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40

    花穴外面。

    “我要进去了,忍一忍。”许州已没有开始那种闲适优雅,脸上也起了红晕,额头上还有一层细汗。

    “哥哥,不要。”许心实在怕得很,听说第一次真的很痛,可怜兮兮的看着许州希望他能多加怜惜。

    隐忍私生子VS娇蛮大小姐(十三)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伴随暧昧的水声,肉棒整根没入。许心一口咬在许州的肩膀上,好痛!身体仿佛被撕裂了一般。许州也不舒服,他本来就是第一次,而且许心的小穴又紧又窄还热乎乎的,死死缠住他的肉棒。许州现在是一动都不敢动,只想等这射精之意过去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,许心的反应总算不怎么激烈。许州一边揉着她两只小山包,希望下面水儿多流出来点。许心也算争气,没几分钟就适应了巨物在她的体内。

    看着许心放松的神色,许州开始往后退。肉棒慢慢离开许心的体内,许心以为自己的酷刑即将结束了,没想到许州又杀了一个回马枪,对着里面用力一冲,直捣花心。花心的热情使龟头开始躁动,下面一进一出,不停抽插。

    许心还是没能想到交欢之乐,每一下都跟拿刀子戳她心似的疼痛,只能死死勾住许州的脖子,狠狠再咬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花穴不停收缩,媚肉从四面八方围过来缠住跟着滚烫坚硬的外来者。不停的亲吻吸咬着棒身,龟头,这样反而使许州越插越勇,换着角度折腾。不经意间,龟头蹭过一个凸起,许心身体一颤,口中媚叫溢出。里面媚肉立刻层层包裹,水儿一下子流了许多。许州干脆对着那块儿猛蹭。

    这时许心才开始享受,每次一被他擦过,身体就更过了电似的,快感传到每一个细胞里面。许州越发来劲,压上一个小山包猛揉,揉的红痕遍遍,下面对着那点猛冲。许心紧紧咬住自己的下唇,怕发出什么羞人的声音出来。眼睛红红的,一副要哭不哭看得许州火起,握住那细腰,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花穴猛插。

    许心哪里经得起这番攻势,花心里喷出一股一股的花液,洒到气冲冲的龟头上。花穴高潮后急剧收缩,死死的夹着许州的棒子,许州硬着头皮猛插了几下,实在撑不住了,喷出一股股白浊在许心白嫩的肚皮上。

    女人正是水做的,下面喷了这么多还不够,上面也是泪水涟涟。许州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许心,眼皮微肿,眸里春水涟涟,鼻头红红地,俏皮可爱。奶子上满是他抓出的红痕,肚皮上还是男人的斑斑精液,两腿微张,花穴还是红肿充血惨遭的模样,许州的下面又硬了。

    顾着许心是头一回,而且平日里是娇嫩得很。许州也舍不得伤她,把床上的娇娃娃抱进洗手间,许州细细帮她清理身上的痕迹。许心这个时候脑子是昏的,身体已经累到根本自己动不了了,全靠许州伺候她。许心不得不感慨,原来做爱还是个体力活。不努力是生不了孩子的。

    许州一直以为两人住在同一屋檐下,来人方长。没想到第二天就在父亲那儿听到消息,许母要把许心送出国去。

    隐忍私生子VS娇蛮大小姐(十四)

    许州能够理解许母的用心。上次许心在医院做过血型配对,万一被人捅出来许母得吃不了兜着走,现在至少让许心先离开,远离这个是非之地。要是真的东窗事发,至少许心天高皇帝远,受不到太多牵连。

    许威这一病,也开始培养继承人。许州每天跟着他爸办公也是忙得很,不过在忙许州都没忘了和许心亲近。许州知道许心的离开是为她好,也知道纸包不住火,这事儿早晚都会被捅出来。许心离开的时间定在一个星期之后,连住址,学校都联系好了,显然许母是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女孩白嫩的屁股翘着,两只奶儿向下垂着,身子被男孩一下一下往前顶着。奶尖与床单之间的摩擦已经使它不甘寂寞的立起来了。肉棒从后面把花穴一次又一次贯穿,臀肉被腹肌压平又反弹似的翘起来,许州在后面插得不亦乐乎。发丝都要已经被汗水浸湿了。许心嘴里浅浅的呻吟根本没有停下来过。

    许州每天上学,工作实在忙得很,但是再晚回来也不忘了操许心。许心经常睡到一半的时候被根大棒子插醒。许心真不知道他哪里来得精力,早出晚归的,还是这就是男人的天性。

    有时候回来的早,许心准备出国的衣服时,直接把裙子撩起来,内裤拉开,摁在衣柜上插干。插上一会儿才记得把她衣服脱光,把她娇嫩的身子一阵狠揉。在书房工作的时候,许心送了一杯牛奶进去,直接把她抱在怀里,若是衣领宽,把小奶子直接从里面掏出来,含在口里,还把牛奶倒在她的胸上,再像小婴儿一样吸着她的奶头。

    最离谱的是有一次吃晚餐的时候,当时许母还在桌子上,许心穿的是条短裙。他的手居然偷偷顺着大腿摸上去,直接插进花穴。一进一出在里面抽插,许心还能听到噗嗤的水声,这几天已经被许州插惯了,一进去就想叫。咬着下唇,满脸通红,许母还以为她病了呢。

    想到能够离开,许心心里有点庆幸,终于能够离开许州这个大淫魔了。看看她的身上,还有一块好地方吗?全是被男人玩弄的痕迹。

    再怎么不舍离开也是必然的事。许州当晚狠狠把许心干了三回抱住她,警告她在国外不准乱搞,要是发现了饶不了她。许心只能作了许多保证才可以睡觉。

    事情暴露比想象的快。没多久,一份关于许心与许威的亲子鉴定就出现在许威眼前。许威自然是震怒。当下给了许母一个巴掌。没多久,两人就离婚了。家丑不可外扬,两家都同意把消息封锁。当然,许心再也不能顶着许家继承人的名号,成了许母收养的养女,离婚后跟许母姓姜,不能姓许。

    远在国外的许心没有收到媒体的骚扰,直到事情尘埃落定才知道结果。人,总是善忘的,新闻总会变成旧闻,姜家的意思也是等姜心学成之后再以姜家的外孙女的身份回来。

    隐忍私生子VS娇蛮大小姐(十五)

    作为许家的唯一血脉,许州被委以重任。每天忙得团团转,哪里像电视里的富二代只顾着喝酒飙车泡女人。许家所有人都被禁止和姜心再扯上任何关心,许州也不例外。但这并不妨碍许州知道姜心的消息。她新交了那些朋友,上了哪所大学。让许州欣慰的是,她并没有找野男人。

    姜心回来已经是六年之后的事情了。姜家还是厚待这个外孙女的,这次姜心回来,就办了一个欢迎会。一则为姜心接风洗尘,而是姜心年纪也不小了,要给姜心介绍现在的青年才俊,准备联姻。这场宴会的请帖也发给了许家。

    许威当然是不去的,他对姜心是又爱又恨。虽然不是自己的孩子,但是好歹养了这么多年,感情还是有的。这件事说到底也不是姜心的错,她什么也不知道。再说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,恨随着时间推移渐渐变淡。许威不去,  -