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分卷阅读22

    “算你有良心……”影松了口气,心中高兴,围着他绕了一圈,借着风势将枝头明艳的桃花摇落了好几朵在成心宁肩头。

    秦川一年中要有一半时间被积雪覆盖着,而雪融去时色彩却尤为浓烈。笑月湖躺在碧蓝的晴空之下,围上清早的云霞一匹,波光潋滟,明艳欲流。影腾身翻过低矮的石墙,稳稳地坐在了墙头上。应氏抱着小娃娃坐在院子里晒太阳,旁边竹娘摇着拨浪鼓逗他,屋里年轻文士正教着镇上小孩儿念书,他诵一句,孩子们便跟着摇头晃脑地诵一句。童稚的声音一板一眼的,竟也十分可爱。

    影早就将三字经背熟了,看那些小孩被检查功课时磕磕绊绊地背诵,不免有些得意起来,坐在墙边晃荡着腿,将那孩子背不下的书接了下去。约摸到了正午时分,那些孩子们各自回了家去,心宁也一道走了出来,远远瞧见了影子,便走到墙边来:“没去玩儿啦?”

    影不高兴了:“你怎么晓得我是去玩了?我将你昨日临的书帖都背下来了!”

    “是、是,我说错了,你背背看?”成心宁笑道。

    影便将那兰亭集序背了一遍,只是说到“修短随化,终期于尽”时顿了一顿,看了一眼成心宁,跳下矮墙道:“哎,不背了不背了,没意思!”

    成心宁无奈道:“你啊。”

    影心中气闷,偏又不好同他说,干脆便说:“人家暮春时节都要出去踏青,你却成天呆在家中,也不无聊么?你不去,我自己去!”

    成心宁道:“记得回来啊。”

    影没搭理他,自散了行迹,又往笑月湖那边去了。才穿过那片茂盛的杉林,便见得湖边青石上盘膝坐着一人,可不正是那个姓段的?

    影心里暗道了一声晦气,正打算换个地方,便听得段非无唤道:“是阿景啊。”

    影懒得同他寒暄,又不好扭头走人,只敷衍地“嗯”了一声,自走到水边发呆。段非无刚打了会坐,这会儿收了功,见那影子瞧着比昨日要黯淡许多,便问:“阿景,你有心事?”

    影刚想呛他,可扭过头来,却又犹豫了一会儿,这才问道:“听心宁说人只能活一百年,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段非无微眯起眼睛,转瞬便已知他心中所想,当下便道:“自然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影心中微觉失望,又问:“那我呢?”

    “你是天地灵气所化,自然与天地同寿。”段非无道。

    “那等心宁死了,我还有好长时间要活啊……”影叹了口气,惆怅道。

    段非无笑了一下,道:“你在担心这个?阿景,我听说有种转移寿数的法子,兴许可以给你用用。”

    影眼睛一亮,问道:“什么法子?”

    段非无思索片刻,道:“那是许多年前偶然见到的,一下子也想不起来,要回襄州找找才行。”

    影刚想求他帮忙,忽的心中一凛,道:“你怎么突然这么好了?”

    段非无苦笑着一揖,答道:“前些日子我读到师父的一篇手记,才知自己看走了眼,阿景你并非怨气所化的鬼怪,而是天地灵气所育之影魅,又蒙成兄教化,我自然是没什么不放心,帮你也算积攒功德。早先我只怕你伤了人,多有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影哼了一声,到底露出几分得色,这时却又听段非无接着说道:“只是这寿数转移之类的道法,说不得要精深的修为才可支撑,我看你虽已开灵智,却未曾修炼过,怕告诉你也无用。”

    影偏了偏头,问道:“修炼?”

    段非无道:“是也,天道修行益处颇多,我观你根骨体质,若潜心修炼,不要十年便可化作人形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人形?我若修成人形,便可同心宁吃茶饮酒了吗?”影蓦地高兴了起来,“早年心宁还想教我写字,可我没法拿笔,便只好罢了……这倒好了!”

    段非无弯了弯唇角,道:“自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请道长教我修炼之法!”影连忙道,一时也忘了记仇了。

    段非无摆手道:“诶,你是影魅,修炼之法与我们人类不同。我需得回襄州仔细印证查找,才知那个功法最配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莫要诓我,一去不回。”影撇撇嘴,显然不太相信他的。

    段非无笑道:“那最简单,不如你与我同去吧!”

    影刚要应下,却又想起成心宁来,不由迟疑道:“我……我还须同心宁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段非无道:“也好,我明日一早便要走了,你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影装了一肚子纠结的心事,回去犹犹豫豫地隐去了寿命之谈,只同成心宁说起他想随段非无修行一事,成心宁一下子倒没料到这个,愣了好一会儿才问他:“你要走了?”

    影闷闷不乐地在赖在他桌案上打了个滚,道:“我想去,可又不想走,心宁,你说怎么办才好?那个姓段的是不是骗我的?”

    成心宁讷讷道:“段道长当然不会骗你……只是……”说着又叹了口气,露出复杂的神情来,“我早知你不凡,可……可没想到竟这么快。”

    影心中本就十万分不舍,听他这一叹,便化作一道烟雾缠着他手臂,道:“心宁,我不走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傻话。”成心宁艰涩一笑,按下心中失落,道,“我只能教你为人处世之理,修炼一途,唯有段道长能引你入门。阿景,这也是你的造化,你当去的。”他顿了一顿,移开目光,也不晓得自己是在安慰谁了,“我晓得你是舍不得我,你今后常回来看看我呀?待你术法大成了,回来让我瞧瞧是什么样的?能不能变出话本里的腾云驾雾、三头六臂?”

    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http://www.yushuwu2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