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分卷阅读261

    木澈随他目光看去,只见那黄沙漫卷之地,大队骑兵奔驰而来,后面是数不清的步兵阔步开进,一面银色大旗高擎入云,颜色灰昏黯淡,大旗下方,士兵皆为玄色铠甲,头盔无一佩戴,放眼望去,那额发之上,全是清一色的素白。

    天地之间,有一种悲沉的调子,蓦然袭上心头,如幻如真,心中满是疑虑,侧耳倾听,并非幻觉,却是从那不断开进的大军之中传来,从那士兵的胸腔之中迸裂而出,低低诵唱。

    “他们......在做什么......”无力喊出一声,只觉得自己也是胸闷难言。

    颜青没有作声,只是静静看着她,满目哀伤。

    “报!前方探子回报,说是联军副帅伤重不治,于昨夜二更之时离世......”

    颜青闻言一震,一把扯住来人的胸襟,怒声吼道:“当真?”

    那人吓得一颤,答道:“已经入了棺木,这金耀军队,便皆是喊着复仇的口号而来!”

    缟素加身......丧歌唱响......

    那个齐越,真的是死了吗?

    端木澈抚着胸口,只觉那撕裂的痛楚,又是狂卷而来。

    她怎会,为一个素不相识的男子痛彻心扉......



卷四 火凤涅槃 第十七章 同处一室

    天边,一抹红霞跃然而上,似是当日城墙下那漫地鲜血,嫣然如花。

    颜青心中大恸,听得城下号角吹响,便有联军骑兵开道,几个步兵千人方队从左右两侧攻上城来,记起自己肩上的职责,忽地拔出长剑,高声喝道:“防守——”

    火象将士纷纷就位,羽箭石块尽数朝那攻城的联军身上袭来。

    这一回,联军之中金耀士兵因为副帅身死,却是士气高涨,锐不可当,不论骑兵步兵,一个个形如下山猛虎一般,高喊复仇口号,疯狂攻城。

    颜青一面指挥全力防御,一面派出精锐骑兵出城迎敌,不想那痛失将帅的金耀军队悲愤异常,犹如拼命三郎,全是不要命的攻击,火象骑兵奔将过去,竟是抵挡不住,被冲击的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危急之时,城门再次开启,却是萨郎带领象兵站队,轰轰隆隆,出得城去,一声低鸣之后,群象便是朝着联合大军的方向猛冲过去。

    那两国联军面对这汹涌而来的巨灵之物,却是并不慌张,步兵有序退去,骑兵又自上前,此番迎战的骑兵却是数队重甲骑兵,个个手持铁弓,一挽顿成满月,显出超强的臂力来,搭箭上弦,那箭头之上不知抹了何物,在铁弓上猛力一划,俨然火起。

    端木澈本是颓然坐在城墙之上,哀伤莫名,此时见得那联军骑兵羽箭端头的点点火光,心中一动,啊的一声大叫,却是瞬间跳起,厉声大叫:“萨郎,回来,快回来!”

    颜青转眼奔了过来,惊道:“出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端木澈抹去眼泪,咬牙道:“都是我不好,我早该去看看他的象兵,却一直未有前往——”说着,努力回想自己当日被萨郎拉上象王顶上的情景,那象背上所披的甲胄,并非铁制,而是用......藤条编成。

    这腾甲,虽然比铁甲更加轻便,且以桐油浸制加固,其坚韧程度也不输前者,但是它却有一项致命弱点,那便是,不畏利刃,独惧火攻!

    那晚自己与萨郎在树林里相遇,离这树林不远之处,便是那象兵站队歇息的芭蕉林,而齐越,正是从那里查看之后,漫步过来,难怪,他会对萨郎说所谓外强中干的话,原来他对于这凶猛象兵,已经胸有成竹,想好对敌之策。

    而他重伤之下,拼尽全力返回联军大营,想必却是已经做好一切部署,只等今日一举反攻。

    眼见尘烟滚滚,耳闻杀声震天,双方都是竭尽全力,象兵已经冲入联军围合之中,却哪里撤得回来?

    颜青反应过来,令旗招展,又是派出几队人马前往营救,自己却是摇头叹息,眼中热泪盈眶:“他胆大心细,聪明绝顶,竟是想到火攻,真是难得,只可惜,这过来一探究竟,竟是......”

    这个人,心思如此缜密,却是真的死了么?

    “我不相信他会死,实在不能相信......”端木澈轻声说道,目光过去,眼望那城下混战的两军。

    方才那一排接一排的火箭,射中了不少战象,那巨大的身躯之上火光撼天,无力可消,顶上士兵迫于无奈,纷纷弃之而去,跳下之际,被联军步兵长矛相逼,死伤无数,而那巨兽被火烧得野性大发,不是相互撞倒,便是四处逃窜,这严密有序的阵型瞬间瓦解,混乱不堪。

    一番较量之后,这四百来头战象折损过半,只见那象王顶上之人静默不动,似乎已经出离愤怒,听得身后鸣金之声,却是惘然不顾,忽然之间,象王撒开四蹄,朝着那火箭射尽的重甲骑兵,又是猛冲过去,其余没有受伤的战象纷纷跟进跑动,整个大地都是随之颤抖。

    “该死!已经鸣金收兵,这个萨郎,却还在逞能,他到底要干什么!”端木澈怒不可赦,招呼一干火凤卫,直直朝着城下扑去。

    颜青赶紧随之跳下,挡住去路:“澈儿,你别去了,萨郎已经深入敌军腹地,任谁都冲不过去,你放心,他熟知这群象习性,应该能安全返回的!”

    端木澈低吼道:“他知道什么!大象尽管巨大威猛,弱点却是十分明显,除了这自身甲胄畏火之外,它亦有天敌......”

    生物书籍上曾经读到过,大象虽是陆地上体态最是庞大,力量最是巨猛的动物,却是唯独惧怕狮子。

    不过,这战场之上,战机稍纵即逝,就算齐越能够想到,却哪里有时间去驯化一批狮兵出来,这显然不能成立。

    稍微安慰了一下,当即按下冲动,随颜青返回城墙之上,朝下看去,远方联军骑兵忽然退开,几副巨大的图像运到阵前,远远望去,心中便是猛地一沉。

    那图像凶猛雄壮,栩栩如生,不是狮子,却是什么!

    好个齐越,竟然连这个都想到了!

    象兵冲去,猛见只只雄狮严阵以待,却是如临天敌,调头就跑,任凭顶上士兵怎么鞭笞也不回头应战,实在是深受威慑,实力大损。

    正当此时,却听得联军鼓声又起,那队重甲骑兵骤然变换队型,弃去手中铁弓,却是从腰间刷刷抽出精钢长刀来,青光闪耀,照亮了彼此庄严肃穆的面容,面对那已经胆怯的群象,吼声震天:“为王爷报仇!为王爷报仇!”

    吼声过后,便是朝着那缓慢跑动的象群,如离弦之箭一般策马追
  

御宅屋最新地址http://www.yuzhaiwu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