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分卷阅读140

    三师兄,你是不是老早就对我不怀好意了?”凌宇洛伸出一根手指,在那逐渐泛红的俊脸之上轻轻刮一下,笑嘻嘻道,“我那时可是男装啊,莫非你有恋童癖?”

    齐越抓过那只温腻软滑的小手,凑到口边轻轻一咬,淡然而笑,意味深长:“男装又如何,那回坠下山崖,悬在半空的时候,我在你身上压那么久,是男是女,怎么会感觉不出来?”

    凌宇洛猛然收手,惊跳起来,指着他,又气又急道: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齐越手臂一伸,一把将那一脸羞恼的少年捞了回来:“我什么都没做,你别那么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,我毕竟是自幼久居深宫,上山之前都是生活在女人堆里,这点鉴别能力还是有的,再说你身上那么软,那么香,仔细一想也就明白过来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女人堆里,哼哼!”凌宇洛拨开门上的横闩,抬步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那是上山之前,我还不到十岁。”齐越赶紧追出来,并肩而出。

    凌宇洛听的此言,脸色舒展不少,这又耽误一阵,真的是该回去了。

    步出天恩客栈,雨点渐渐大起来,齐越从掌柜手里接过一顶斗笠,戴在少年头上,叮嘱道:“路上小心些,不要停留,直接回坤夜宫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先行一步。”凌宇洛点点头,翻身上马,朝他挥一挥手,策马离去。

    进了宫门,只见四处已经点上了宫灯,天色灰暗一片,想起齐越的话,也不敢怠慢,直直朝坤夜宫驰去。

    到得一处狭长的甬道,眼看就要到得坤夜宫大门,前方忽然冲出来一个人,迎着奔马驰来的方向,张开手臂一拦,脱口说道:“凌五!”

    “七公主!”凌宇洛听的那声音,吃了一惊,赶紧勒住缰绳,收住去势,同时在那马臀之上轻轻一按,追风一声长嘶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七公主,找我有事?”凌宇洛跳下马来,抱拳行礼道,这丫头,一身雪色白裳,若是再晚点出来,跟个女鬼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凌五,我等你好久,你终于回来了。”齐萱神魂未定,抚着胸口立在远处,抽抽噎噎哭出声来,“你到哪里去了,大半日都见不到人!”

    到哪里去了,和你二皇兄约会去了呀!

    凌宇洛正在好笑,忽又听她哭道:“凌五,这回你可一定帮我,要不我真的活不成了!”

    活不成了,这么严重?

    凌宇洛一手牵着马儿,一手将她扯到一边檐下,借着不远处的宫灯光源,朝她上下打量一阵,见得那梨花带雨,青丝凌乱的模样,心有所悟,小声问道:“你父皇母后又在逼你嫁人吗?”

    齐萱含泪点头道:“他们逼迫我,要我嫁给那个风雷堡少堡主,婚期都定下来了,可是人家并不请愿,我也没那心思!”

    二师兄?

    凌宇洛暗自惊诧,不知道齐越是否知晓此事,依照二师兄的性子,只怕并无与皇室结亲的意愿,看着那不住哭泣之人,只得柔声安慰:“别哭了,这个少堡主也是不错的,要不你再好好考虑,他那边,我也想办法去问问......”

    齐萱抬起头,低喊道:“难道你不想阻止吗?你就眼睁睁看着我去嫁给别人?”

    凌宇洛猛然一震,看着那少女晶莹欲滴的眼眸,忽得醒悟过来,原来她是喜欢上男装打扮的自己!

    “凌五......”齐萱见她一动不动,可怜巴巴过来,怯怯牵住她的手,下一瞬,却觉得柔荑一紧,竟是被那少年侍卫反手抓住,征了一下,顿时心花怒放,“凌五,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七公主,你听我说。”凌宇洛一咬牙,握紧她的手,正色道:“我们年纪相仿,性情相投,我一直当你是很好的朋友,仅此而已,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。”自己这身份,把齐越拴牢就行了,哪里还敢去招惹他妹妹!

    “你,你什么意思?”齐萱颤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那个......”哦,怎么把齐越的口头禅都用出来了,“反正你若是嫁个好郎君,我一定替你开心,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凌五,我恨死你了,恨死你了!”齐萱羞愤难当,转身即走。

    凌宇洛抬头看了看天色,再看看那斜风细雨中孤单而行的背影,脱口而出:“等下!”

    齐萱回头,那少年已经跑得不知去向,站立一阵,正在伤心困惑之时,只见眼前银影一闪,一件宽大的###罩住了身子,那少年原本戴着的斗笠,此时也是套在了她的头上。

    “凌五,我就知道......”齐萱破涕为笑,就要伸手过去,却被那少年粗声打断,一把推开,“少自作多情,该嫁人就嫁人,别再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!快走吧!”

    齐萱咬着唇,走出几步,忽又回头,唤道:“凌五,你这个胆小鬼!”

    胆小鬼?

    凌宇洛苦笑,同为女子,除了当胆小鬼,她还能做什么?

    再说了,自己当年假借酒醉,都敢去抱着臆想中的心上人又摸又亲的,她还能比自己胆大到那里去?

    回头走出几步,忽然停住,回头望望那已然园区的一抹银色,心中一动,这个齐萱,与二师兄泰易之,倒真有些相配......



卷三 倾世之恋 第二章 山雨欲来

  楚京城内的香颂大街,都是卖杂货、变把戏、江湖闲杂人等聚居的所在,人来人往,热闹异常。

  这日一大早,一队寻常穿着的年轻男子便是随意行走在香颂大街上,个个英姿不凡,其中一名面白唇红的青年少年走在当前,不过是中等个子,身形也极是单薄纤瘦,那一张脸却是异常耀目,俊秀绝伦。

  吴风瞥她一眼,道:“凌五,每回与你一道出来,你那张脸都要添乱,这不,这大街小巷的人都死死盯着我们看!”

  凌宇洛抚一下脸,叹气道:“已经长成这副模样,又有什么办法,总不至于蒙个面巾将它盖住吧,若真是如此,岂不更是惹人注目?”

  “那你还是离我们远些吧,随便找个地方歇着,等下我们来找你便是……”话未说完,只听前方一阵喧闹响起,就见十几二十名士兵蜂拥而来,两名差役带头,手拖铁链,锁拿着几个衣衫褴褛的小贩朝他们走过来,其中几名队长模样的士兵,肩上担着,手里拿着,大筐小篮的蔬菜水果,以及一些手工玩意,外带几把破旧秤盘坨子,显然都是这些个小贩平日谋生的物事。

  凌宇洛心中一动,拉了吴风率先闪在一旁,那御神卫的弟兄们也是纷纷避开,散在街道两边的人群当中,眼见众人锁着小贩,推推搡搡而去,只听得人丛中
  

御宅屋最新地址http://www.yuzhaiwu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