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分卷阅读163

    清楚,这是刀痕,哪里是被谁咬的!你这小手,借题发挥,就是怪我一直忍住没去见你,是不是?”

    被他识破奸计,凌宇洛也不在意,靠在他怀中,##道:“人家说,郎心似铁,这话真是一点不假!”心中却是疑惑,他的手上,怎么会有如此多的刀伤?

    齐越笑道:“皇上一心想看我实#,大事小事尽数抛给我,我每日从一早忙到深夜,到得纪府,你房中已经是灯火熄灭,我怕被你干爹干娘追打,只好忍住,站在你窗处吹冷风,还淋了几场雨,你这没良心的家伙,却在屋中呼呼大睡!”

    凌宇洛听得此言,却是瞠目结舌,半晌,才喃喃道:“我就说经常听得有人在我窗外皮叹气,还以为是做梦,竟不想是你,你这傻子......”

    齐越叹息:“不错,我真是个傻子,当时不觉,今日一见,却好生后悔——”低头下来,寻觅那娇艳欲滴的樱唇,“我想了那么久,念了那么久,这回你该好好补偿下我了......”

    凌宇洛感动不已,正欲迎上,忽然听得远处一声钟响,心中一动,推开眼前男子,自己也是随即跳开,不迭道:“不行,不行,今日花了一个早上时间,好不容易弄成这样,马上宴会就要开始了,你这一口下去,我却是去哪里找胭脂水粉来补妆!”

    齐越空手而立,又好气,又好笑,道:“吃一口胭脂有什么关系,照你方才所言,整个人都是被我吃干抹净了的!”

    凌宇洛耸了耸肩道:“你明知那是骗人的,不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来实......”齐越沉吟着,忽又笑道:“等下宴会之上,我要好好努力,争取把这个早日变为事实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仍是凑近过来,在那有丝潮红的小脸上偷得一香,低语道:“我先去了,你自己小心。”

    凌宇洛点头,目送他出了院门,那翩然而去的挺拔身影,却是如同印在了心里。

    看了一阵,转头过来,却见荷叶立在阁楼下掩嘴偷笑,啐她一口,随之回了阁楼,在厅中坐着怀想一会,忽然听得外章有人高声唱道:“传安平郡主去御花园候驾!”

    哦,那金玉盛宴,马上就要开始了......

卷三 倾世之恋 第十二章 金玉良缘

    随荷叶出了明月阁院门,见得近旁左右阁楼之中亦是分别出来两人,朝那御花园方向款款而去,一名紫衫少女,妩媚夺目,一名绿衣佳人,温柔动人,荷叶放慢脚步,轻声说道:“这穿紫衣的美人,是当朝一品大人简修的千金简翠屏,后面穿绿衣的美人,是来自岷南王府的兰颐郡主。”

    凌宇洛点了点头,见得前方院落不断有妙龄女子从中步出,个个精心装扮,如花似玉,冷笑一声,道:“这做皇帝,当王爷的人,真是艳福不浅,众多美人慕名而来,届时左拥右抱,好不自在!”说罢,便是叹道,“荷叶,我真是不该来的!”

    荷叶吃了一惊,忙道:“小姐说什么泄气话,奴婢仔细看过,那些所谓美人,没有一位及得上小姐的美貌与性情,王爷的正妃,非小姐莫属!”

    凌宇洛摇了摇头,道:“你不懂,什么正妃侧妃,我都不稀罕,我在意的。只是他这个人……”这个人,位置却是越坐越高,想到这里,不禁幽幽叹息。

  “这位妹妹,好端端的,却是叹什么气?”说话间,一名黄衫女子从身后走了过来,容貌秀丽,姿态大方,一双星眸闪动不止,像是会说话一般,整个人看起来十分友善。

  凌宇洛微微侧头,荷叶就在耳边低声说道:“这是方才提到过的柳如烟小姐。”

    哦,是那位柳大学士的千金,凌宇洛点了点头,正要开口,忽然面前人影一闪,先前见过那名身着粉衣的董寒香匆匆过来,傲气十足,指着自己道:“你就是那新近册封的安平郡主吗?怎么和画像上面一点不像,竟然长得这么……这么……”那一个美字,怎么也不肯说出来。

  凌宇洛淡淡一笑,问道:“怎么,董小姐见过我的画像?实在不应该啊,这画像是在皇宫之中,只当今皇上与亲王才可得见,又怎会流传宫外?”

    说罢,故作不解状,静静看着她,只见那董寒香咬牙切齿,搅动着手帕,却是呐呐无语。

  呵呵,这董美人,想必是在宫中养了眼线,见过自己的画像,原本并不当回事,如今得见真人,显然有些慌神,生怕自己抢了她的风采,却不知她到底是中意皇帝,还是其他几位王爷?

  见得气氛不对,柳如烟浅笑吟吟,过来拉住凌宇洛的手,说道:“早就听说安平郡主深受丞相喜爱,今日一见,真是名不虚传,美丽非常!”说着,又将那神情尴尬的董寒香一手拉了过来,笑道,“董妹妹是个心急之人,郡主也莫要责怪,我们几个今日能够进宫面圣,这阁楼也是住得相邻,想必这便是缘分,这缘分之事,实在妙不可言,说不定哪,这宴会过后,咱们兴许还能成为好姐妹,一家人呢!你们说,是与不是?”

    果然是大家闺秀,说话处事长袖善舞,游刃有余,凌宇洛表面笑笑,心中却道,一家人?自己可没那个福气!

  一行人进了御花园,由太监过来带路,仍是去了那碧波荡漾之处。

  上回着重看人,这回却是仔细认景,只见四周树木葱郁,香气氤氲,这早春时节,乍暖还寒时候,池边一丛丛迎春花如羽垂挂,纤枝婆娑,淡雅素妆间,点点金黄。

  前方一处宽阔平整的广场,方圆约莫数十丈,朝南主席上一前一后设了两排座位,前面五位,后面四位,看样子,应该是那皇帝与王爷们的位置,不过这选妃男子实是四名,多出来的几个座位,不知有何用?

  再看底下,两边各有八个座位,不用说,这就是进宫赴宴的美人们的座位了。

  根据桌上立着的名牌,众人纷纷入座,纪铮是当朝丞相,这安平郡主又是新皇亲自册封,凌宇洛自然是坐了右方首席,那宫女荷叶就立在身后侍候,落座之后,左右目光各异,或惊诧,或猜忌,或嫉妒,除了那柳如烟,望着自己,眼波流动,十分和善。

  一旁的宫女奉上茶水,又坐了一炷香的时间,才听得有太监唱道:“皇上驾到!”

    众人赶紧起身,跪拜在地。

  齐愈神情淡漠,缓缓而来,齐越与他并肩而行,却是唇边含笑,身后另有两名气度不凡的年轻男子,便是那一同选妃的两位异姓王爷,桓王与辰王。

  一帝三王尚未近座,太监又是唱道:“太妃娘娘驾到!”

    太妃娘娘?偷偷瞟了一眼那不远处被宫女太监簇拥而来的几名雍容华贵的妇人,醒悟过
  

御宅屋最新地址http://www.yuzhaiwu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