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分卷阅读247

    叠叠的营帐,过了一座又是一座,他们临时起意,未着夜行服饰,身上盔甲光亮照人,在火光照耀下更是熠熠生辉,只行到一半,终于给巡查的士兵发觉,军中顿时击鼓鸣锣,立时有数人围了上来,其余军营却是寂无声息,毫不惊慌。

    好在身处联军军营之中,那敌兵生怕伤了自己人马,不敢放箭,只在营帐之间围追阻截,数十枝长矛竞相攒刺,贺立翔等人边战边退,敌兵却蜂聚蚁集,愈聚愈多。

    就在贺立翔率部迎战之际,端木澈却是手持长剑,招呼一干火凤卫,从大营另一侧悄然潜入,瞥见左首立着两座黑色营帐,想是积贮军备粮草之处,信念一动,与尹方低语几句,猛地窜了出去,各自抢过一个火把,分别直扑两营,徒地敌军赶来,人已是钻入营中,高举火把,见物便烧,顷刻之间,火头四起,噼噼啪啪烧将起来。

    那边贺立翔着急撤退,也是抢了火把,到处放火,更在无意之中烧到一座马厩,登时战马奔腾,喧哗嘶鸣,如此一来,联军大营却是大乱,无数将领纷纷冲上前来。

    端木澈一声长啸,喝道:“撤!”

    自己施展轻身功夫,一路飞奔,身后火凤卫紧紧相随,过不多久,贺立翔一行也是奔将过来,其后马蹄铮铮,却是大队联军骑兵追至而来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,我们奇袭成功,不必恋战,夺了马匹,使劲朝城门冲啊!颜将军在城墙上等着我们凯旋!”贺立翔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说得真好,打得赢就打,打不赢就跑,这一回烧掉两座粮草大营与一座马厩,已经赚够本了,一定要平安返回!

    身后的联军骑兵转瞬而至,长矛利箭纷纷袭来,混战之中,尘土飞扬,几个来回,众人便被围在当中。

    这队骑兵先前在营中所见军士皆有不同,精钢铠甲,盔挂红缨,尹方率火凤卫抽出腰刀,一番苦斗,竟是抢不到马匹,才知道是遇到了劲敌。

    “保护殿下,向南突围!”那队精兵在贺立翔带领下,杀将过来,将端木澈挡在身后。

    只见那骑兵居高临下,箭雨一阵急过一阵,众人挥舞手中兵器,全力抵挡。

    贺立翔苦战一阵,长枪挑下一名骑兵,一推端木澈,叫道:“快上去!”

    端木澈呆了一下,跃上马去,尹方与一干火凤卫挥刀而上,挡住敌方骑兵的冲击,在侧翼开了一个口子,那一人一马瞬间冲了出去,前方既是边城方位,高大的城墙遥遥可望。

    见她脱险,剩下之人更是无所畏惧,羽箭嗖嗖之声四起,刀枪相撞得巨响,将士的呼喊,一起映入耳膜,中间还夹杂着几声凄厉的惨叫,端木澈心头一震,回头看去,只见一名火象精兵身中数刀,仰面倒了下去,那骑兵策马而至,将其踏在蹄下,后方,恶战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贺立翔带出的这队火象兵士,年纪也不过二十来岁,正是青春年少之时,这名士兵,昨日还在营中操练,此时却是倒在刀剑之下,永远都站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端木澈看得满目血红,面对这样真实的拼杀,残酷的战争,只觉得一腔热血已经燃烧到极致,若是今日自己独自逃走,剩下这帮好兄弟在此生死相搏,却与投降敌军没有任何区别!

    当即长剑一指,调转马头奔了回来,口中大叫:“要生同生,要死同死!”红杉如火,长剑胜雪,狂风一般杀向近前的敌军骑兵,一出手,带出凛冽劲风,便将左右两人的脖子活生生地斩断,一股鲜血冲天而起,洒落在脸上胸前。

    见得这殿下又冲了回来,一干人等又是叹息,又是激动,手中兵器不顾一切向对手博去,战不多时,又是互有死伤,对方兵力不断增加,己方的人数,却是越来越少了。

    忽然一阵鼓声,似是有人高唤住手,敌方骑兵的兵器忽然停歇下来,端木澈喘一口气,环顾四周,看向那一张张年轻刚毅的脸孔,看着他们疲惫却又极力支撑的身躯,看着他们身上淋漓的鲜血,只觉得心里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燃烧,真想大声喊出来。

    战争,为何要有战争!

    那金耀与水月,却是欺人太甚!

    心中悲壮莫名,抬头望去,天边却是曙光初现,朝霞招展,南北尘烟滚滚,马蹄之声四起,却不知来自何方。

    “澈儿!”身后一队彪悍人马旋风般率先驰来,以雷霆之势冲入,为首之人,正是颜青。

    颜青策马过来,使出天生神力,一根长矛左右挥舞,便是将那包围圈子扫得四分五裂,待得奔到端木澈身边,长臂一捞,便是将她拉到坐骑之上,只手扣紧,如释重负低叫:“谢天谢地,你安然无恙!”

    那围合的敌军骑兵眼见对方主帅率兵亲自来迎,皆是吃了一惊,纷纷眼望后方,那里,蹄声密密而来,有如骤雨,在一片炫目的朝霞之中,一骑冲开尘土飞扬,踏破日晖金光,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“是副帅大人!”

    听得那敌军骑兵大声欢呼,这来人想必是身份不低,端木澈情不自禁回首望去,远远地却见那人一袭白衣,座下是一匹墨黑骏马,在那一片青色铠甲之中,显得尤为醒目,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他……”

    听得头顶之上颜青一声低喃,端木澈心头一跳,不由问道:“这人是谁?”

    颜青面色凝重,直直望她,半晌,方才答道:“他……是金耀辅政王爷……齐越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人,就是那个令得端木老头一旦提起就是咬牙切齿的辅政王爷?

    心里有丝恍惚,眼前人影已经逼近,但见那人身上并无铠甲,却是玉冠束发,白衣裹身,面容丰神俊朗,气宇轩昂,神色却是清寒刺骨。

    来人一双俊目带着皑皑冰雪一般的冷意,如闪电一般射向端木澈,终于冷然开头:“小贼,偷袭之后,就想逃吗?”



卷四 火凤涅槃 第十二章 相逢不识

    那是一管清朗的好嗓音,因为夹杂了太多的冷漠,听起来却是丝毫不感愉悦,只觉得无法靠近,寒气迫人。

    随着嗓音响起,那人也是策马过来,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一瞥之下,端木澈发现自己方才却是看错了,那双俊目之中闪烁的眼神,岂止是清冷如雪,简直就是寒芒闪现的锋刃,凛冽之极,而令她更加吃惊的,却是他两鬓之间的那一缕白发,与那挺秀轩昂的年轻姿容绝不相称的白发。

    年轻力强,华发早生,真是好生怪异之人!

    再一细看,那面容隐隐有些面熟:“奇怪……他长得有些像萨郎……”

    那个萨郎略显阴柔妖魅,而眼前这人,却是更加俊逸杨刚,挺拔出众,不
  

御宅屋最新地址http://www.yuzhaiwu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