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分卷阅读297

    落,已经行至门外,险些撞上一人,亏得她眼疾手快,一把扶住,讶然道:“是你,你回来做什么?”

  这人,却是方才与齐愈一同前来的一名小太监。

  小太监行礼之后,讪讪道:“回公主,皇上命奴才过来问询意见,三日之后是寰公主周岁生辰,这生辰宴会,公主愿意在宫中举行,还是愿意娶京郊行宫狩猎游玩?”

  端木澈呆了下,笑道:‘既然是小公主生辰,自该由她的父皇与母妃做主,却来问我这外人作甚?”

  小太监没有抬头,小声道:“皇上执意要问询公主的意见。”

  端木澈看一眼园中的景致,随意道:“这宫中人工堆彻的物事太多,若要我说,自然是愿意娶行宫狩猎。”心中一动,问道:“这宴会,会有哪些人参加?”

  小太监想了一下,回道:“朝中王公大臣应该都在受邀之列。”

  端木澈点了点头道:“知道了,你且下去吧。”

  这个小太监,出现真是时候……

  来人走后,端木澈在园中徘徊一阵,便是唤来春花秋月,朝着那宫中太医院走去。

  这太医院坐落在皇宫北侧,离她所住的坤夜宫至少两里路程,自己倒是没有什么,却把那两名宫女一路走得气喘吁吁,暗自叫苦,见得她在前方健步如飞,也不好说什么,抹着薄汗紧跟不舍。

  端木澈听得两人声响,回头直笑:“你们两人,可真是笨。”

  待得转过一条甬道,却见那边匆匆走来两人,身着银白服侍,很是威武挺拔,远远见得是她,便是停下脚步,抱拳行礼道:“卑职见过殿下!”

  端木澈微微一怔,笑道:“总管大人,多谢你那日一路护送我进宫。”

  吴风眼光在她面上飞快掠过,低声道:“举手之劳,何足挂齿,卑职有公务在身,先行告辞!”

  端木澈看了一眼他手中厚厚一卷物事,微笑道:“总管大人慢走。”



卷五 再生奇缘 第十二章 曲终人散

  次日晌午过后,便听得春花过来喜滋滋过来汇报,说是楚京城门显赫位置俨然贴出皇榜,在全国范围内重金悬赏奇花冰川红莲,但凡持花进献者,赏黄金千两,良田万亩。

  “原来昨日路上碰见吴总管,他手中所持物事便是那盖有天子印玺的皇榜,据说除开楚京城中的几张,其余已经是快马加鞭送往各处城池,要不了多久,整个金耀就都知道了。”

  “是啊,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有了那红莲,公主的嗓疾治愈,指日可待!”

  “公主绝色姿容,再恢复甜美嗓音,全天下女子之中却是无人能及。”

  “那个时候,皇上不知道有多欢喜……”

  那春花与秋月,你一言,我一语,说得眉开眼笑,欢天喜地。

  端木澈见得她们俩那副高兴劲,淡淡一笑道:“八字还没一撇呢,瞎开心什么,都不知道那花儿还能用不,指不定早坏掉了。”

  秋月奇道:“公主难道见过这花?”

  端木澈摇头笑道:“我哪里见过,这花不是长在冰山上吗,冰山在两国边境,离楚京路途遥远,就算能摘下来,可怎么存放啊?”

  春花也是拍手道:“就是啊,这花要是蔫了,不知道还有效用不?唉……”

  秋月蹙眉道:“那可怎么办呢?”

  端木澈哈哈笑道:“怎么办,凉拌呗!我都不着急,你们两个又担心什么!”

  这皇榜贴出,少说也要十天半月才能有消息传回,除非他们在此之前已经到得金耀境内,依照尹方的忠诚与萨朗的性情,这样的可能性却是极大……

  想到那临近的寰公主生辰宴会,也就两日时间了,自己却是要送个什么生日礼物呢?

  自己此番来得楚京,也就只身上带着一枚火风令,其余什么都没有,连师父所赠的风吟剑,都被齐越搜了去,一路上在马车上也曾细细查找过,却是一直未见,当时是稀里糊涂,现时想起来,那马车下方应该有一暗格,正好藏放,这人心思实在是……细致。

  摸了下腰间,不由苦笑,再是投缘,也总不能将这火风令当作生日礼物送给这孩儿吧?

  想了想,打开齐愈所赐那箱珠宝,拨拉一阵,忽然眼前一亮,却是从中寻出一只精致的玉锁来,捏在手中,但见晶莹碧绿,小巧玲珑,不禁侧头唤道:“你们两个,睡的女红做得好?”

  秋月呆了下,答道:“春花姐姐的女红手艺在宫中是出了名的。”

  春花也是点头道:“奴婢在进宫之前,一直跟着娘亲学针指,奴婢的娘亲是当地小有名气的绣娘,奴婢的技艺也算是不坏的。”

  端木澈笑着将玉锁递了过去,指点道:“找一段红绳来,上方做成挂绳,或系在颈上,或挂于腰间,都是可以的,至于下面嘛,做一个喜庆好看的穗子,再配上一只小香囊——这样的所持礼物,也就蒙混过关了。”

  春花拿着玉锁比划一阵,应声而去,端木澈想了下,又唤住她叮嘱道:“孩子年幼,那香囊中别放什么气味浓烈的香料,以免闻着头昏,就放些味道清淡的干花好了。”

  秋月在一旁感叹道:“公主心思纤细,对寰公主真是上心,这爱屋及乌,皇上知道了,不值得有多高兴。”

  端木澈看她一眼,哼道:“我只是觉得这孩儿可爱,可不是因为她是谁的孩子,大人的事,跟小孩子无关的。”

  秋月撅了嘴唇还要再说,端木澈已是背过身去,摆手道:“别说了,随我到太医院去,我昨日所看的那本医术上有个问题没弄懂,憋在心里难受得紧,这回要去请教下王太医。”

  “奴婢实在不懂,公主怎么对那些医书如此感兴趣,再说了,公主千金之躯,身份尊贵,直接传王太医过来便是,何苦亲自跑一趟?”

  端木澈笑道:“你懂什么,这个叫不耻下问,凡事只有抱着诚心诚意,谦虚谨慎的态度,才能事半功倍,卓有成效!”

  当日齐愈一句这皇宫之中哪里都去得,却似是真的有所吩咐下去,已然奏效,这一路行来,宫人皆是恭敬行礼,侍卫也不予以阻拦,却如无人之境。

  进得太医院的大门,刚走进正堂,却见几位太医正在商讨什么,桌上亦是堆着一些医书典籍,那已然相识的张太医与王太医都在其中,一见她过来,稍微一惊,都是赶紧过来行礼。

  “几位大人不必多礼,是我打扰大家了!”端木澈看了看众人,面朝张太医笑道:“怎么,今日张太医没去王府诊病吗?”

  张太医拱手答道:“回殿下,王府之中派人送来口讯,说是王爷病情已有好转,欲在府中静养,不愿有人惊扰,是以下官也就不便前往了。”

  端木澈点头笑道:“王爷年轻力壮,也不像是体弱多病之人——”说着,摆
  

御宅屋最新地址http://www.yuzhaiwu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