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分卷阅读293

    院中等候,面色十分憔悴,看见两人出来,略有惊诧,点一下头,沉声道:“走吧,我送你们出去。”

  端木澈也不说话,自顾自朝府门的方向走去。

  没走几步,清儿知趣放慢脚步,渐渐落在后面,成了两人并肩而行。

  齐越忽然停下脚步,叹气道:“若你是因为我那日行为不端,和我赌气才答应进宫去,我可以保证,以后没有你的同意,绝对不会再碰你。”

  端木澈继续走着,不为所动:“走吧,皇上还在宫中等着我呢,我答应的事情,决不食言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齐越咬了咬唇,几步追上,低声道:“进宫容易出宫难,你到底明不明白,皇上对你的心思,绝不是简单的相邀游玩……”

  端木澈侧头轻笑:“多谢王爷关心,我会为青哥守身如玉的……”

  齐越面色发青,再不说话。

  出了府门,一辆装饰华贵的玄金马车停在当前,前后均有银衣侍卫立在高头大马下方,整齐站立,阵势庞大。

  端木澈看得微微一怔,清儿在旁边解释:“这是当今皇上的御神卫。”

  “金耀皇帝的侍卫,果然是名不虚传。”端木澈点一点头,刚赞了一句,就见一名首领模样的男子走了过来,抱拳道:“吴风奉旨前来,护送公主殿下进宫面圣。”

  端木澈淡淡点头,轻声道:“有劳总管大人。”

  吴风微怔一下,并不表露,疾步过去,为她掀开车帘。

    端木澈并不看身后之人,有清儿扶着,弓身上得车去,但见车内宽敞,坐塌舒适,一片明晃晃的黄色,映入眼帘,不觉有丝眩晕。

  坐稳之后,便是朝车外镇定道:“总管大人,时辰不早了,这就起步吧。”

卷五 再生奇缘 第十章 宫苑深深

  马车行至宫门处,便予停下。

  有宫女过来相扶,端木澈摆了摆手,自行下得车去,望着前方迎面而来之人,行下跪拜之礼:“火象端木澈,参见陛下。”

  “公主不必多礼!”齐愈赶紧上前扶住,动作快得不可思议,看着眼前之人面上的薄纱,有丝错愕,继而笑道:“眉眼如画,暗香浮动,这一方面巾,真是用得恰到好处。”

  端木澈收回手来,淡淡笑道:“陛下过奖了,澈方才远远见得贵国皇宫,已觉高大巍峨,气势非凡,如今到了近处,便更是森严至上,无与伦比,实在令澈大开眼界。”

  “什么,朕终日居住宫中,竟不知有此等观感,只觉索然无味。”齐愈叹一口气,笑道:“此时方知,景致处处相同,只是人心不同而已。”

  端木澈瞥他一眼,只是淡笑:“陛下说得什么,澈不明白。”

  “现在不明白没有关系,以后公主就会明白了——”齐愈低声说着,目光一闪,唤道:“来人,先带公主去坤夜宫歇息,晚宴就设在明慈宫,朕要亲自为公主接风洗尘。”

  有宫女太监齐齐响应,一路领着去了。

  举目望去,这金耀皇宫占地极大,想必那坤夜宫离这宫门甚远,没走两步,便见得有双马并辔的宫辇停在前方,辇前两名宫女候着,一见过来,便丝拥着她上得辇去,马儿嘶叫出声,朝前驶去。

  宫内走马,那可是至高无上的荣耀,别人求都求不来,端木澈坐于其上,看着随行宫女敬畏艳羡的目光,不觉骄傲,,只觉无趣,随意问了两人的名字,便是微微闭眼,默然想着心事。

  也就半柱香时间,宫辇停下,端木澈下得车来,踏上殿阶,进得那坤夜宫中。

  这座宫殿,外间是三大间的开殿,内有独立庭院与阁楼,被宫人带着走进一件宽敞的寝室,四处看看,大到床榻家具,小到插花摆设,都是布置得相当雅致温馨。

  “这是什么?”桌上两只不大不小的紫檀木箱,并为上锁,随意打开一只,一瞥之下,不觉微微一怔,竟然全尸明珠美玉,金饰银花,不仅眼睛看得昏花,整个室内都是珠光宝气,璀璨耀目。

  “这些都是皇上赐予公主殿下的礼物。”那一旁的宫女秋月说着,伸手去开另一只箱子。

  端木澈阻住她的动作道:“不用开了,我对这些没兴趣。”

  齐越说得不错,这个皇帝果然心思有异,自己刚刚进宫,他便是送来这些物事,若是多些时日,却不知又将送她什么东西?

  那秋月以为她是不好意思,笑一笑,动作未停,将另一只箱子也打开来,却是些锦衣华服,绫罗绸缎,都是清一色的红色。

  端木澈看得心中一动,笑道:“真是让殿下费心了。” 

  在寝室之中休息一会,与那宫女春花和秋月温言软语,随意闲聊说话一阵,又取了几件珠宝赏赐下去,小半日时间,便是将这宫中的大致情形了解清楚了。

  皇帝齐愈生母在在他即位之前很早就过世了,是以这宫中并无太后,只风衣宫中住着几位太妃,都是已故太上皇齐天佑生前的嫔妃,其中一位身份尊贵的林太妃,也就是辅政王齐越的母妃,在齐天佑周年忌日之后,便是出宫随子同住。

  齐愈虽然年少,即位也就三四年时间,并没有广选嫔妃,后宫之中又名位的嫔妃,也就是一位贵妃,两位平妃,以及三位昭仪,据说都是在三年前所谓金玉盛宴之上由他本人亲自选出的,其中,最为受宠之人,是那位已经诞下公主的柳贵妃,余下的妃嫔,都是暂无所出。

  据说,这柳贵妃温柔贤淑,德才兼备,因为诞下公主有功,且其父又是贵为当朝大学士,一品大员,这样德才兼备,已经是内定的皇后人选群臣早有奏疏提议,只等齐愈点头册封了。

  到了晚膳时分,自己推说头疼,不予赴宴,不想那齐愈竟是闻讯而来,嘘寒问暖,关切备至,见她面色并无大碍,征得同意之后,便是将宫宴的地点改在了坤夜宫。

  夜色降临,宫灯高挂,坤夜宫的正殿之上,一桌精巧的宫宴摆上,无数宫女太监在一旁侍候着,在座之人,却只主客二人。

  此时端木澈面巾已然除下,一张俏脸在名艳的灯光下犹显娇媚,齐愈看得舒心,笑得开怀,有佳人陪伴,酒兴大发,几杯下肚,俊脸之上便是红光满面,喜不自胜。

  “公主,朕不是在做梦吧?朕盼这一日,已经是盼了太久了!”齐愈说罢,又是命人斟满酒杯。

  “只要陛下开心,是梦是醒又有什么关系呢……”端木澈浅浅笑着,想起一事,不禁问道:“陛下好生奇怪,那日在王府之中还将澈唤作什么洛儿,这会却是改了口,终于不再怀疑澈的身份了吗?”

  齐愈怔了一下,笑道:“那日是朕想错了,朕回宫之后,便是想明白了,你不是别人,你是火象公主端木澈,是朕嘴尊贵的客人!”

  端木澈挑一下眉道:“澈可听清楚了
  

御宅屋最新地址http://www.yuzhaiwu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