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分卷阅读240

    一阵,高声道,“要不这样吧,你与澈儿的婚事提前举行,大婚之后,你再带兵出发!”

    “皇上——”颜青呆了一下,赶紧抱拳道,“如此不妥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仅是不妥,而且是大大的不妥!”一个低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。

    “澈儿?”端木清远循声看去,只见端木澈一身宫装,漫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端木澈站定之后,却是不看颜青,只朝着端木清远正色道:“颜将军府中已有两名夫人,你为何不早告诉我?”

    颜青呆了一下,道:“澈儿……”

    端木清远皱眉道:“阿青一直未有娶亲,只有两名侍妾而已,这还是朕当年亲自赐给他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还是拜你所赐,这么说来,我还应该替颜将军感谢你?”端木澈冷笑道,“你可真是给我安排了一门好亲事,我这一过门,就是给人家当姐妹,哈哈,好生热闹!”

    “澈儿,这个事情不是问题,朕已经跟阿青说过了,在你过门之前,就将那两名女子休离,今后只有你一位正妻,不再另娶!”端木清远说罢,望向颜青不悦道,“你难道还将那两名女子留在府中的吗?怎么如此不干脆?”

    “臣……”颜青面露难色,叹气不语。

    端木澈气得握拳道:“你这个老头,真是可恶,凑合也是你,劝分也是你,你们男人,凭什么就能决定女人的命运?用过了,玩高兴了,就想撒手不管?男人,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,这话真是一点不假!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端木清远拍案而起,指着她道,“有你这样和父皇说话的吗?成亲之后,一定让阿青好好管管你!”

    “成亲?”端木澈挑眉道,“你们以为,我会甘心与人共侍一夫吗?告诉你,绝无可能。这个婚礼,没有了!”

    瞪他一眼,头也不回离开。

    “这个丫头,真是被朕惯坏了!阿青,你放心,她只是发发脾气而已,你别当真,赶紧追去,哄她两句……”端木清远转回头来,看着身旁挺直站立的男子,轻轻拍在他的肩上。

    颜青面色发白,急急行礼而去。

    端木澈一路疾走,不知不觉走到一处人工湖畔,湖边垂柳依依,花香袭人,湖中碧水微澜,深不见底,不禁倚着栏杆怔怔出神,心中说不出是悲,是恼,还是别的什么。

    默默看着底下的湖水,忽然想起一句词来,那便是,落花流水春去也,天上人间。

    颜青,他今年已经三十二岁,身份不凡,条件优越,又是正值壮年,府中有两名侍妾,实在正常不过,说到底,这也是两人定亲之前的事情了,自己拥有一个现代人的灵魂,自然应该想得通。

    可是,心中那个疙瘩,却是真实存在,难道今后,竟要接受这三妻四妾,雨露均沾的婚姻吗?若是如此,她宁可独身一人,自由生活……

    忽然之间,有些明白这个身子的娘亲的心思,那名唤兰若的女子,面对这宫中的荣华富贵,毅然远离,为的,也就是追求一份骄傲与不屈吧?她半生孤苦,换来的,却是端木清远的终生不娶,永世追忆。

    不,这样的结果,也不是自己想要的,自己不会学她那样固执,事情已经发生,却绝对没到不可解决的地步!

    身后有着微微颤动的气息,不用看,也知道是他追来了。

    没有回头,只是保持原有姿态站着不动。

    颜青大手过来,伸向她的肩膀,刚一触及,感觉她身子一僵,又轻轻收回,低声道:“澈儿,我不瞒你,皇上确实早跟我提过关于将丽雯与韵娘休离之事,我一直犹豫不决,未有最后决断——”沉默一阵,又道:“原本皇上将你许配给我,对你而言就十分委屈,此事一出,便更是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端木澈淡淡说道:“委屈之人不是我,是你那两位夫人,她们并没有做错什么,却要面临被休离的命运,我问过别人,在火象,这是女子一生中最大的耻辱。”更何况,他还是当朝大将军,那两名女子离府的生活便是更加惹人注目!

    颜青说道:“我这两年来在府中时日甚少,几乎没怎么理过她们,本来也有些歉疚,若真是将她们送出府去,她们往后的日子必定更加难捱,所以我一直下不了决心。澈儿,我对不起你,你取消婚事,我无话可说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长长的叹气之后,身后的热度渐渐散去。

    听得他的脚步远离,端木澈一阵怅然,心中又似烦乱,又似有着一丝轻松,怎么会这样?真不知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!

    一拳捶向那身前的栏杆,只听得嗖的一声轻响,湖面金光一闪,顿起涟漪。

    真是倒霉,端木老头送的那只纯金臂环竟是算准时机,忽然松了扣环,随着自己方才的动作落进湖中。

    端木澈低叫一声,俯身下去,只见湖水深幽,哪里还看得见踪影。

    暗自懊恼一阵,便是举目四望,夜幕降临,周围不见一名太监侍卫,却不知那尹方是否会水?

    转眼之间,面前阴影笼罩,却是颜青听得声响快步走回,蹲下身来:“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端木澈咬着唇道:“掉了只臂环下去,我这就去找尹方来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却见水花四溅,颜青已是扑通一声跳下水去。

    “哎,你……”端木澈叫了声,就见他一个猛子扎下去,立时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,湖面渐渐平静,天色也是愈加昏黑了。

    端木澈等了一会,始终不见他冒出头来换气,又不知水下情形如何,不免有些担心,低低喊道:“颜将军,颜将军……”对那侍妾之事,仍是介怀,这称呼也是生熟起来。

    唤了数声,那人便如一块大石一般,就此一沉不起,半天不予浮出水面。

    端木澈有些急了,又是一声大叫:“颜青!你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湖中仍是没有任何动静,尹方也是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那颜青,被水鬼缠住了吗,真是该死,她的水性可是一点都不好!

    端木澈诅咒一声,除去鞋子,也是扑通一声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哗,想不到这湖水就是寒冷如斯、

    泡在水里,有丝异样的感觉,这场景有些熟悉呢。

    心里怦怦直跳,憋了一口气,慢慢朝水底潜去,只觉得底下漆黑一片,什么都看不清,胡乱摸了几下,手臂突地一紧,纤腰也是骤然被人扣住,内心高度紧张之际,这突如其来的袭击,却是全然不备,挣扎间,呛了好几口水,神智渐乱。

    那人似是惊惶焦急,托着她飞快浮出水面,一步步上得岸去,将她
  

御宅屋最新地址http://www.yuzhaiwu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