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分卷阅读288

    影不见,这才慢慢坐起身来,望了万四周,一时之间,只感觉脑中纷繁杂乱,理不清思绪。

    正整理衣衫,忽然见得面前一花,竟是齐越又折返回来。

    “你!”赶紧扯住领口,满脸戒备。

    齐越却是眉头紧锁,硬声道:“赶快穿好衣服,皇上又过来了......”

    这个齐愈,怎么一大早又过府来了?

    收拾妥当出得门去,却见王府之中热闹非凡,齐愈这回前来,不仅是带来大量奇珍异宝,补品圣药,还将太医院医术最好的几位太医尽数遣来为她诊治。

    几位太医一番详细检查之后,皆是摇头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的嗓子受损严重,能恢复到如今地步,已经是天降奇迹,微臣一时也想不出治疗办法,须得会同太医院所有医官,一齐商讨,再对症用药......”

    端木澈扁了扁嘴,心中暗自好笑,此时便相当于现代社会的顶级专家会诊了,还要开部级大会研究么,连天下第一名医薛明宣都没有把握的病症,他们再是绞尽脑汁,也是无用。

    那几名太医相互看看,方才说话之人又道:“至于这失忆之症,微臣却实在是无能为力,若是李太医尚在人间,或许以他的针灸神术,可以一试,只可惜......”

    齐愈生气站起,厉声道:“朕的太医院几十上百名大夫,都是当世医术最好之人,连个简单的嗓疾都治不好,真是没用!别用什么乱七八糟的理由来搪塞朕,朕给你们半月时间,想不出治疗的法子......哼哼,小心你们的脑袋!”

    “臣自当竭尽全力!”几名太医异口同声道,却是面色灰败。

    端木澈在一旁听得皱眉不语,也懒得说话,半月,就算给他们半年时间,只怕都是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齐愈应了一声,收敛神色,对着她柔声道:“朕昨夜想了一宿,突然想到你过去在御神卫当差的事情来,你在宫中呆了不少日子,对那些景致都是无比熟悉,朕在想,若是你去宫里走走看看,说不定能记起些什么来......”

    “皇上想带我进宫游玩?”端木澈眨了眨眼,有丝愕然,这质子待遇,还真是不赖。

    “不错,你是火象公主,是朕的客人,朕自然该带你去朕的皇宫好好游览一番,不过——”齐愈笑道,“不止是游玩,朕是想请公主殿下进宫小住些时日,不知殿下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齐越在一旁听得皱眉,当即反对:“不好!”

    齐愈挥手,止住他的下文,却是上前一步,对着端木澈温柔问道:“洛儿,你说好不好?”

    齐越冷声道:“皇上,洛就住在王府,哪里都不去。”

    齐愈没有理他,只是朝着端木澈,眼露希冀。

    端木澈怔了一下,看这那双沉稳之中隐露情意的眼眸,不由自主点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齐愈龙颜大悦道:“那好,明日一早,朕便派吴风过来接你,就住在......坤夜宫。”

    端木澈当即应道:“谢皇上,澈不胜荣幸!”

    “皇上,不妥!”齐越还要再说,齐愈已经是转过身去,朝着外间步出,似是喜悦之极,口中唤道:“起驾回宫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跪拜行礼,端木澈却是挺直站着,一双眼眸黑亮如星。

    眼见圣驾远去,齐越站起身来,朝她咬牙道:“你......你到底想要干什么?!”

    端木澈淡淡说道:“我想干什么,王爷还不知道吗?”斜睥他一眼,轻声笑道,“王爷千辛万苦将我带回楚京为质,这一番心意,澈定将好生回报......”



卷五 再生奇缘 第八章 酒后乱性

    午后小睡一会,刚起身,清儿就过来禀报,说是林太妃来了,正在厅中等候。

    想到早上与齐越因为进宫之事不欢而散,心底顿时明白了她的来意,不由暗地皱眉。

    “太妃娘娘,有什么事情,你让溶儿过来传一声就好了,应该是我这做晚辈的去看你,怎劳你每回都亲自过来,实在不合礼数!”

    林太妃静静做着,见她进来,微微怔了下,当即两眼放光,站起身来,握住她的手,激动道:“小洛,太好了,终于恢复以往的模样了,真美……”

    端木澈淡然笑道:“太妃娘娘才是真正的美人,我这模样,又算作什么。”

    林太妃牵了她坐下,仔细端详一阵,叹气道:“这面具能取下来,应该是好事啊,为何越儿还是那般闷闷不乐,比起前几日,竟更加消瘦了?你们两人,什么时候才能和好如初呢!”

    端木澈怔了一下,有些明白过来,原来齐越还没有告诉她自己进宫之事,她不是来兴师问罪的,却只是随意过来坐坐。

    见她低头不语,林太妃又说道:“小洛,我知道你已经不记得以前的事情,但是现在越儿对你如何,你应该看的很清楚,为何不试着接纳他?又何苦固守着一个敌国公主的身份,拒人于千里之外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妃娘娘,你别说了——”端木澈抬眼望她,清晰说道:“谁对我好,谁对我不好,我心里明白得很,我是火象公主端木澈,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。”

    “你,怎的如此固执!”林太妃骤然起身,见得她面色沉凝,知道再劝无益,便是长叹一声,携了溶儿回园去了。

    待她一走,端木澈也是轻叹一声,怔怔出神,明日就要进宫,那深宫内苑,比起这王府,只怕是一个更大的牢笼,想想便觉心烦。

    清儿在一旁听得清楚,扁嘴道:“王妃不是要进宫了吗,那可是无上的荣耀啊,还会叹气心忧么?心忧的,也就是王爷一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端木澈瞥她一眼,道:“你一直都是这么牙尖嘴利,爱管闲事吗?”

    清儿呆了下,声音低下去:“当然不是……”不知是想起了什么往事,竟是有些入神。

    端木澈撤回目光,摇头道:“每个人都有自己所坚持的思想,有自己要维护的人和事,我的想法,说了你也不会明白,随你怎么看我,我却是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清儿叹一口气,咬唇道:“不管是过去,还是现在,王妃的心思,奴婢一直都是不太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指望你能够明白——”端木澈想了想,又道:“只这半日时间,我呆在王府之中也是无聊,不知你陪我出去走走,看看这楚京城中的风土人情吧。”

    清儿执拗道:“王爷知道了,会怪罪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?我出去我的,干他何事?”况且他一大早匆匆出门,至今未归,不用说,也是追着那皇帝进宫去了,
  

御宅屋最新地址http://www.yuzhaiwu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