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分卷阅读272

    我的洛,你快些醒来,快些醒来,我已经支撑不住了,快醒来吧……”

  昏睡间,彷佛有一只略显粗糙的大手,在脸颊上轻抚,温暖而柔和,令人心生眷恋,微微睁一下眼,尚未看清面前之人,已经是喃喃喊出:“青哥……”

  那只手在脸上顿住,慢慢滑落,接下来,便是一片静寂。

  又不知睡了多久,怔怔醒来,榻前一名军医打扮的男子正在为她号脉,此时正转头过去禀道:“王爷,这位夫人只是受些惊吓,体质虚弱些,并无大碍,倒是王爷的伤势……”

  齐越摆了摆手,忽然见得她微微睁开的双眼,呆了一下,便是一个箭步过去,惊喜叫道:“洛,你醒了……”

  端木澈皱了皱眉,甩开他伸过来的手,慢慢坐起身来,道:“一会儿要烧我,一会儿又要放我,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  齐越摇头道:“那只是樊子奕逼大师兄就范的意图,跟我没有任何关系,就是尹方不来找我,我裹好伤之后,也是会去救你的,却没有想到你竟然真是……”说罢,握住她的双肩,急切叫道:“洛,我是齐越,是你的越啊,你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吗?”

  端木澈看着他放在自己肩上的 手,眼中一阵厌恶,道:“男女有别,我是颜青的未婚妻,副帅大人请自重!”

  “你不是!你是我的妻子,是我明媒正娶的王妃,凌宇洛!”齐越低吼一声,眼中已经是落下泪来,“都是我不好,是我该死,让你受那么多苦,不过现在好了,终于找到你了,我会好好补偿你,再不会跟你分开,除非我死!”

  “你是说,你一直在找的那个王妃,就是我?哈哈哈……”端木澈实在是忍受不住,狂先出声,“齐越啊齐越,你实在是诡计多端,你用诈死之计将我与青哥骗来,将我囚禁,这会又编出这样的谎言,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那么好骗吗?对不起,做你的王妃,我可没有那个福气!”

  “你是凌宇洛,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!”齐越喘一口气,道:“你的眼神,你的动作,你说话的语气,都跟他一般 模样,先前我还以为正是你与她心性气质如出一辙的原因,才让大师兄对你爱屋及乌,与你谈婚论嫁,却疏忽了,你根本就是她!”

  “齐越,你是被我刺了一剑,脑子糊涂了吧,这指鹿为马的话,你也说得出来!”端木澈对他的话,哪里肯信,虽然自己是失去了记忆,但是怎么可能是他的说明王妃!

  “这不是指鹿为马,这是事实。”齐越望着她,半晌,方才一字一顿道:“洛,跟我回楚京去,我会让你想起来的。过去我对你不起,今后,我们重新开始……”

  楚京?去金耀的都城当人质?打死她都不干!

  “我不去什么楚京,我不会离开火象的,你先前不是说看在颜青面上要放了我吗,你是军中将帅,说话要算数!所谓朋友妻不可欺,颜青是你大师兄,他的未婚妻,你便更不能……”

  话音未落,已被他厉声打断:“你不是!不是!你是我的妻子,怎么能再嫁他人!”

  端木澈瞥他一眼,道:“我是端木澈,不是你要找的人,我的婚姻我做主,你没有资格去管!我爱青哥,我一定会嫁给他的!”说罢,正要起身,忽然一股劲风袭来,却是齐越飞速点了自己穴道,一时又气又急,叫道:“齐越,你这个小人,我是青哥的人,你敢碰我!”

  齐越满目血红,勉力扼住心神,缓缓道:“你是我的妻子,这事无法更改的事实,任何人都不能阻拦我带你回家。”

  见她咬唇不语,忽又说道:“你的火凤卫还在樊子奕手中,我胡保证他们周全,金耀军队从即日起,全线撤回魔域岭,我已经向你父皇修书一封,休战议和,若他还有什么条件,都可提出,而我,只要你、……”

  “你威胁我……”端木澈冷笑道:“你以为,你以这强硬手段逼迫于我,我就要甘心就范吗?”

  齐越咳嗽两声,喘息道:“我没有办法,我怕你再离开我,只要你留在我身边,其他怎样我都无所谓。”说罢,忽然眼光温柔,软下口气道:“你那一剑伤我不轻,我必须强自撑住,才能带你安全离开,否则我一旦倒下,这里的局势就要失控,我们先前曾经讨论过,关于我这辅政王爷死在边城的后果,金耀必定不会善罢甘休的!”

  端木澈楞了一下,朝他胸口看去,此时他仅着里衣,那伤患之处裹了绷带,果然已经渗出血来,应该是贸然运气跃上高台,扯动伤口所致。

  他若是伤重不治,自己落回樊子奕手中,处境的确要糟太多!

  当下叹了口气,道:“现在外间是什么状况?”

  齐越答道:“大师兄十分勇猛,沉着应战,此次联军攻城又是前功尽弃。”

  端木澈瞟他一眼道:“不是一直叫颜将军吗,怎么又叫大师兄了?青哥可不承认有你这个师弟……”

  齐越微微一怔,喜道:“我与他同门学艺的事情,你都想起来了?”

  端木澈淡淡答道:“听说了一些。”

  齐越点头道:“他与小翔对我积怨颇深,必定不会对你实言相告,也罢,以后我慢慢说给你听。你现在睡一会,我也歇息一下,等下我去找樊子奕交涉,然后带你离开这里。”语毕,盘腿坐起,自行运起功来。

  大概一炷香的工夫,便见他睁开双眼,缓缓站起,面色稍稍好看了一些,过来扶一下她的脸颊,随即昂首出去。

  这一等,又不知等了多久,才见得帐帘被一只大手掀开,齐越满面疲惫走了进来,见得她睁大眼睛望着自己,疾步过来,微笑道:“别担心,我没事,那几名火凤卫我已经救出来了,让尹方带回边城了,我金耀大军已经开始整队撤防,明日全线退至魔域岭,那樊子奕总算没有怀疑……”

  说着,又抹一下唇角,道:“今夜我可要守着你睡,免得你再弄个人来假扮自己,混淆视听。”

  端木澈知道他是说那潋滟公主的事情,不由哼道:“人家对你可是一片痴情,白送给你都不要,真是傻的可以。真不知你心里是怎么想的,放着这如花美眷不要,却来纠缠我这个妖人,我长得又丑,嗓音又难听,你到底看中我什么?”

  “你不丑,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子,你的嗓音,亦是我听过的最迷人的声音——”齐越盯着她的眼睛,低语道: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,当年宫宴之时,你吟过的这句诗,难道你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吗?”

  端木澈哼了一声道:“这么肉麻的东西,我怎么说得出来?齐越,你那王妃已经死了,你就不要再执迷不悟了,放我回边城去,我与青哥会感激你一辈子的。”

  齐越没有理她,只低头握着她的手,轻声道:“你不
  

御宅屋最新地址http://www.yuzhaiwu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