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分卷阅读34

    他是个天生的剑客。

    应竹紧握着剑环视四周,心中已有定计,当下便做出一副确认了对方已经离去的模样,松了口气,甚至蹲下身去,想要查探唐一年的伤势。刺客的匕首果真就是这时扎向他的后心,岂料得又是那把剑鞘自应竹腋下穿来,准确地格挡住了他的溟花刺,轻轻一绕,便将那匕首带偏了几分,人却以一种莫可名状之柔韧拧腰回身,剑如鸿雁掠影,斩得三分梅花春色,纷纷扬扬地落于林间。他剑出便是毫无保留,那刺客压力骤增,余光觑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年轻唐门弟子,却打定主意不再退了。

    他虽一向不喜欢愣头青似的硬碰硬,甚至以其为杀手之耻的脑残行为,但他也并非没有强硬对敌过。他功力未必精深,但辅以蜃气与潜行,身法却极为飘忽莫测——他的敌人永远猜不到他下一刀会从何等刁钻的地方刺出,直到他那把如月的弯刀亲吻他的心脏。他与应竹的对决,可谓是以奇对正,一时竟打的难舍难分,直到一道泼墨似的影子凭空凝聚,携着沛然剑意向那刺客的空门刺出一把墨剑来。那刺客措手不及,攻势稍缓了几分,应竹侧眼便见顾云山手握知白自林中走来,心中大定,便彻底抛开一切顾虑,本就严密凌厉的剑网便更如涨潮的钱塘,一剑快似一剑,好似永不止息。他这样的打法,破绽颇多,但每一个破绽都被驱影之术恰到好处地护着,竟至于更加难以下手。那刺客被逼得节节败退,身上亦落了些伤口,却不知为何不肯退去,眼中既静且狂,好似要与应竹顾云山同归于尽似的,整个人化作一只灵巧却又凶狠的黑鹰,不管不顾地直扑向应竹。

    应竹见他这般狂态,不敢大意,回剑格挡。他看见顾云山知白剑已急掷而出,一掠而过的墨影细剑,直取向那刺客的要害。

    应竹几乎已断定这刺客必死无疑,却陡然见几根无影丝劲射而出,卷了那刺客拉开,那刺客生死关头走了一遭,想开了似的转瞬便隐去了身形,逃入林中去,顾云山的剑亦只斩在了一具容貌妍丽娇俏的傀儡身上,发出一声刺耳的锐响。

    好高明的替身术!

    应竹心中一惊,回过头去,只见唐一年不知何时已稳稳地站在场中,垂下了操控着无影丝的手,望向那刺客远遁的方向,竟显得有些无奈了。

    “黑雀没有走远,还在附近藏着,我去看看。”顾云山看了眼应竹,又看了眼唐一年,打破了此间尴尬而微妙的沉默。

    “他不会出手的。”唐一年却忽地说道,分明还是与此前无异的音色,却因着某种笃定而凭空生出几分不曾有过的气势,让应竹感到陌生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受伤。”应竹用肯定的口吻陈述着,微微皱起眉来。

    唐一年将手中折扇一合,在掌心轻敲了敲,像终于做了决定似的,抬眼看着应竹,说道:“他是来找我回去的。竹哥,我要走了,你有什么要问的吗?”

    “回去?哪里?他是谁?”应竹望向自己的江湖徒弟,目光显得有些慑人。他心中隐隐不安,捂着某些不好的揣测。

    唐一年余光扫了一眼顾云山,那道士剑未入匣,立在不远的地方,目光好似不经意地落在林中某处,余光却始终未离开自己——他早发现了什么,就像自己也早发现了他的身份一样。唐一年索性笑了笑,道:“他是黑雀,我是千面……我真正的名字很少有人知晓,不过师父前阵子还托我去唐门查探,叫做唐棠。”

    应竹久在寒江城,哪会没听过水龙吟黑雀与千面之名?只是此前从未怀疑过唐一年,当下乍闻此语,心中难免感到错愕,下意识便看向顾云山,见他面上并无异色,便知道他已经晓得此事了:“那个磁榫傀儡……原来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二月时我便打算走了,可惜被道长坏了事。”唐一年有些埋怨地看了眼顾云山,又道,“我本计划劫了镖,最好跟你打一架权当告别,然后拿雪貂翎做好了衣裳,到时候再托人送给师父,竹哥这么聪明,想必能想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应竹默然思索片刻,接着问道:“你在我身边……在寒江城,是为了图谋什么?”

    唐一年坦然笑道:“竹哥,咱们头一回见面不是在寒江城,是在嘉荫镇。”他顿了顿,朝应竹眨了眨眼,接着说道,“唐盟主和叶知秋联手击退血衣楼主薛无泪,但终究身受重伤,未能乘胜追击。我与黑雀奉命盯着薛无泪的行踪,见他要进离魂峡一条密道,不得不现身拖了他……约莫一盏茶时间吧,才等到四盟的人来。”他伸出五根手指来,“那一盏茶时间我随身带的五个傀儡尽数而殁,也受了些内伤……是以盟主批我一年的假修养修养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叫唐一年?”顾云山忍不住插了句嘴,表情变得有些微妙,像是有些想笑,又强自绷着张脸,“那你现在应该叫唐三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唐一年哼了一声,接着说道,“外伤很快就养好了,内伤却急不来,我的傀儡全都坏了,自然想趁机寻个更好的。我听说血衣楼里的孔雀是个傀儡,真人一样的傀儡,我都没用过呢!”提到傀儡,唐一年眼中隐隐含了几分热切,仍像是那个跟在应竹身后摆弄零件的小唐门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来了寒江城,想要调查此事?”应竹问道。

    唐一年撇撇嘴,大约是有些不满于应竹例行公事似的盘问,但还是乖乖解释道:“是啊,所以我来寒江城,想花时间看能不能把这傀儡技术偷学下来。可是我见到孔雀时,它的控制中枢已经不翼而飞,后来我知道,它被影剑拿去了。再后来燕云见到顾师兄……”唐一年笑了笑,看向顾云山道:“说起来你才应该喊我一声唐前辈,毕竟我刚做杀手的时候你恐怕还在真武山上学驱影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顾云山瞧着面前这瞧着比自己要小上好几岁的年轻人,一时无语。

    唐一年却不计较这些虚名,嬉笑着摆摆手,接着说道:“那个时侯,顾师兄应该也对我起了疑心?杀手的直觉么,我有,你肯定也有。”

    顾云山不置可否,唐一年便自顾自往下说道:“我又找了个由头跟顾师兄切磋,心中更笃定了七八分,只是没有证据……直到花朝节劫镖时我试探了一番,才确定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还有谁知晓?”应竹又问。

    唐一年道:“我只与黑雀说过我怀疑是顾师兄。”

    顾云山心下了然,晓得自己的行踪应该就是黑雀告诉的那姜家少年,一方面为了试探自己究竟是不是影剑,另一方面是为了借着少年拙劣的隐蔽技巧掩盖掉他的跟踪痕迹。这样一来,唐一年若是要以“影剑身份尚未核实”之由拒绝回盟,他也有办法堵回去。这个黑雀,为了逼他回去,的确是煞费苦心。不过话说回来,一年的假期活生生拖延成三年,这意味着后两年他们两人的杀手单子都必须由黑雀独自完成,黑雀对他的纵容与包庇,也可想而知了。

    应竹捋顺了前因后果,却想到了什么漏洞,皱眉问道:“你在寒江城多呆了两年,就为了查清影剑的身份?这两年云山一直闭关,你想查也查不出什么,却突然要在二月‘告别’……”

    唐一年叹了口气道:“你不信我。”他看着应竹,有些无奈地笑笑,沉默了片刻,解释道,“师父考虑事情总是很理智,很多时候却会忽略人心所起的作用。我在寒江城过得很轻松,也很简单,不用考虑太多东西,这就是我拖延两年的理由。师父,我是来放假的。人么,总是喜欢自己难以得到的东西。如果可以的话,我希望自己一直是唐一年,而不是水龙吟戴着面具的杀手。”

    应竹心中微微动容,终于不再是那副公事公办的样子。他垂首将剑收回鞘中,目光微微闪动,轻声问了最后一个问题:“那你……是真的?”

    唐一年晓得他的意思,将应竹的手拉起来,按在自己的颊边耳下,道:“我没有骗你,从脸,到心,竹哥。”

    应竹凝神看了他几息,终于缓缓向后靠在树边,冲他摆摆手道:“好了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唐一年怅然地笑笑,道了一句“保重”,便很快消失于林中。他抬眼望向唐一年离去的方向,只见到枝桠捂着的乌沉沉的天际,横亘着一抹浅淡而通透的蔚蓝。在此之前,应竹从没见过他展露出这样迅捷的身法,雀鸟似的飞离他的生命。这三年多来的点滴光阴如飘扬落下的鸿毛,无足轻重,可是此时却又像是千斤巨石,沉沉地压在了应竹的心上。他想起唐一年这几年来竹哥长竹哥短地绕着他嚷嚷,精力旺盛得没有一刻钟是消停的,眉眼神色像极了远在秦川却总憧憬着江湖的应秋。

    他沉默地倚着香樟树干,身周安静得像是一潭死水。他心中突然觉得有些无力,有些茫然,亦有些难过,却很奇怪地没有被背叛的恨意与愤怒,好像这只是一场普通的告别,可他自己很清楚,从今以后,他和唐一年恐怕不会再见了。

    这时顾云山走上前来捏了捏他的手掌,低眸道:“我们也走吧。”

    应竹点了点头,沉默地跟上了步子。顾云山沉静的声音就响在他身侧,缓得像是一缕清风、一片枝头落下的叶子:“你会怪我没有早告诉你唐一年的事吗?我瞧你整天闷着,除了寒江城的事,小一辈的也就同一年还算能聊聊。看得出他对你很真诚,没有什么恶意。阿竹……倘若他有什么阴谋,我便是事后被你责难,也定不会袖手旁观。方才赶到,看你与黑雀打架,我的剑便不受我自己控制了,现在想想,也理解你早先那一剑的心情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将来龙去脉细细说了一遍,待两人走出香蝶林,阴云已然散尽了。明媚的日头斜照来,秋蝉便起起伏伏地唱出这一年最后的绝音。露水沾衣不觉湿,倒是簌簌抖落在肩头的桂子,尚带着淡淡的一丝香魂。

    应竹听着顾云山天南海北地开始闲扯,只觉心中渐渐为之一旷,终于露出几分笑意来。顾云山正看着他呢,也跟着笑了起来,道:“你也觉得东越好吗?不如我们干脆再这儿买个宅子,我想想,听说万蝶坪就很好,靠山依水,再在庭院里种一棵桃树,春天赏花,秋天还有桃子吃,你说好不好?你说要是刚搬进去的时候埋下一颗桃核,多少年才吃得到桃子?”

    应竹一指路边卖秋桃的小摊,笑着说道:“现在。”

    秋别  完

    番外其四 夏花

    下过一场萧疏的细雨,已是留春不住了。窗外桃花委地沾泥,总令人怅恨于韶华之尽成虚掷。天还尚早,清晨时湿润微凉的空气浸入鼻端,应竹躺在榻上喘息了几声,终于捂下了胸中那一堆将灭未灭的星火,爬起来倒了杯凉水喝,目光却凝在桌边那件玄黑的道袍——那本是因南方漫长的梅雨时节才过,想摸出来晒晒太阳,未料昨日又下了雨,只得收进来放在一边的。

    应竹迟疑了一下,以手指履过其上暗绣的仙鹤与祥云。细微的纹理吻过匆匆一掠的指尖,夜里那一梦的旖旎情潮,便又跟着鼓噪了起来,浪潮似的,迟迟不肯退去。

    应竹深吸了口气,捻了捻手指,微微俯身捧起那身道袍来。

    他与顾云山果真在东越万蝶坪买了这幽花小院,可安顿下来不多久顾云山便接了盟主亲发的急令,一去便是月余,还亏他心心念念地惦记着买了个院中有桃的,可惜花开时人已走了,花要落了,也没见他回来。

    应竹心中闪过纷纭数念,眼前便已尽是顾云山的影子。说来也怪,早年他离开真武山,与顾云山一别数载尚不觉得、后来顾云山在真武面壁三年也不觉得、倒是这时忽地升起这从未有过的明活的思念,像是有一根拨弦的手,将一些本已深埋的声息迢迢地递来。

    应竹抱着道袍倚着床边坐下,手便由其半掩着伸进裤里去了。那一晌沉沉的绮梦,更化作滚烫的渴想,自胸腔蹿自下腹。再想起梦中顾云山湿淋淋在欲念中滚了一遭、却还强自按捺的那一双眼睛,升腾起的快意便更不可耐了。许多年过去,情爱之事于他二人已不属陌生,顾云山向来比他更懂得分寸与克制,兴许情事中也有过诸般失控的神情,可那时恐怕自己亦沉沦其中,哪瞧得仔细?

    他偏想见他眉峰深锁难舒之欲念、眼底潋滟碧波似的情潮、面上浮上绯桃般的艳色、喉间溢出低哑的喘息……

    “阿竹、阿竹…”

    应竹陡然一个激灵,凉而稠的浊液污了膝上那身墨色道袍,洇开一片难言的湿痕。他屏息闭目片刻,才缓靠在床栏缓缓吐了口气,便忽听得人声由远而近地传来:“阿竹?起了没?”

    那声音在寂静的清晨里显得十分突兀,惊了栖枝的两只雀鸟,扑棱棱地飞向天际去——原来竟不是自己的意淫?

    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http://www.yushuwu2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