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分卷阅读284

    怒气未消,反手一爪朝他挥来,口中哇哇直叫。

    纪云岚按住它的猴爪,叫道:“好了!”这一下,运起天机门的内息,朝那猴儿腕上一捏,猴儿呼痛之际,身子软了下来,不再妄动,一双眼睛却仍是等着那人,吼叫不止。

    端木澈走过去,将那地上之人扶了起来,歉意道:“对不住了,我家猴儿不慎冒犯……”看清那人的样貌,不禁退后一步,罩在面上的衣衫也是跟着滑落,下面的话,竟是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天,这是怎样的一张脸,脸上几道狰狞伤痕,丑陋可怖,最长的一道,却是从左眉眉心穿过鼻梁,一直延伸到右边面颊之上,皮肉翻起,红白相间,可以想象,那凌厉的刀锋,毫不留情,将一张原本应该算得上是姣好的面容生生割裂,破坏到底!

    那人披头散发,浑身颤抖,盯着纪云岚怀中的猴儿,身子不住朝那门里缩去,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丑八怪,还不快回来收衣服,都给雨淋得湿透了,你让老子明天出门做工穿什么!”哐当一声,门被打开,一名五大三粗,面容猥琐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,根本不看一旁的两人,一个巴掌便是朝那刀疤女子脸上扇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刀疤女子惨叫一声,抱着头跌跌撞撞抢进门,那男子拾起门边的一只菜篮子,看着里面几棵青菜,顿时火冒三丈,怒骂道:“你这该死的贱货,把老子给你的钱贴给哪个贼汉子了,就吃这个,你让老子哪里有力气出去干活!”

    接下来,便是轰然一声,门被关得死紧。

    “果然……是她……”纪云岚喃喃念着,低头看着小白道:“她这副模样,你都能认出来,可真是个护主灵物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低头拾起落在地上的衣衫,却是已经裹了泥水,不能再用了。

    见雨点不歇,拢下端木澈的头发,牵着她又疾步回到方才那处屋檐下。

    端木澈尚未回过神来,轻声道:“小白,方才怎的如此凶悍?那女子可是它相识之人?”

    纪云岚愣了一下,正要开口,旁边的几名妇人已经是七嘴八舌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陆老二真是的,天天都要打他这个新讨的婆姨,听他隔壁的李嫂说,那院里从早到晚都是惨叫声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,哎,那女子脸上的刀疤实在不讨喜,看着吓人!”

    “别说,你们知道吗,人家以前可不丑的,生得美得很,据说还是王公大臣家里的小妾呢,不知怎的,流落到青楼去了,呆了大半年,给折磨得不成人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后来好像是被哪家员外赎了身,又做了小妾,风光了一阵,不过没几个月就被那原配夫人划了几刀,破了相,赶出门来了,正走投无路,被陆老二碰巧捡了回来,唉,真是造孽啊!”

    “真是可怜啊,看看她,再看看人家这位小娘子,真真是个人命不同!”

    几人叹息着,眼见雨过天晴,赶紧走出来,各自散去。

    “好了,雨停了,我们走吧。”纪云岚轻唤一声,牵了她继续朝前走去,临行之时,深深朝那方紧闭的院门看一眼,面色凝重,长长叹气。

    两人在街上兜了一大圈,忽然失掉了先前的兴趣,连猴儿小白都是变得沉默起来。

    “身为女子,也真是可怜……”端木澈想起方才那不成人样的一张脸,心头一颤,有感而发,“一生命运,却是操控在别人手中,身不由己,却是何苦?”

    纪云岚看她一眼,轻声道:“可怜之人,却有可恨之处……今日碰见,也许是天意吧。”

    端木澈眸光浮动,微怔道:“岚哥哥,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纪云岚摇头道:“没什么,你衣服湿了,我先送你回去换一身吧,我们等下再出来。”

    等下?等下还能再出来吗?很有些怀疑,不过衣服确实是湿了一些,面颊上也是有些凉意,应该是刚才追出去的时候给淋的,必须要回去了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,又随他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刚转过一条大街,就听得后面传来叫声:“等下!”

    一人从背后匆匆跑上前来,口中喊着:“王妃,纪大人,你们总算回来了!王爷从宫中回来,着急得不得了,起了追风出去,到处找你们!”却是王府之中的廖管家。

    纪云岚眼眸轻闪,牵着她的手却是没有放开,只淡淡说着:“知道了,我们这就回去,廖管家先行一步,让府中准备好干净衣物吧。”

    廖安叹一口气,无奈行了礼,急急而去。

    端木澈看着那背影,想着他那急躁不安的神情,呵呵笑道:“这个管家,却像是来抓奸的,真有意思!”

    纪云岚皱一下眉,却是没有应声。

    两人仍是一路慢走,过不多时,王府大门已经远远可见。

    正当此时,远处忽然传来一声低吼,铮铮的马蹄声骤然传来,那神骏异常的马儿旋风一般到得两人身旁,嘶叫一声,立时顿住,压抑的男声自顶上而来:“纪云岚,你干的好事!”

    抬眼看去,先入眼的是双焦急、怒气、释然、担忧等等情绪交织的眼眸,发丝缕缕纠结,身上朝服尚未换下,一个翻身跳下马,朝着两人径直奔来。

    纪云岚一步挡在前面,沉声道:“我们只是出去走走,你发那么大脾气做什么?”

    齐越阴沉着一张脸道:“走走?你长没长脑子,我前脚进宫,你后脚就带着人在楚京大街上招摇过市,还抱着小白!你生怕旁人不知道我王府之中新近住进了一名女子吗?!”

    纪云岚心中一惊,当即反应过来,低声道:“不错,我确实是忽略了。”

    齐越不再理他,敛了神色,朝他身后的端木澈伸出手来,软下声音道:“淋雨了吧,赶紧跟我回去换衣服,厨房里已经准备了姜汤,喝下身上就不冷了。”

    见得那修长有力的大手伸过来,端木澈朝后一缩,侧身避了开去,却是抱着小白,撇开两人,朝着王府大门走去,那里,几名丫鬟垂手站立,似是已经等候多时了。

    齐越垂下眼,面色更加沉郁,牵了马儿跟上去,纪云岚刚走两步,被他伸手挡住:“你自己回府去吧,这里不再欢迎你!”

    “我是来看澈儿的,跟你可没有关系!”纪云岚轻哼一声,突然正色道:“你猜我们方才在街巷里碰见了谁?”

    齐越没有理他,大步而去。

    “你相信天意吗,澈儿一回楚京,就见到了她——”纪云岚站在他背后,一字一顿,轻轻说道,“那个害得你们夫妻离散,家破人亡的人,如今正悲惨度日,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
  

御宅屋最新地址http://www.yuzhaiwu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