:“真不该那么早放出信号,看样子,他们已经不远了......”

    他们,是谁?

    迷惘间,猛然想起,那些已经归还的物事,那些不曾归还的情谊......

    师兄们,原来都是追她来了!

卷二 风光无限 第二十九章 宠你上天

    夜色愈浓,烛火昏暗的破庙之中,男子与少年紧紧相依。

    “快些睡吧,等他们来了我叫你......”他取了一件披风盖在她身上,眼中尽是宠溺,嗓音也是说不出的温柔。

    凌宇洛摇了摇头:“我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这一切,就像是在做梦,真怕梦醒之后,眼前的人便会消失不见,存了这样的心思,哪里还敢入睡!

    “不睡觉的话——”齐越抚摸着她那柔顺的发丝,低低笑道:“这深更半夜的,还能够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能......”不说了,言多必失,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。

    呃,现在才知道,这个男人心眼多得很,随便一句都是话里有话,自己将来怎么斗得过他!

    将来,怎么忽然想到将来了,她和他,会有一个怎样的将来呢?

    想到他的金耀皇子身份,眼睛便是黯了黯,咬着嘴唇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在胡思乱想什么?”齐越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想什么,我们说说话吧,我有些问题想问你——”凌宇洛瞟了一眼那旁边的包袱,抬起眼眸,嘴唇嚅嗫道:“那个盒子,你为什么要送还给我?你说就是那个意思,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明知故问。”齐越别过脸去,闷声道,“就是那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......”呆了呆,握住他的收,轻轻摇晃,“齐越,说话,回答问题......”不知道这样,算不算撒娇?

    “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,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理由过来见你,竟然听见你答应他的求婚,我真是恨不得跳出来把你打昏!你说,换作是你,你会在怎样?”

    换作是她?当然是直接打昏拖走,先奸后杀!

    偷笑两声,这个冰山,果然是吃醋了,大大地吃醋了。

    “还笑,你处处留情,坏事做尽,还好意思笑!”齐越凑过来,在少年那白玉般的耳垂上轻轻一咬,“不仅是我们师兄弟几个,竟然连那水月皇帝都招惹上了,害得我一听得消息,就魂飞魄散赶过来,人没找到,又被齐愈抓住不放......”

    哦,原来那日他忽然到坤夜宫,是为她而来,她还傻傻以为是来炫耀他与那水月公主的婚事......

    不知不觉,唇角已经扬起,一时之间,美目顾盼,巧笑倩然。

    “你还笑,还笑,我被你弄得如此狼狈,想放手又割舍不下,想靠近又总是伤心,你这个小东西,我该拿你怎么办?该怎么办?”温热的唇瓣过来,吻上那花儿一般娇俏的笑颜,半晌,才轻轻移开,狠狠道:“仗着我们几个对你的宠爱,无法无天了,居然就这样一声不吭走了,你心里就没有一点舍不得我吗,对我们这几个师兄,就没有半分留恋吗?”

    “我自然是舍不得的,舍不得你们每一个!”凌宇洛垂下头,低声道:“一听到你要取水月公主,我气昏了,做事冲动,考虑欠周,确实是我错了!”这原则问题,是对就是对,是错就是错,没有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“认错倒是挺快——”齐越听到这逃跑的理由,脸上已经是笑开了花,“知道吗,你那个宝贝小白,抱着那布包在妃府的园子东躲西藏的,一会逗狗儿,一会撵猫儿,等它把岚找到的时候,那布包却是打死想不起藏在何处了,害得岚全家出动,提着灯笼,几乎把好好一座花园给翻了个个儿,总才算给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凌宇洛瞪大了眼,还有这样的事?


  

御宅屋最新地址http://www.yuzhaiwu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