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分卷阅读249

    道:“知错,我愿意接受任何处罚。”

    颜青道:“军纪如山,不求永远无人犯规,但求事事按记惩处,不予假借。执法校尉,将端木澈拖出去,处以军棍三十,禁闭半月!”

    “大帅!末将情愿代为受罚!”

    “将军,让属下代为受罚!”

    贺立翔与尹方大惊,不约而同,立时抢出,底下众将也是纷纷求情。

    颜青摆手道:“这是他咎由自取,本帅心意已决,尔等不必相求。”

    “大帅,少住体弱娇贵,不能与寻常士兵相比,大帅,大帅……”尹方急得大叫,正要奔过来,却是被端木澈一把拉住,喝道,“你闭嘴!回列去罢!”

    贺立翔几步过来,仓惶叫道:“大帅息怒,是末将带着殿下夜袭敌营的,处罚末将吧!”

    颜青不为所动,沉声道:“执法校尉,处罚行刑!”

    那执法校尉无奈,只好带着端木澈走出营帐去。

    等到众将奔出,端木澈已经俯在地上准备受邢,众多将士在一旁围观,那执法士兵见得颜青立在帐前,面色铁青,不敢迟疑,当即举起长棍,毫不留情,一棍一棍向她背上与臀上打去,只打得她外衫破损,里衣上已经浸出血来,却是忍住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众人面露不忍,尤其是贺立翔与尹方,心中痛惜,铁拳紧握,眼中已经是流下泪来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三十军棍打完,端木澈未运内力抗御,已经是痛得无法站立,被贺立翔一把抱了起来,咬着牙强自支撑,不准自己昏过去。

    执法校尉眼望颜青,只听得他又道:“颜青身为大军主帅,治军不严,监管不力,刑罚加倍,重重责打一百军棍!”说着跪伏在地,遥遥对着那边城城墙,脱下身上铠甲,露出古铜色的背脊来。

    众将却是面面相觑,一军主帅当众受刑,那当真是骇人听闻,大违物情之事。

    端木澈虚弱叫道:“不关你事……错只在我……你何必……”

    张延也是出声喊道:“大帅,万万不可……”

    颜青厉声道:“我一向言出必行,你们跟我多年,难道还不知道么?还不用刑?!”

    执法校尉含泪道:“是!执法士兵,用刑。”

    两名执法士兵躬身行礼,道:“大帅,得罪了。”随即站直身子,举起军棍,向颜青背上击了下去,这般一棍棍打将下来,拍拍有声,片刻间便将颜青背上与股上打得满是伤痕,血溅衣袍。

    这一下一下打着,颜青却是不住叫道:“下手太轻!你们两个早上没吃饭吗?”

    那执法士兵长棍紧握,加重力道,击打之声更甚。

    待到一百军棍打完,颜青背上已经是皮开肉绽,鲜血淋漓,张延与尹方想要去扶,却是被他一把推开,自己撑着站起来,眼睛忘向贺立翔怀中的端木澈,又是恼怒,又是心疼,嘴唇动了动,终是低声道:“贺将军,送殿下回帐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端木澈勉力朝他望了一眼,终于支持不住,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她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天色阴沉,黄昏来临。

    脑中尚有一丝眩晕,背上与臀部的痛楚便如火烧一般袭来。

    低吟一声,缓缓睁眼,发现自己却是趴在一处绵软的榻上,身下有着厚厚的被褥,周身药香浓郁,而背部却是一片清凉,凉意一直延伸到那娇臀之上。

    “醒了么?觉得怎样?”头顶上是颜青懊悔不已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青哥……我没事……”端木澈低低一笑,眼泪却是随之滑落。

    颜青摸着她的头发,轻声道:“我下令处罚,你可有怪我?”

    端木澈摇了摇头,道:“我自己做错事情,怎么会怪你……”忽然想起他所挨的那一百军棍,急道,“你呢,你有没有事?”

    颜青面色有丝苍白,摇头道:“我皮粗肉厚,不要紧,已经上了金疮药了,只是皮肉伤,过几日就好,这几天,便由张延暂代职务,兼管军务。”

    端木澈想起那十日之约,有丝了然,道:“怪不得,你与那齐越定下休战十日的约定,原来已经下定决心要自行处罚,却都是因为我……”说罢,眼圈通红,心中酸楚,又道:“青哥,我累及弟兄死伤,又累你受罚,我真是该死!”

    颜青点了点头,正色道:“你这回确实犯下大错!你是皇上唯一的子嗣,既然自封督军,又怎能任意出入城门,轻率迎战,还竟敢趁夜偷袭敌营!你可知道,若是被敌军俘虏,将是对我们致命一击!”

    端木澈垂下眼帘,咬住唇瓣,颜青又道:“你不比我,我从军十余年,长年累月在这边关驻守,这城里城外,平地浅丘,一草一木,我闭着眼睛都能说出来,所以我胆敢单刀赴会,出城迎战,因为我有十足的把握全身而退,而你——”

    怔怔看着她,眸中隐有惊疑:“澈儿,你练习空明神功已久,实在不该如此急躁,你到底是因为什么,要不顾一切朝那敌营而去……”

    端木澈身子一震,喃喃道:“我……我就只是想去看看……我也不知道为何……”

    擅自出城,是为了解救被围的贺立翔,是为了突发奇想夜间偷袭,哪里还有其他原因!

    是妈,真是如此吗,为何,心底一抹异样悸动,却是那般强烈存在,久久不去?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,在吸引自己,着了魔一般地前往……

    忽然之间,头痛欲裂,脑中似乎有千军万马碾过,一个声音低低响起,不断增大,狂乱叫嚣:你不是冲动,不是任性,你只是……  

    “啊——不——”端木澈双手抱头,凄厉大叫,外间人等听得声音,纷纷涌到帐边,意欲进入。

    “大帅,出了什么事,殿下如何了?”

    颜青按住她,一指点在她的睡穴之上,端木澈头一歪,便是昏昏睡去。

    “贺将军,尹总管,你们进来!”侧头唤着,同时扯过一张软毯,轻轻盖在那昏睡之人身上。

    贺立翔与尹方急急掀帘而入,一齐看向榻上之人,惊道:“她……怎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颜青蹙眉道:“她情况不对,似乎对那辅政王爷,本能地想要靠近……”

    贺立翔吃了一惊,道:“我就说嘛,她在荣城都是好好的,那么冷静自持,怎么到了这边城,就一下子变得冲动起来了!难道,她的记忆,正在慢慢恢复吗?”

    尹方看了颜青一眼,却是一声长叹,道:“少主当日在玉龙山下,中箭之前,对那辅政王爷,亦是情意深切,十分在意……”

    颜青面色凝重,思忖间,说道:“等
  

御宅屋最新地址http://www.yuzhaiwu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