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分卷阅读153

    ,又补上一句,“我不欺负你,我就想跟在山上那会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就是欺负她,她也没有意见啊!

    凌宇洛偷笑一阵,想到他最近身心疲惫,压力巨大,不由得心软,低声道:“你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齐越又惊又喜,轻轻抱起她来,小心往里面挪了一点位置,转头灭了烛火,再坐了下来,在她身边侧身躺下,屏住呼吸,双手环上,颤声道:“洛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凌宇洛低低应了一声,任他欺身过来,在脸颊上肆意亲吻,心中有些激动,也有些期待,哪知齐越亲到唇边,便是止步不前,一声叹息过后,身躯平躺下来,胸口起伏,微微喘息。

    “齐越……”凌宇洛张了张嘴,伸出手去,手到半空,被他轻轻抓住,按在那坚实的胸前,掌下汹涌激荡的心跳声惊得小手轻颤,想要缩回,却是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齐越,你,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静寂的夜里,她的声音,带着那么一丝可怜兮兮的味道,半是清纯,半是魅惑。

    “叫我越……”他侧过头来,眼眸在黑暗中微微闪光。

    “越……”凌宇洛顺从叫了一声,大着胆子,轻声问道:“你是不是想要我?”

    齐越怔了一下,笑道:“我的洛,怎么就那么可爱,这个话,实在不该女孩子来问的。”

    凌宇洛哼了一声,道:“男女平等,一视同仁,有什么谁该谁不该的,既然不想,那我可睡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只觉得手上一紧,他的气息,迎面扑来:“我想,我怎么不想,我每晚都在想,每晚都会去院子里冲冷水,每晚做梦都是梦见我们成亲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何……”为何只牵着她的手,而不是抱着她的身子?这个现代人的灵魂,对于这水到渠成的男女之事,却是全然接受,只要他手指一动,她自然不会有半分抗拒。

    “不为何,方才相岔了,想对你做些坏事,现在已经好了。放心,我一定等到我们的洞房花烛……”齐越在她额上轻吻一下,道:“放心睡吧,我只抱着你,不会乱来的。”

    凌宇洛听得他说,心里既是欣慰,又隐隐有些失望,自己的魅力怕是有些问题,要想献身,还献不出去,实在是没有面子!臭冰山,怎么就那么迂腐,那么固执!

    齐越沉默一阵,又轻声道:“方才听你们在说我母妃……”

    凌宇洛点头,道:“我有些好奇,不知她是怎样的人?”

    齐越微微一笑,柔声道:“我母妃是极好的人,温柔贤淑,睿智明理,你们一定会相处得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寥寥几句,儿子对目前的敬爱与仰慕之情溢于言表,直把她听得心思动荡,真不知是怎样一名女子,才养出如此出色的儿子。

    “睡吧,睡吧,我在这里,一直陪着你,哪里都不去……”齐越揽她入怀,轻轻拍着,声音动作都极是温柔,不知不觉,便是迷糊睡去了。

    这一觉,一直听着他那沉稳的心跳声,睡得无比踏实。

    朦胧中,隐约听得有人低声说话,过不多久,又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睡得心满意足,终于幽幽醒转,尚未睁眼,便是伸手去摸那身边之人,口中软软出声:“齐越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的位置已经空空如也,清冷一片,哪里还有人在。

    不是说陪着她吗,结果却是又悄悄走了,乱许承诺,可恶的家伙!

    低咒一声,睁开眼来,眼前的情景,却是吓她一跳。

    一位衣着华贵,慈眉善目的美貌妇人,正静静端坐榻前,目不转睛看着自己,已经不知道来了多久!

    揉了揉眼,忽然醒悟过来,心中慌乱,撑起身子便要行礼:“参见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林妃伸手扶住,淡淡笑道:“越儿说你有伤在身,就不必多礼了。”那嗓音轻轻柔柔,如同玉石相叩一般好听。

    凌宇洛抬眼看去,只见她年逾四旬,相貌清秀雅致,气质雍容大方,确是一等一的美人,齐越倒是有几分与之相象。想到齐越,心里就窝火,自己还没有心理准备,怎么就让他母亲过来了,而且还是在自己熟睡的时候,不知刚才在睡梦之中有没有流口水说梦话?

    凌宇洛坐起身来,见着她探究的目光,低声道:“娘娘今日前来,不知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专程为你而来。”林妃不待她说完,便是打断她道。

    凌宇洛没有说话,只待她道出下言。

    林妃朝那床榻扫了一眼,目光落在她的胸前,久久不去。

    凌宇洛低头一看,这才发现胸前的衣带不知什么时候散开,酥胸若隐若现,微微红了脸,赶紧伸手系好。

    林妃收回目光,问道:“听越儿说,你当年女扮男装,与他们师兄弟几个一起同门学艺?”

    凌宇洛心中隐隐不安,不敢多等,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林妃点头,又问道:“你父母双亡,在上山之前,以何为生?”

    凌宇洛背脊一挺,清楚说道:“我与表哥相依为命,做小工,当小贩,乞讨,什么都做过。”

    林妃闻言,眉头微皱,道:“我在皇上的寿宴上见过你,那个领舞的少年,是你吧?”

    凌宇洛坦然答道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林妃微微点头,目光移开,却是看向床榻边上。凌宇洛随她看去,那里是一叠折得整整齐齐的衣物,银光闪耀,正是她那身御神卫的服侍,上回在星月宫手上,肩部划破一处,今日荷叶才配齐所需银线,缝补得当。

    林妃看了一会,又问道:“你在太子殿下身边做侍卫,做了多久?他待你如何?没人怀疑你的身份吗?”

    凌宇洛如实回答:“大概有三个月时日,太子一直待我不错,我也不知道他是否怀疑过我的身份,不过那么些同僚们倒是与我关系甚好,不曾起疑。”

    林妃长叹一声,道:“你一个女孩子,辛苦学艺,四处奔波,还能做到这样的位置,实属不易,你放心,越儿会好好待你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便是站起身来,说道:“你好好养伤吧,我回宫去了,下回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凌宇洛张了张嘴,想要挽留,又不知该说些什么,只得在榻上勉力行了礼,喊了一句:“恭送娘娘。”

    房门轻轻关上,心头亦是一阵冰凉。

卷三 倾世之恋 第八章 骤然变天

  经过数日准备,祭天大典终于如期举行。

  这祭天大典,从金耀建国之始便已形成,帝皇为了表彰自己 功德,封禅雄伟高山,向上天呈表递文,实乃国家盛世。

  这一日清晨,晨雾初聚,气候凉爽,大队人马朝着京郊玉龙
  

御宅屋最新地址http://www.yuzhaiwu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