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分卷阅读210

    

  凌宇洛有丝不以为然,却也不说什么,既然是他房中的物事,便是随他去吧。

  这一日之后,两人的关系,总算是又有了丝丝热气,缓和不少。

  忽忽又是两月过去,草木吐绿,万物复苏。

  在此期间,金耀皇帝齐愈终于下令大军开出,奔赴西北边关,经过辅政王齐越大力斡旋,仍有威猛善战的镇北将军许浑担任主帅。

  金耀大军谋划操练已久,依仗魔域一天堑,占尽地利人和,起初几次小型战役均是告捷,击退火象军队,捷报频频传回,朝堂上下一片欢欣喜色。

  这日,齐越却是没有上朝,用过早膳之后,便是坐在案几前对着一卷羊皮卷的物事,不时在上面比比划划,指指点点。

  “今日怎么不进宫议事?”凌宇洛醒的稍迟,慵懒起身,一边梳头,一边随意问道。

  “西北边关连降暴雨,山道塌陷,军中送来魔域岭最新的地图,皇上转交给我,让我重新布置防线,五天后送回,这几日,我就是不眠不休,都是必须完成。”齐越抬起头,朝着她笑道:“不用管我,你自己忙去吧。”

  凌宇洛点了点头,用膳之后,便是去园中散步,练了会功,充实忙碌,又是一日过去。

  夜里,躺在他的怀中,正是昏昏欲睡之际,却听得他沉吟一阵,柔声道:“洛,前一阵听说你身子好了许多,母妃时分高兴,你看,等她老人家这次从老家回来,哪日我们一同过去用膳吧,再怎样都是一家人,哪有一直不见面的道理……”

  凌宇洛身子一僵,没有说话,该来的始终要来,问题一直都摆在那里,只不过,自己一味回避与无视,不愿去面对罢了,冷战那么久,逃避了那么久,已经到了极限,这数日的宁静与美好,又将被打破了。

  齐越将她搂得紧些,又轻声道:“我明白,你与母妃之间一直有些误会,但不管怎样,尊重与孝顺长辈,总是没错的,答应我,跟母妃好好相处,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,好不好?你们两个,都死我这辈子最爱的人……”

  感觉到头顶上的殷切目光,眼眶生热,轻轻点头,惹得他一阵有一阵的轻吻,喜不自禁。

  见他如此,心底暗自叹气,也罢,过了这么久,伤疤一好,痛楚也就淡忘了,往事不要再提,一切且向前看,日子总还是要过下去,从今往后,她会更加小心谨慎,保护自己,只希望,那害人的心思,真的只是一念之差!

  到得第三日午后,齐越提前完成任务,看着面前那份做好的军事防卫图,颇为得意。

  “看你,天天熬夜,人都瘦了一圈!”凌宇洛帮他梳着散乱的长发,不禁埋怨道。

  齐越转头过来,朝她笑一笑道:“没事,只要你没瘦就好。”说着,却是回头过去,伸手将那图卷取了过来,随意浏览着,微微皱眉道,“这几日,王府的守卫却是要加强了。”

  凌宇洛奇道:“怎么不送到宫中去,让皇上亲自保管?宫中侍卫那么多。”

  齐越摇了摇头,道:“前一阵,为了确定大军主帅人选,以及群臣上书关于立后一事,皇上已经被吵得不厌其烦,实在不愿再管,索性一切交由我来处理,再说皇宫目标太大,放在我身边,我反而放心些。”

  凌宇洛轻轻笑道:“要不,把岚哥哥叫来,在王府暂住几日?”

  齐越瞥她一眼,道:“我可没那么傻,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……”

  这个醋坛子,准是又想歪了,凌宇洛暗自好笑,不经意朝他手中的图卷扫过一眼,却是有些怔愣,咦,怎么这样像?

  “这个是……”不由自主伸手过去,将那图卷接了过来,拈了拈质地,比一下大小,再看向那上面朱红与墨黑交错的线条与图点痕迹,真是很像,不过,上面的内容可就差得多了。

  齐越见她望着地图发呆,笑着解释道:“这地图,是用特殊材质制成,火烧不燃,水浸不进,辅以特制水笔绘制,不用刻意保存,便可经久无损。

  “真是个好东西!”将那图卷拿在手中,翻来覆去看了又看,张了张嘴,终于还是忍住没说,当年既然在薛神医面前许下承诺,自然要信守不变,即便是亲密如他,也是不可以告诉的。

  想了想,又小声道:“你准备把它藏在何处?安全吗?”

  齐越压低声音道:“自然是安心园中,你不用担心,我已经在房外设下师父亲创的天机奇阵,此阵只有除师父之外,只有我们几个师兄弟能够化解,外人不得指令,决计是进不去的。”

  凌宇洛把图卷抛回给他,气呼呼道:“师父怎么没教我这些,排兵布阵与奇门八卦,统统都没有,哼哼,真是偏心,我明明比你们聪明那么多!”

  齐越将之收于袖中,哈哈笑道:“你是女孩子,不需要懂这些,能够学些武艺强身健体,已经不错了!”

  凌宇洛哼了一声,道:“别小看女人,我哪日若是上得战场,指不定会把你们这些大男人打得落花流水,趴在地上直叫王母娘娘!你相信不?”

  “信,我淡然相信,不过——”齐越拉长声音,将她一把抱起,不住打转,一直转向床榻:“王母娘娘太老了,我更愿意叫你小仙女,我一个人的小仙女……”

  一夜过去,府中平安无事。

  齐越嘴上不说什么,眸光依旧,神态如常,只那手指并起,时而叩响桌面的动作,泄露了一丝异样情绪,此等大事,乃是关乎首次大战胜负关键,牵系着前方官兵身家性命,他,怎么可能不紧张,她甚至怀疑,如有可能,他会将这份军事防卫图亲自送往前线!

  又过一日,没有等来取图的将领,却是等来了多日不见的秦易之。

  他单独一人前来,神色疲惫,一身深蓝衣衫早已黯淡褪色,眼中却是炽热,尚未坐定,面朝齐越,沉声道:“老三,我有事相求!”

  齐越与凌宇洛对视一眼,都是惊疑不定,这一声老三喊得天恩心头一热,却不知他遇到了什么难事,师兄弟之间,竟然用上一个求字!

  齐越定了定神,说道:“二师兄不用客气,你的事便是我们的事,但说无妨!”

  秦易之叹了口气,方才说道:“我一路探查,几乎动用了风雷堡所有的力量,终于寻到了睿儿的下落,只差一点,我就可以将他带回……”说罢,深深凝望凌宇洛,却是满目歉疚与心疼,低声道:“我也终于知道了小洛所受的委屈,皆是来源于他,我真是,对不住你们两个!”

  齐越身躯僵硬,没有作声,凌宇洛摇了摇头,又道:“二师兄,不关你事,都已经过去了,我们已经忘了此事,你也忘记吧。”

  秦易之一阵黯然,半晌,又说道:“睿儿误入歧途,做错事情,实在是罪孽深重,不可原谅,但他毕竟是
  

御宅屋最新地址http://www.yuzhaiwu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